第九章 额,飞进水里了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九章 额,飞进水里了

“如果你不接受,那么,你现在就得死——”还没说完,凤钗便朝女子狠狠的刺插去,然而却在离她身体不到一公分的时候停了下来。 她恐惧的睁大着双眼,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 之后,便是一大声的尖叫。 那边,正在和大臣商量正事的皇上听到叫声后匆忙的往这边赶来,却在看到现场后也惊的说不出话来。 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身穿宫衣的几个女子,血汩汩的从她们的身体里面流出来,地上到处都是血迹,一身黄色凤衣的女子呆做在墙角处,眼睛呆呆的睁大着,明显可以看出是因为惊恐过度,在她的旁边,还有一滩刚刚融化的金水,此时都还没来得急凝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看到呆坐在地上的结发妻子,男子心里一阵阵的不忍,忙把她扶起来,然后抱着她匆匆从而去。 城墙上,风一阵阵的划过,几片粉嫩的花瓣随着风飘飘而落…… 还记得,当年他初登皇位的时候,她还是那么的贤淑,一切都似那个刚嫁给他的纯洁女子,她那大红的嫁衣,看在他的眼里,甚至觉得有丝丝心疼。纯净的面容,清澈的双眸,里面包含着不知人事的天真。她不知道,从这一刻起,她的人生,将会翻天覆地的改变,她也不明白,自己的婚姻里包含的意义。 他笑了笑,那时的她,当然不懂,可是,谁能够纯洁一辈子呢?但是,他无论怎么也不敢相信,曾经那么让他魂牵梦萦,那么让他心疼万分的纯洁女子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这到底是他自己害了她,还是那个他害了她呢? 那个他,曾经是那么的爱着她…… 呼呼的风吹动着屋檐上的铃铛,整个皇宫,都弥漫着清脆的响声,男子站在凉亭里,任凭风吹拂他纤弱无骨的身体,紫色的纱衣在风中猎猎作响。 突然,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天上掉进了水里,接着便是一阵的水花声。 独孤萱城艰难的在水里游着,身上的衣服缠的她很难使自己浮起来。真是怪了,自己怎么会好好的掉进水里来呢?倒霉死了,本来游泳的功夫就不咋的,就会个狗刨式的,再加上全身都缠着衣服,叫人家怎么游嘛! 可是没办法,不游就会淹死,所以她只好拼命的打着水。 紫衣男子看到后,鞋都来不及脱,噗通一声便飞快的游向河里,在伸手搂上她腰的那刹那,独孤萱城尖叫了起来—— “啊——有鬼啊!救命啊——!!!!”然后拼命的扯开他的手,结果手一滑,没有搂紧,她的身体迅速的往深处沉去,乌黑的发丝散开在水中,恍如水草般在水中游荡。 “萱城——”男子心一惊,忙潜入水中寻找,顺滑的发丝在手掌上一滑而过,他握紧,却没有抓住。 萱城,千万不要有事啊,萱城…… 救命!救命!独孤萱城在水底憋着气在心里喊着,刚想开口,水汹涌的涌进口中,灌进喉咙…… 浑浊,到处都是浑浊一片。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往深处沉去,发丝如水草般蔓延在空间里,突然,一个人影在水中朝她游了过来,然后一把搂住她的纤腰,把她拖上水面。 “如果你不接受,那么,你现在就得死——”还没说完,凤钗便朝她狠狠的插来,然而却在离她身体不到一公分的时候停了下来。 她死死的盯着她,手上的凤钗,在她盯着的瞬间化成金水。皇后惊恐的看着她,缓缓后退,她闪身而出,只见金光一闪,所有的婢女瞬间都倒在地上,血汩汩的从她们的身体里面流出。 身穿明黄色凤衣的女子终于坚持不住,轰的跌坐在地上,眼神呆呆的,没有焦距的看着那些尸体,还有那暗红的血液。 女子笑了笑,脚尖一踮便消失无踪。 “萱城……萱城……”一声声叫唤从空中传来,在空旷的在四周环绕。 “萱城……” “萱城……”她缓缓张开眼,一张近在咫尺的脸双眼含忧的看着她。 “你是……” “你……还是……不知道我是谁么?”他笑了笑,然后垂下眼帘,“是呀,你怎么可能记得我,你现在估计连他都不记得了吧,又怎么可能会记得我……” “什么?”她有些听不懂。 “没。”他摇摇头,换上一副嘻嘻哈哈的脸,“赶快换身衣裳吧,等下被我看光了身体可不要怪我哦。嘻嘻。” “恩?”什么意思?被他看光了身体?独孤萱城怀疑的往下看去。“啊——你这个色狼,快给我滚出去!“说着,连忙捂住前面,一把把衣服扔向站在眼前的嬉皮笑脸的年轻男子。 “切!谁稀罕!”说完鄙视了她一下后,昂首挺胸的走开。 “色狼!色狼!色狼!”诶,她似乎想起他是谁了诶。那个,他不就是在上次她穿衣服摔倒的时候嘲笑她的那个易阳王爷么?她怎么会在她这里呢?真是怪了。 对了,刚刚那个梦……怎么…… 难道是真的么? 她伸出双手,仔细的看了看。这双手,就在刚刚的一瞬间,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那么,曾经又断送了多少人的生命呢…… 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草菅人命呢?我怎么可以这样!!她狠狠的打着自己双手,希望能洗清这双手的罪孽,可是,着这到底是为什么?上天为什么要把她的灵魂安插到这样一个草菅人命的人身上来呢?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 “对不起……”独孤萱城呢喃着,“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 “喂,你好了没?会穿吗?半天都没反应呢!”易阳在门外吼着,半天没有听到里面有动静。 “好了。”她连忙擦干眼泪,迅速的拿起衣服,左瞧了瞧又瞧了瞧,一时搞糊涂了。这个、这个衣服,她真的不会穿。 “喂,你能不能叫个丫鬟进来帮我个忙啊,我不会穿。”该死的古代衣服,怎么这么繁杂呢。 “哦~~要不要我帮你穿啊,我可很厉害哦。”他调侃的说,一双眸子笑的不成样子,然而却始终低着头,脸上的微笑里满是苦楚,眼睛也异常哀伤。 “一边去!……快点帮我叫来了啦!”独孤萱城气嘟嘟的朝着外面的人大吼。 “好好好,我就去啦。”说完,影子缓缓的远离门口,女子暗暗的跑到窗前悄悄的打开窗户一看,正好对着一张脸。 “啊——”她吓了一大跳,“你不是去叫丫鬟了嘛?怎么这么快来了?” “你以为这是哪里啊?荒郊野外么?这可是皇宫,到处都是人啊!” “哦。”她吐吐舌头。 吱呀一声,一个身穿宫衣的女子进来了,独孤萱城把衣服递给她,“喏,辛苦了。” “不……不敢。”婢女非常惶恐的弯下腰。 额……我有这么可怕么?从进来时,她就一直在发抖。她想不明白,而且自己长的也不恐怖啊。 穿好衣服后,独孤萱城也懒得去理那些头发,只是非常简单的把头发竖在脸侧,不似古代的女子繁杂,反而清爽脱俗。而那个婢女,早就在她的吩咐下,匆匆逃开,好似后面有什么非常恐怖的东西。 刚打开门,看到她的造型,易阳一时愣在那里,盯着萱城看,眼睛都没眨一下。夏天的风呼呼吹来,把她脸侧的头发吹起,一时间,整个人仿佛空谷中下凡的仙女,纤尘不染,令人不敢亵渎。 “嗯哼。”一个人提示性的咳着嗓子走了过来,易阳回头,然后低头,缓缓的退到一边

上一篇   第八章 皇后

下一篇   第十章 英雄救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