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被强吻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十四章 被强吻

“喂,你干吗死皮赖脸的留在叶家啊?”饭后,独孤萱城质问他。 “死皮赖脸?”谢少渊挑着眉头,“呵,我看是夫人你耳朵有问题吧,没听见人家叶老爷说吗?” “喂,谁是你夫人啊?!少占我便宜!” “你本来就是我夫人!”谢少渊眯着眼睛狠狠的搂住她的腰。 “你——”独孤萱城吓了一大跳,拼命的推了推却怎么也推不开,该死的,怎么力气这么打呢! “我告诉你,你生是我谢少渊的夫人,死也是我谢少渊的鬼!” “切!”她鄙视他,趁他没怎么用以,一把推开他,看来这个人真是脑袋有问题,见谁就说是夫人,她也不想在这事情上多说,遂转移目标说“我知道你为什么会留在这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哼,色鬼?” “哦?” “你就是看中了人家的两个女儿对不对?他们长得那么好看,哼!” “你这个……。”刚想说‘贱人’这两个字,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也不知怎么的,他似乎没以前那么恨她了,这几天没见到她,他居然有些……怀念。 “我这个什么?又想骂人吗?我就知道是被我猜对了,惹火你了对不对?” “……”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如此嚣张,他……哼,要是以前,他早就把她摔的远远的了!算了,他忍! 撇了一眼站在一旁嘟着嘴巴的独孤萱城,谢少渊转身走开,没走多远,突然又原路返回,躬下身来对着她说,“你夫君我没看中任何人!”说完这句话便愤愤走开。 “切!什么破脾气嘛!这么容易生气!”独孤萱城把头撇向一边。 这个女人,居然骂他!双手握的紧紧的,牙齿也咬得紧紧的,他,谢少渊已经忍不住了!突然,他原地返回,风风火火的走到独孤萱城旁边后一把拖住她的后脑勺,对准她的嘴巴吻下去! 额,这是怎么回事?嘴上怎么软软的啊,好舒服啊! 谢少渊突然放开,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后便再次离开,独孤萱城这才反应了过来,尖着嗓子大叫:“好啊,死妖孽,你居然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占我便宜!” 谢少渊像没有听到般,继续走他的路,很快就消失在转角处。 他也不太清楚自己怎么了,怎么会突然跑回去吻那个女人呢?!他疯了吧?!他是恨她! 正好路过的叶媚看到了这一幕,心里纳闷:怎么回事?两个男人之间,居然干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这这这……突然,她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轻轻一笑,哼,这下可好玩了。我叶媚得不到的东西,你叶倾也休想得到! “你好店家,请问我可不可以向您打听个事啊?”紫衣男子一大清早便趴在柜台上,问一旁正在打算盘的掌柜的。 “客官请讲。” “请问这弬城最近有没有来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啊?”萱城长的那般美丽,想必到哪里都会引起轰动的吧。 “女子?”掌柜的摇摇头,“女子嘛,昨天傍晚到是来了两个,一个白衣一个黄衣,长相嘛,也是十分美丽,可是两个女子跟随的那个男子,长的更是好看,十分俊俏。” “哦。那就不是,她是一个人出来的。”怎么会这样呢,依他的推测,萱城是肯定会到这里来的,这里里皇城最近的了,“掌柜的你在再想想吧,我在找她,她长的十分好看,特别是笑起来,还有啊,她穿了一件血红色的衣服,大概,大概这么高的样子。”易阳用手比了比。 “公子,真的没有来那种女子,我们客栈是消息最多的地方,我还真没听到过有那样一个女子来过。不过,”掌柜的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 掌柜的向男子招招手,凑到他耳边说:“虽然没见过绝色的女子,不过啊,两天前我们弬城来了个绝色男子?” “男子?” “恩,”掌柜的点点头,“是个男子,还救了弬城首富叶老爷的女儿,最后就被带去叶府了,据说啊,叶老爷要让那男子入赘为女婿呢。” “还有这等事啊?” “唉,真是可惜了个美男子。”年老的掌柜的叹了口气,眼睛里有无限的惋惜。 “此话怎讲?” “公子不知道吧,那叶家两位小姐啊,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可是听说大小姐呢,水性杨花,经常勾引男子,二小姐呢,虽说知书达理,可是却是个克夫的命。” “啊?” “二小姐以前就有过一个男人,被大小姐勾引过,之后呢,在结婚不久的一个月圆的晚上,和二小姐睡在一起时却突然身亡。” “天下居然还有这等其事。” “可不是嘛。” “唉!”易阳叹了口气,“萱城,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你啊?” 走到客栈后面的院子里坐了下来,此时一阵风吹过,院子里的绿叶被吹落了一些,正飘飘荡荡的落下,一个黄衣女子从二楼的房间里走了出来,风一吹,女子手上的手绢突然飘了下来,正好落在紫衣男子所呆在的地方,男子弯腰捡起,朝二楼看了看,朝女子微微一笑。 “你的么?” 女子点点头,走到楼下,接过易阳手中的手绢,福了个身便转身离开。看着女子离开的背影,易阳微微一笑。 “萱城……” 女子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身后一身紫色华衣的男子,皱眉。腰间的一块玉佩晶莹剔透。他怎么会认识夫人?难道…… “白狐。”女子匆匆离开,走到自己的房间后,两忙关上房门。 “黄莺,你怎么了?”看着面前身着黄衣的女子,白衣女子担心的问。 “我、我似乎碰到了皇宫的人……” “什么?!在哪里?” “你看。”黄衣女子指了指站在庭院树下的紫衣男子。“你看他腰间的那块玉佩。他在找夫人。” “那是……” “对!” “我们要不要告诉公子?” “恩。”白衣女子点点头,一转身,消失在房间里。 叶府。 谢少渊欢心的逗着挂在檐下的一只鸟儿,刚刚独孤萱城的那个样子,看的他满心欢喜,不过心里的疑问却越来越重,他怎么也想不通,师妹的个性怎么会变得如此之快,虽然已有十年没有见过她,可是他还是经常会听到关于她的消息。想到这里,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也无心再玩笼里的鸟儿。 突然,一阵风吹过,一个白衣飘飞的女子如落下的羽毛般出现在他旁边。 “找我有什么事。”男子冷冷的说,女子听到后,垂下眼帘。 “皇宫的人来了。” “什么时候?” “不清楚。” “来干什么?” “找夫人。” 谢少渊一皱眉,看了眼笼子里的鸟,厌恶的走开。皇宫的人,会是谁呢? “谁?” “不清楚。” “下去吧。”男子挥挥手,女子点点头,再次垂下眼帘,转身消失。 居然这么快就早来了,到底有什么目的呢?难道…… “谁?!”谢少渊猛然回头,却发现一个穿着妖娆的女人站在自己身后,身后的女子显然被吓了一大跳,眼睛睁的大大的,胸口急剧的上下浮动。 “你是……”男子狐疑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子。 “我、我。”好一会儿,女子才反应过来,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扭动的腰肢一摇一摇的走到他旁边,微微靠在他的身上,对着他耳朵轻轻地说,“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