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英雄救美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十章 英雄救美

来人穿着一件明度超高的金黄色衣服,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刺眼的光芒,胸前的龙栩栩如生,仿佛要腾飞而起。 “皇上?你怎么来了。” “皇后现在还躺在床上,神智不清。”他说着这句话,眼睛死死的盯着她,声音冷的令她打颤。 “我……” “皇兄,你明明知道这不是她的错!是你!”易阳愤怒的说,眼睛里有着不屑。 他没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兄弟,紫衣男子此时毫不畏惧的迎着他的目光。要是换在平时,他早就低下头,走到一边去了。 “你——哼!”看了他们一眼,一甩袖,皇上转身离开,而独孤萱城却愣愣的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嘴里呢喃着:“对不起……” 虽然已经离了很长的距离,可是她的这句话,还是清清楚楚的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全身一阵。微微的风吹动他鬓角的发丝,他低下头,轻轻的说:“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原因,根本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也不知,这句对不起是对谁说的,或许是独孤萱城,或许是皇后,或许……两个人都是…… 独孤萱城转身走进房里,关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了,无论易阳在外面怎么的喊,怎么的敲打门,她都没有回应。她坐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着皇宫的美景,满目的生机,可是她的眼里,却是苍夷…… 风很大,很凉快,挂在梁上的纱帘不停的被圈起,然后又放下,然后又圈起…… 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吧。她站了起来,走到房间里躺下,紧闭双眼。今晚,我就离开…… 真的很抱歉,给他们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梦中,一直有一个人叫唤着她,叫着她以前的名字,冷莹,声音空旷而又飘渺。是个女人,她睁开眼,一个全身血红色衣服的女子缓缓的抬起头来—— 是她!独孤萱城!冷莹差点尖叫出声。 怎么……怎么、她会出现在她的梦里呢? “因为我就是你。”她说,回答着她心中的疑问。21世纪的女性冷莹听到她的这句话之后吓了一大跳,结巴的说:“你、你你、怎么会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呢? “我当然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她的这句话还没说完,独孤萱城就把她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你——” “因为,我就是你。独孤萱城就是冷莹,冷莹就是独孤萱城。” “什么?” 突然,女子像被什么东西勒住了脖子一般,硬生生的被扯走,她艰难的伸出手来,想抓住冷莹,可是已经太远了。 “救、救我——”冷莹刚伸出手去抓,独孤萱城瞬间便消失在黑暗中。 “独孤萱城——独孤萱城——”她猛的从床上惊醒,身上闷出一身冷汗,冷莹擦了擦额头,颓累的靠在床架上。四周都是黑的,不知名的虫子吱吱的叫着,不知到了几点,风呼呼的灌进窗户,卷起沙质的窗帘,屋外的月光随着窗帘的起落,一下一下的照进室内。 从现在开始,我真的是独孤萱城了。她在心里想,然后起身,打开窗户跳了下去。 如果我真的是她的话,那么我就不会被摔死。果然,在她跳下去的一瞬间,她本能的展开轻功,轻松的飘在这个皇宫的上空。 独孤萱城欣喜若狂。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她朝着天空中的那轮圆月大喊,瞬间便消失在夜空中。 乾清宫内,皇上突然从床上坐起,看着窗外的那轮圆月。 终究,她还是会离开…… 看着熟睡在自己身旁的绝世容颜,他笑了笑:“玉贞,我真的错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呢……” 皇宫的另一侧,易阳王同样看着窗外的圆月,举起手上的酒瓶发笑,然后把酒大口大口送进口中,他的身下,已经横七竖八的倒了许多瓶子。 “走了好啊,走了好!走了好啊!”说完,他又狠狠的灌了一口,然后啪的一声把酒瓶摔在地上。 “走了好啊,走了好,走了好啊……” 风呼呼的灌进空旷旷的回廊,那个紫色的身影跌跌撞撞,终于消失在黑暗中。 不知不觉,来古代已经有好多天了呢。独孤萱城躺在城郊的草地上,双手叠在脑后看着天空,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外面的世界就是好啊,连空气都是新鲜的。撇起头看看自己的穿扮,独孤萱城得意的一笑,这下,看谁知道她是谁。 不过,虽然知道自己身怀绝技,可是好像完全控制不了呢,昨晚逃跑的时候,又摔了个狗吃屎,现在屁股这一块都还疼呢!只是现在已经可以记起用武功时发生的事情,不像之前那样一无所知。 现在的她已经扮成了个男子,眉清目秀,明眸皓齿,配上她身上的一身素衣,还有腰间的那把剑,果然是个俊俏的剑客。 草地的那边是个小镇,里面车水马龙,人流连连不息,小贩的叫卖声不停的传进耳朵里,各种各样的香味混杂在空气中,煞是好闻。 独孤萱城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朝着远处皇城的方向微微一笑,接着走小镇中。 果然是古代,一眼望去,到处到处都是那些古朴的东西,一个个都是古董,如果能拿到21世纪去卖的话,那么她就发了。独孤萱城心想,接着自嘲的笑了起来。 回去么?呵呵,已经……回不去了…… 突然,大街上喧闹了起来,人群尖叫着往一旁散去。 “快让开!让开啊!”一匹棕色的马疯狂的冲来,马上的女子惊恐的尖叫着,看样子是马被惊吓到了以致发狂。独孤萱城看着那匹疯马朝自己的的方向奔来的时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心里狂念着,武功啊,这下我要救人,不要失控,不要失控啊,否则我就玩完了! 马上女子挥着双手尖叫:“公子,快让开啊,马发狂了!”独孤萱城笑了笑,然后飞身上前,一把扯住马的缰绳,只听见“嘶”的一声长叫,女子从马上摔了下来,独孤萱城立马上前接住她,缓缓下降。 下降的时候脚一个不稳,差点又摔了一下,还好自己及时控制住了,否则就丢脸了啊!可是却牵动了旧伤,独孤萱城迅速的揉揉屁股。 妈呀,还好没摔倒,否则真是新伤加旧伤了! 风吹动着她的头发,白皙的面容,明亮的双眸,红润的嘴唇,女子痴痴的看着这张面容,久久都没有回过神。 “姑娘,姑娘?” “啊?哦、哦。”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女子立马放开双手,羞红了双脸,把头埋得低低的,喏喏的说:“多谢公子相救。” “没事。只是姑娘下次还是要小心为妙。” “多谢公子关心。小女子名叶倾,请问公子大名?” “哦,在下……”额,独孤萱城,这个一听就知道是女子的名字吧?那我这副打扮该叫什么名字呢?独孤萱城左思冥想,就是没有想到合适的,干脆就用以前的名字好了。“在下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