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委屈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十七章 委屈

华灯初上,整个街道上都亮起了灯笼,虽然如此,但是人流还是穿梭不绝,小贩的叫卖声到随着夏夜的风呼呼的飘荡在弬城的上空,大街上几个孩童相互四处追打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流光溢彩,整个弬城都洋溢着节日的气息。 叶家大宅内更是热闹非凡,大红的灯笼高挂着,红布像婚庆般缠绕在每根梁柱上,丫鬟来往焦急,每个人手上都端着一样东西,穿庭过院十分匆忙。今天是叶家二小姐叶倾的生日,叶老爷大摆筵席,宴请整个弬城的居民。 每年的今天,弬城都沉浸在这样的喜悦里,久而久之都成了这个地方特殊的节日,有人专门为这天取了个名字,叫做倾城,在这天,所有的男女老少都会穿的花枝招展,特别是年轻未嫁的姑娘们更是大加打扮,希望自己在这天的可以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 宴席如长龙般摆在街道中间,所有人都笑着像叶小姐致敬,叶老爷扶着下巴上的一点胡子,高兴得点点头。当独孤萱城穿着妖娆的血红色衣裙出现在叶家二小姐,叶家的大宴席上立马安静了下来,空气变得凝重,叶家大老爷的笑脸也在这一刻凝固,叶倾的脸色突然间惨白一片,叶媚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摇着羽扇悠闲的一口一口的喝着茶,仿佛什么事都没有。 突然,人群像砸开了锅般闹腾起来,所有人都对着红衣女子指指点点,看着那些人,独孤萱城微微皱眉,有些不明所以,叶倾立马站了来,含恨的看了红衣女子一眼便轻泣而去。 “哎……”独孤萱城刚想喊着,叶老爷却走了过来,一张老脸如若冰霜,眼神凌厉而无情。 “原来你是个女子。” “我……” “你现在就离开这里,弬城不欢迎你这样的人!”叶老爷严声厉色的下逐客令,身体因气愤而有些瑟瑟发抖。 既然欺骗了他们这么久,本来还想招她入赘做女婿的,这件是都已经是全城皆知的了,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叫他这张老脸情何以堪啊! “我……” “走!” 女子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那瞬间,所有的委屈涌上心头,眼眶立马变的湿润,她努力抬起头不让眼泪掉出来。 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受过这样的气。本来一切好好,为什么所有人却都突然这样对她,她又没做错什么,只是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而已,何必…… 谢少渊跟着她,没有说一句话,心脏突然像被什么东西拽住了般,呼吸艰难。 她走到平时住的房间,收拾自己的随身物品,男子默默的看着她的动作,突然一个丫鬟匆匆走了过来,手上托着一个托盘,用锦布盖着,不清楚是什么。她走到男子身边,福身:“公子,这个是老爷还你的东西。” 谢少渊轻皱眉头,掀开锦布,一块通体剔透的翠玉躺在里面……这个,不是他去年丢失的玉佩么,怎么…… “老爷说,这个东西本来就属于公子的,今天正好归还给公子,多谢公子以前的救命之恩,希望公子能赴宴席。” 救命之恩?难道…… 当日他正赶往乾州,途中遇一群强盗劫持路人,他一时善心大发,救了那人一命,难道…… “你回去对你家老爷说,早知如此,当初独孤胤就不应该救那个路人。”他把玉佩放回托盘,甩袖转身,带到丫鬟走远的时候他才重新转过身来,看着房内端详着一把利剑的女子。 “还记得吗,因为这把剑,师傅差点就把你给杀了。”他缓缓走了进来,站在女子的旁边。 “不记得。”女子摇摇头,“不是不记得,而是根本就不知道。” “……”谢少渊抬头看着她,眼睛微眯。 “我根本就不是独孤萱城。” “……”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她,看着她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看着她的嘴唇微微一动。 “还记得第一次你见到我的时候我说过的话吗?” 怎么会不记得呢?他永远也忘不了…… 刹那间,所有的思绪刷刷的倒退到从前,那个她初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她记得,自己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是那样的惊叹…… “你怎么会在这里?!”看到我的相貌后,他的声音立马凶狠了起来,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厌恶。 “啊?你认识我?”冷莹一抬头便对上了那双充满愤怒的眼睛,真是的,认识就认识啦,干嘛这么凶呢,而且还一副讨厌人的样子!不会是他生前我对他做了什么坏事,他寻我的仇来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 …… “你知道吗,第一次看见你,真的很震惊,所以……” …… “这位漂亮迷人的鬼先生,请问你现在是否还是单身?如果是的话,可否让我做你的压寨夫人?如果可以的话,那将是我的荣幸。” …… “所以……我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知道。”他点点头,掰过她的肩膀,眼神坚决,斩钉截铁,一字一句,“你,就是独孤萱城!” “不……”她摇摇头,“我不是……我不是……” “你就是!相信我!” “我……” “你就是独孤萱城!”他那样看着她,仿佛多年未见的热切,月华这一刻幻化出无数飞花飘散在空中,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滞不前,旁边的景物,朦胧般远去,旋转,那一刹那,所有的声音都静止,这个世界里,只有彼此…… 她缓缓的低下了头,突然又信心满满的挺起胸膛,裂开嘴大笑:“对,我就是独孤萱城!我是独孤萱城!” “呵……”谢少渊咧嘴一笑,看着她眉笑颜开的样子,仿佛又回到了年少的时光,她是他的师妹,他是她的师兄…… 宴席之上的叶老爷看到刚刚叫丫鬟送去的玉佩又被送了回来,当时心里震了一下。 “独孤公子叫奴婢告诉老爷,说,早知如此,当初独孤胤就不应该救那个路人。” 啪的一声,手中的玉佩滑落在地,摔的粉碎。

下一篇   第十八章 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