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两个女人的战争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十二章 两个女人的战争

古代的夏天似乎很长,好像永远都没有尽头似的,太阳很大,空气燥热难耐,连吹来的风都是闷热的,犹如刚刚从电脑风扇里排出来热气。知了到处都是,吵的让人心烦。 古镇的一家豪宅内,一个穿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扭着纤弱的腰肢一左一右的往客房走去,回廊的风很大,差点把她的衣服从脚下掀起,女子连连咒骂:“该死的风,这么闷热,刮了也是白刮!差点掀起老娘的裙子!” 一个丫鬟摸样的人与她相对走来,女子一伸手拦着了她。 “诶,去拿杯冰酸梅汤给我喝,渴死我了这鬼天气!” “可是……”丫鬟有些犹豫。 “可什么是啊!叫你拿个东西还这么多的废话,不想活了是不是。” “不、不是啊。“丫鬟慌忙解释,“刚刚最后一杯酸梅汤给二小姐送去了……”说到这里,她再也不敢说下去,府里谁都清楚大小姐与二小姐之间的间隙。 “不会再去做一份嘛?!难道还要我教你啊!!” “可是、、酸梅已经用完了……” “你……”女子气的脸发红,胸口急剧的起伏,“好你个叶倾,好的东西跟我抢就罢了,今天这么一碗酸梅汤居然也跟我抢!”一甩袖,愤愤的走开。 总有一天,我也会让你尝试一下什么叫着一无所有! 独孤萱城此时正坐在凉亭看书,正好看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摇摇头,叹了口气。可惜了一位美女,居然让嫉恨蒙蔽了心智。 “公子。”女子正好走了过来,用那种嗲的出水的声音叫唤着她,独孤萱城听到后,身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是大小姐啊,请问小姐找再下有何贵干呢?” “人家想你了嘛!”叶媚撒娇的把手绢拍在她身上,独孤萱城突然感觉到有一阵冷风袭来,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呵呵。”在叶媚把软弱无骨的身体往她身上靠去的时候,独孤萱城连忙往旁边一闪,然后对着她微微一笑,意思再说,男女授受不亲,请姑娘自重。 叶媚正好靠了个空,一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一副想发作又发作不出来的憋屈表情,最后拉不下脸来,只好压下心里的怒火,甩着手帕怪嗔一声。 “公子好生讨厌!”说完这句话,她挑了个离她最近的位置坐了下来,正好看到放在石桌上的书,旁边还有一碗未喝的酸梅汤。 好你个叶倾,看来你对这个男人还蛮有用心的嘛!呵,总有一天,属于你的东西都会回到我身边! “公子好雅兴啊。”女子说,然后不断的吵着独孤萱城抛媚眼。 “只是闲来无聊而已。”女主看到后连忙撇开。 “既然公子无聊,那就陪媚儿聊聊天吧,媚儿也好无聊呢。”叶媚抬头,蛊惑的看着她,独孤萱城一笑,低身坐下。 “哎呀,我们该聊什么好呢?”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笑。 “我们就来聊聊我的妹妹叶倾吧。”刚说完,叶倾正好往这边走来,看到自己的姐姐与恩人坐的如此之近时,脚步微微停了一下。 “哎哟,妹妹你也来了呀。”叶媚回过头,威胁性的故意往独孤萱城身上靠了靠,朝她笑了笑,叶倾看着她的眼神,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走到独孤萱城另一旁坐下。 “姐姐怎么会有雅兴到、我、恩公这里来呢。”这个‘我’她特地加重了音。这次,她不会再退让了。 听到妹妹这么回答,叶媚反倒愣了一下,之后又恢复平常,又一贯的那种口气说:“姐姐想到哪里,也要告诉妹妹么?” “当然不要了。”叶倾笑了笑,之后便不再理会她,转过头对一旁的独孤萱城说:“恩公,我送你的酸梅汤可好喝?” “哦,多谢姑娘关心,再下还没来得及喝呢。” “这样啊,那现在就快喝了吧。”说罢,女子桌上的汤碗,舀起一勺汤送向独孤萱城的嘴边。 “额,这……”看来这两姐妹在暗地较劲啊。 “恩公,如果你不喝,那就是瞧不起倾儿了。” “额……”这话都说到着份上了,她能不喝吗?没法,独孤萱城只好一张嘴,让她喂了一口。 “哟!看来,妹妹对公子还真是很上心啊。难道真如外人所言,妹妹是带了个相公回来?” “你——”叶倾又气又羞,脸红嘟嘟的煞是可爱。 独孤萱城看着这两姐妹,苦笑不得,祖宗诶,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居然让两个女子为自己大动干戈,真巴不得自己能挖个地洞离开,女人的战争虽然是没什么硝烟,但却是澎湃的。 “大小姐,二小姐,老爷叫你们过去,说是有事要跟你们讲。”一个丫鬟走了过了低声的传达着话,两个美丽的女子听到后互相瞪了一眼,叶媚起身离开,走时一个回眸,无限意味的看了独孤萱城一眼。 叶倾也随之起身。 “公子,家父有事,小女子先告辞了。”略略低身行了个理便款款而去。 独孤萱城心里感慨啊,这两个女子各有千秋,要是她真是个男子,还真不知该如何取舍呢。 此时,荷花开的正旺,夏天的闷热气息再次袭来,独孤萱城拿起桌上的碗一饮而尽。 “在古代,有钱人就是好,夏天都有冰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