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离开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十八章 离开

“是吗……好吧,好,好啊……”叶老爷嘴里念叨个不停,突然停了下来,对丫鬟说,“你去告诉他,叶某不才,无法再报答他的大恩大德!” “是。”丫鬟点点头退下,走到他们居住的地方时却发现,那里早已是人去楼空,匆忙转身返回,气喘吁吁的说:“他们……他们……已经、走了。” “走了?走了好啊!” 呆在闺房里暗泣的叶家二小姐叶倾,这个集众人疼爱于一身的女子,听到丫鬟的报道后,颓然的站了起来,软软的靠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夜色摇头。 “是吗?她走了啊。”她轻声说,声音轻如若游丝。 “是,刚刚走的。” 叶倾瘫坐在窗前的椅子上,呆呆的看着窗外,嘴里呢喃着:“是么?是我做了什么孽,上天才这样惩罚我么?嫁了个相公却突然暴死,好不容易再次找到意中人,没想到却是个假扮男装的绝色女子,这也就算了,居然还公然出现在我的生日宴席上,这让我又和颜面面对弬城的父老乡亲……” 本来这个节日是她叶倾一个人的,可是却突然冒出一个貌若天仙、真正倾国倾城的女子,容貌比自己好看百倍不说,居然还是自己一心想嫁的人,这……所有的风头,都被她给抢了,那她叶倾还剩什么呢? 叶媚看着一脸死寂的妹妹,脸上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眼睛里充满怨恨和报复的快感,终于,你也尝到了风头被人抢尽的滋味了吧!当年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我也是和你一样风光,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的身上,所有人的宠爱都集中在我这里,我的生日宴席比你的还要好,可是呢?自从你出生之后,我什么都没有了,昔日的那些本该属于我的荣宠全部都围绕在你的身边!我的地位,竟和叶府的丫鬟没有区别!只是不要干活受累而已…… 要不是如此,我怎么会抢你的东西呢?我根本就不屑! 仇恨的种子深深的扎在她的心里,生根发芽,如今,她终于看到她受辱了,那么,她也该离开了……这种地方,她不屑于呆下去! 女子咧嘴一笑,转身离开,手中羽扇中的羽毛,如花瓣般飘飞而下……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在这个地方,仍然没有找到独孤萱城的任何踪迹,纵然是看着满城的灯火,心中却提不起任何的兴趣。易阳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美丽夜色,心中惆怅。 “除了这里,你还会去哪呢……” 夏夜的风呼呼的灌进窗户,窗纸哗哗作响,窗框不停的转动,吱吱呀呀的想,街上所有的灯笼都在晃动,烛火闪烁,地上的灰尘满天飞扬,吸进鼻子里甚是难受,街上所有的人都匆忙的跑进屋里,之后便是一阵阵的关门声,远处灯火如昼,也悠悠的暗淡下来,大街上一下子变得很安静。 男子抬头看了看天,黑色的,偶尔有电光一闪而过,看来快下雨了吧。他退身刚关上窗户,太难上便淅淅沥沥的下起大雨来,雨珠打在窗纸上发出一阵好听的响声,显得得黑暗更加的安静。 荒山野地,到处都是杂草丛生,乌云把一切遮蔽了,好不容易有的一点点光亮也被掩盖,风狂吹着,只听见吱啦一声,路边的一棵小树上从中折断,旁边的大树也随之摇摇晃晃,大片大片的叶子从上面被扯下。 独孤萱城看着这样的场景有些担忧:“快下雨了吧,怎么办。” “快赶路吧。”谢少渊也不知怎么办,看这天气,估计不一会儿就会大雨倾盆吧,而这条路,他只走过一次,而且离今甚久,脑袋里都没多大印象了,只好走一步算一步。 “恩。”女子点点头,男子看了她一眼,便拉着她狂奔在夜风中。 “哎呀。”独孤萱城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谢少渊关心的问。 “衣服挂到树枝上了。”她转身死命的扯,只听见撕拉一声,衣服上的一小片被撕裂,还牢牢的挎在小树叉上,随之轰隆一声,顿时大雨倾盆,谢少渊忙用袖子挡在独孤萱城的头顶,扶着她快速的往前跑。 “这什么鬼天气嘛,怎么说下雨就下雨呢!”独孤萱城嘟着嘴咒骂,心想,这古代也真是的,留下这么大片荒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可不要淋死人! “前面有人家。”谢少渊突然叫起来,不远处的前方,一座很小的房子隐隐约约的出现在视线内。 “太棒了!”独孤萱城兴奋的尖叫,扯着谢少渊往里面跑,结果刚跑进去就失望了,这是个破庙,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屋内到处都是蜘蛛网,而且屋顶还在漏水,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这、这怎么能住人嘛! 突然独孤萱城脚下一绊摔倒在地,抬头,一条闪电划过,大堂中间的一尊佛像被照亮,面目狰狞。 “啊——鬼啊——!”独孤萱城吓了一大跳,忙爬起来,迅速的抱住站在一旁的谢少渊,身体瑟瑟发抖。 “怎么了?” “有、有鬼啊!!” “哪有什么鬼啊,你看错了吧。” “真的啦,不信你看那里。”她向佛像指去,头还是紧紧的埋在他胸前,一下都不敢抬起。谢少渊顺着她的指向看去,一尊牛首佛像伫立在佛堂的正中间,面目狰狞的正对着大门,他笑了笑,拍了拍埋在自己胸前的女子。 “别怕,是佛像。” “佛?”独孤萱城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有一丝惊恐,然而始终不敢往那边看去。 “恩。”直到男子点点头,她才缓缓的往那边看去,双手抓着他的衣服紧紧的,大气不敢出,待看清佛像的真面目之后,她才松了口气。 “呼——吓死我了!”真是的,这什么地方嘛,没事放个牛首佛像在这里干什么,吓人么? 似乎看出了她的气愤,谢少渊走向佛像,然后转过身对着独孤萱城说:“你知道人们会在这里放牛首佛像吗?” 独孤萱城摇摇头,男子娓娓道来:“牛首佛像即为大威德金刚,为文殊菩萨所化现,之所以化现成这样的形像,主要在于降伏”死主“,即阎王,因为阎王的形像就是牛首人身,而且状极狰狞,文殊菩萨为救度被死亡所恐怖之众生,乃示现为较阎王更极忿怒可怖之相将其威摄降伏,从而安立众生。” “那这跟在这里设立庙堂有什么关系啊?要是在有人烟的地方到还好,可是为什么要放在这种荒芜的地方呢?”真搞不懂他们古代人怎么想的! “曾经,这个地方出现过祸害。”

上一篇   第十七章 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