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被发现是女扮男装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十六章 被发现是女扮男装

“啊?那、那个眼睛是谁的?”有个人一直在监视着她?怎么感觉在演鬼片的感觉啊?有点毛骨悚然,额~~~ “叶媚。你一直都没有察觉么?” “没。”独孤萱城摇摇头,“我哪有那么多的心思却察觉别人的一举一动啊。” 谢少渊听了她的这句话后又沉默了,看着她若有所思。 “干嘛那样看着我?”她低下头来大量了一下自己,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啊,用手摸了摸脸上,也没有脏东西啊,怎么…… 他的那种眼神,让她觉得有点全身裸体的让人家去欣赏的感觉,似乎在探测她的所有秘密,那种眼神,她直觉的想逃避。她站起来,背对着他,袖口已被双手揉的皱巴巴的。 “怎么了?”男子问,声音里带着冷漠,有着陌生的距离,好似刹那间就已经离开了千万丈。 “你……”她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的人,想问他怎么了,可是他的声音却是那么的拒人于千里之外,一时之间竟不知说何才好,房间里突然变得异常安静,只有静静的风吹着梁上的帷幔,外面,骄阳似火,知了不停的叫着,莫名的让人觉得燥热不安,独孤萱城用手扇着风,希望可以带走些许颊间的热气。 “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掉下山崖时弄的一块伤疤?”谢少渊问,语气还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啊?” “那个蝴蝶状得伤疤。” “有吗?”独孤萱城挠挠头,一时摸不着头脑,她也不清楚自己身上哪里有什么蝴蝶状得伤疤啊,洗澡的时候也没有见到过啊,他突然问这个干吗? “有。” “哦,我也不清楚诶,我……” “在你的肩背。” “有吗?”独孤萱城怀疑,扯开衣服一看,却没有发现什么,谢少渊看到她这个动作,有些害羞的把脸撇向一边,有些不太自然。 “哪里啊?”她扯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哪里有伤疤啊,这个女人的皮肤光滑的像什么似的,和陶瓷有的一拼,要找块伤疤,还真是有些艰难。 “没有吗?”男子皱着眉头问,眼睛却越发的狠毒起来,双手拽的紧紧的。 “不知道……”还没说完,只听见吱啦一声,独孤萱城一惊,肩口的衣领已被撕开,男子握着刚刚扯烂的布料,手瑟瑟的有些发抖,看着那个光皙白洁的皮肤上赫然映入眼帘的疤痕,他有些颓然的后退。 “怎么……” “喂,你怎么啦?”女子把破烂的碎步扯了扯,盖住肩头,看着他反常的样子,居然觉得有些不太习惯,是她的肩背怎么了吗? 突然一阵风吹过,刚刚掩住的肩头再次被掀开,肩背的那个疤痕,看的谢少渊竟然有些刺眼,他一直看着,久久都没有回过头来。 佩环叮当,一个女子走了过来,身着红色的纱裙,在风的吹拂下微微扬起,在阳光的照耀下,泛起一阵红晕,来人踏了进来,看到露出肩头的人,刚喊了声公子,喉里便再也发不出别的声音。 那个香肩,雪肤,还有胸前那微微伏起的…… 这…… “你……”独孤萱城慌忙捂住胸前,伸手往后探撕烂的碎布遮住双肩,由于用力过大,只听见知啦一声,后背的衣料竟裂出一大道口子,整件衣服从后面裂开,露出一片背部光景,春光乍泄。 “啊——”只听见一声尖叫,刚刚还站在面前身穿亵衣的人,突然间消失了踪影,叶媚愣愣的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是……女子……” 这句话刚说出口,独孤萱城已经换好了另一件衣服,此时的她,穿的正是以前独孤萱城最喜欢的血红色纱衣,虽没叶媚的妩媚,但却多了份邪魅的气息,妖娆的令人不敢直视,走出屏风的一瞬间,她以为自己见到了传说中吃人的邪美妖女,居然愣在那里。 独孤萱城头发已经散开,墨黑的乌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随意的搭在胸前。 谢少渊把头撇过一边不看,眼睛泛起温柔。 还是她么……虽然…… “抱歉哦,我乱着头发出来。刚刚穿衣服的时候弄乱了,所以干脆就把头发弄下来了。”独孤萱城带着歉意的说,可是房内的两人,神情都不太对劲。 “是……不是我衣服穿反了啊?”她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可是,好像没有穿反诶。那他们怎么…… “我走了。”谢少渊淡淡的说,看了站立的屏风前得女子一眼便径自离开,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开始的距离,那种拒人于千里神情也已经消散,只是她还是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哦。”独孤萱城应了一声。 “你是……”叶媚这才反应过来,眼睛里透着疑问,一步一摇的朝独孤萱城走来。 “我是……我叫独孤萱城。”她说,“当初骗你们说我是冷胤,真是不好意思哦,我不是有意的。” “你是女子。” “额。。。对啊。”看着叶媚看自己的眼神,独孤萱城尴尬,竟然显得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他们叶家不欢迎女子进入么? 走进她的脚步突然停住,叶媚盯着她,嫣然一笑。“真是个绝色的美人。” “额……” “告辞。”独孤萱城正想谦虚一两下,可是还没容她说出,叶媚示意性的福了福身,转身离去,转身的那瞬间,她看了独孤萱城一眼,意味深长。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独孤萱城低头叹息。 “这下可被揭穿了……”

下一篇   第十七章 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