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再遇妖孽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十三章 再遇妖孽

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男子躺在树下的凉椅上,眯着眼睛享受着阴凉,白色的衣服上一朵血红色的花朵妖娆的盛开着,黄衣女子走了过来,风尘仆仆,看来是刚刚匆忙赶回来的。 “有下落了没?” “听说在皇宫,可是昨天又离开了。” “皇宫?”皱了皱眉头,男子立马张开双眼,“她想呆在那里么?可是,为什么又要离开……”男子眼睛里满是愤怒也悲戚。 “还有她的消息么?”再次闭上眼睛,问。 “没有。但弟子属下猜测,她可能在弬城。” “哦?” “独孤姑娘是晚上离开的,而弬城里皇城最近,所以……” “没错。”男子坐了起来,“去弬城。” 夜色将至,谢少渊一行人正正好赶到弬城,挑了个环境比较好的客栈住下,却在吃饭的时候听到了个消息。 “听说,咱们弬城首富的二千金叶倾带回了一个男人。” “哦?是吗?” “可不是,据说那个男人啊,长的那叫一个俊俏呢,真是和娘们有的一拼,如果是个女子的话,不知要迷死多少男人呢。” “叶家的两位小姐不也有个沉鱼落雁之貌么?” “那哪能比啊,你是没看到啊,那男子我一个大男人看到了都迷死了,何况还是个女子呢。” “我还真没有见到。” 听到这些话,谢少渊笑了笑,悠闲的喝了一盅小酒。心想,天下除了你独孤萱城,谁还敢有如此容貌呢?居然假扮男子,有趣! 一拍桌,留下钱离去。 “去帮我查查弬城的首富。” “是。”黄衣女子点点头,脚尖一顶从窗口飞出,谢少渊看着她离去的方向,嘴角再次扬了起来。 “夫人……”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皇城。 一堵城池隔开,里面繁华依旧,风吹过,屋檐上的铃铛想个不停,紫衣男子背包而出,手上拿着一柄剑,刚要走出城门的时候,他再次回头看了看这个他生活了20年得皇城,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悲凉。今天他就要离开了,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他终于明白自己不能一直懦弱下去,无论皇兄要对他怎样,他都不会再放开了。他再也不会放开她了…… 他转身,决绝的离去,身后的皇城里还传来小贩的叫卖声,皇上站在高楼上,看着自己弟弟离去的背影,眼中隐隐有哀痛。 去吧……你都这么大了,已经不需要我保护了,我也可以像母后交差了…… 身穿龙袍的男子朝后宫的方向看了看,嘴角不自己的挂起微笑。 当紫衣男子赶到弬城的时候已经是第二上午的事情了,他赶了一天一夜的路,终于到达了另外一座城市,萱城应该就在这里吧。 背起包,走进一家较为舒适的客栈,小二热情的引了出来。 “客观,是打尖呢,还是住店啊?” “住店。”说完他从袖内掏出一粒放在小二的手上,“给我开一间最好的上房。” “客观对不住了,你来迟,最好的昨天就已经被另一位客观要了,不过我们这里还有很多上房。” “哦。那就随便开一间吧。” “好嘞!”把毛巾搭在肩上,小二兴奋的朝柜台走去,之后便拿回一些碎银子放在紫衣男子的手上,“这是找给你的,公子这边请。” 紫衣男子愣了一下,心想,在外面住房间好便宜啊。 谢少渊只身走到一家豪宅前,豪宅大门紧闭,他敲了敲门,“有人吗?”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小童探出个头来。 “请问公子有事?” “我找……” “哦,你肯定就是那个失主吧,快点进来,我带你去拿回。”谢少渊还没说出原因,便被那个小童给拉着进去,一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也正好,省的他动脑经去撒谎。 男子进去的时候,叶家正在吃午饭,小童闯了进去,对叶老爷说,“老爷,那个失主来那东西了。”说完便指了指身后的人,叶老爷朝门口一看,一个俊俏的男子矗立,谢少渊朝他微微一笑,以是打招呼。 背对门而坐的独孤萱城回头一看,正好看到谢少渊笑看着她,一时愣的说不出话来,叶老爷看到他后慌忙迎出来,拉住他的手往里面去,让他在自己的身边坐了下来。 “恩公啊,没想到真的是你啊,真是太好了。”说完便朝着在座的所有人说,“这个就是我上次跟你们说的在路上救了我一命的人。” 一时,桌上所有的人都朝他叫恩公,谢少渊听的莫名其妙,但也没有表现出来,依然是刚刚进来时那种淡然的样子,只是眼睛,始终盯着坐在对面的独孤萱城,独孤萱城看到后,凶神恶煞的瞪着他。 “这位公子好眼熟啊。”谢少渊说,眼睛看着对面的人。 “哦,这位公子是小女的救命恩人。”叶老爷介绍说。 “哦?” “是这样的,小女叶倾,”紧挨着独孤萱城的叶倾微微朝谢少渊一笑,“前几日学骑马,不知为什么,马儿突然发起狂来,差点就伤了性命,是这位兄弟出手相救,才使得小女转危为安。” “哦——”男子领悟的点点头,“看来,这位兄弟的本事不小啊。” “额。。。。”怎么回事?怎么说啊说就说到她头上来了呢?独孤萱城只好敷衍的一笑,“哪里哪里啊。” “看来,我们得好好认识一下呢。” “那是当然的呢。”叶老爷热情的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冷胤公子。”叶老爷指着独孤萱城说。 “这位呢,是我的恩人……额,请问恩公贵姓?” “在下和冷公子还真是有缘分呢,在下也单名一个胤字,姓独孤。”说着,眼睛笑看着她,看的独孤萱城简直想跳起来揍他,他肯定是故意的,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吗,而且还姓独孤,明明就是她的姓!该死的脑残妖孽,既盗用她的姓,又盗用她的名,哼! 不过,她和他在一起也有一两天了,还真不知道他叫什么诶,他身边的那些人都是叫他公子,他也从来没有自报过姓名。 “哎呀,天下居然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叶老爷拍手称绝,立马招来随从,“今天晚上我要打开宴席,招待两位恩公。” “额,叶老爷,这不太好吧。”谢少渊面露难色。 “没事,想必恩公也不是这弬城之人吧?”谢少渊点点头。 “那还不好?恩公初来驾到,老身怎么的也要招待一下啊,一来报答恩公的救命之恩,二来呢,尽东道主之仪。” 独孤萱城心想,好个两父女,居然连说辞都一样,怪不得会疼小女儿不疼大女儿。 “这……”男子犹豫了一下,“……好吧。”最后还是答应了,虽然如此,独孤萱城还是知道,他是故意的,故意装作那个样子,其实心里非常的想留下来,肯定是看中人家两个绝色的女儿了,色鬼! 想到这里,心里突然有些不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下一篇   第十四章 被强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