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一章 穿越

今天太阳真大呀,冷莹哗的一下拉开她卧室的黄白色厚重的窗帘,来了个大大的哈欠,双手向上伸起,伸了个懒腰,顿时觉得舒服多了,全身的筋骨都活络了起来。往楼下一看,正发现她最近新交的帅哥男友站在车旁边等着她。 “嘿,东旭——”贺莹向楼下的人挥手,车旁的人抬起头,也向她挥挥手。 “上班了,快点下来——” “我马上好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冷莹刷完牙洗完脸提着包包,然后砰的一声关门。 “东旭。” “好快呀,上来吧。”他为她打开车门,她也毫不客气坐进副驾驶的位置上,然后系好安全带,东旭也坐了进来,啵的一声亲亲了她水嫩嫩的脸庞一下便发动车子向他们两共同的公司开去。 “今天到我家去吃饭怎么样,我爸妈想见你。”东旭边开车边对一旁的冷莹说,开车技术已经炉火纯青,窗外的风景风一般的向后退去,风呼呼的灌进没有关好的车窗,冷莹理了理吹在额前的头发。 “啊?我、我……好怕。”她有些底气不足的说着这句话,她真是个胆小的人,最怕的就是见对方的父母了,那会让她不自在的不想结婚了。 冷莹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一紧张起来就会说不出话或者说出好多胡话,她的第一个姻缘就是因为她紧张起来不会说话,见了对方的父母成了哑巴才给吹了的,第二次姻缘就是因为见对方父母时说了太多的胡话,让人家觉得傻里傻气又叽叽喳喳的吵人给吹掉的,而这次是她的第三次姻缘,她可是非常非常的满意,人长的帅不说,光就是对方得家世和对她的用心,她就不舍得放开了,要是这次又被她给搞砸了的话,她哪有那本事再找一个这么好的呀。 “这有什么好怕的呀。”东旭说的一脸轻松,“我爸妈不是什么妖怪,不会吃了你的,你大可放心。” “我知道,可是……” “别可是了,下了班就去吧,啊。” 算了,她豁出去了,去就去,反正丑媳妇也是要见公婆的,何况她还长得这么一副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呢。 下班后,贺莹如约来到了东旭的家,一进门,她就对他的家咂舌了。 “天啊,这也太奢华了吧?”她瞪大着眼睛,看着像欧洲宫殿一样的别墅。 “怎么样,我家还过的去吧?”东旭问着她,唯恐冷大小姐有什么不满意之处。 “好好好。”贺莹的头点的像波浪鼓似地。 天啊,这能用‘过的去’来形容吗?要是这样的话,那她的家就是狗窝了。 “东旭。”一个沉稳又有磁性的声音从大堂的柱子后面传了出来,一个穿着西装革领的中年男子笑吟吟的朝我们走来,想必这就是东旭他爹了。 “伯父好。”贺莹连忙上前打招呼。 “莹儿……” “哎呀,你别拉着我嘛,我这是向你爸爸表示礼貌。” “不是的……” “什么不是的呀,别拉着我嘛。”冷莹扯开抓着她的手,恭恭敬敬的走到中年男子的旁边,非常知书达理的对他说;“伯父好,伯父看起来真是英俊潇洒又年轻啊,比东旭都还要年轻好几岁呢。” “冷小姐,我不是老爷,我是这里的管家,你不必如此客气啦。”管家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脸红红的。 “啊——???”冷莹顿时愣在那里。 不是老爷,而是管家?? “言东旭!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冷莹狮子大吼,一旁的东旭差点被吹到,人都向后弯成四十五度了。 “我开始就有阻止你呀。”他很无辜的眨眨眼。 “哎,算了吧算了吧。“她很大方的摆摆手,继续往大堂里面走,仿佛那是在自己家一般。 “东旭。”又一个沉稳而又具有磁性的声音从大堂里面传出,又一个西装革领的人从里面走出来,冷莹看到来人后心想,又是个管家吧,小样,我可不会在迷糊了,只是这气质比刚才的那个要好,估计身份要高一点。冷莹打量着他点点头。 “想必你又是哪个管家吧啊,,带我去见你的那个正主吧,拜托别再出来下我了,我已经很紧张了。” “爹。”冷莹正准备再次向前走,却听到后面的东旭这么一叫,脚步立马停了下来,怎么也没办法往前移动一步,嘴角有些打颤。 不会吧?这个居然是正主?我还把他当成管家?完了完了,这次又被我搞砸了,冷莹啊冷莹,你看你干了什么好事,终身大事都被你给毁了这下!冷莹忍不住的在心里暗叫不好。 “你就是那个姓冷的?” “我性冷淡?”不会吧,他才第一次见我诶,为什么就这样说我呢? “什么?!居然是个性冷淡?那也能带回家?来人啊,把她给我轰出去!还好没结婚,否则我儿子就苦了!”一个穿着华服的女人从柱子后面出来,一招手,几个人便把我给哄出门外,我刚想回头解释,门轰的一声便关到了,头没有及时停下来,撞在门上起了个大胞。 “什么嘛,谁性冷淡啊,你才性冷淡呢。”冷莹委屈的摸摸头上的胞胞转身就离开,“什么破父母嘛,我还懒得见呢!居然说我是性冷淡,哼!”她越想越气,没有注意到路上的情况,咚的一下便掉进了前面没有盖盖子的下水道。 ······························· “你们几个,手脚麻利点,快把她抬过来。”一个很粗犷的男人的声音响起,接着,冷莹便觉得自己被几个人给抬了起来。 “停!”夜色中,一个长相很凶神恶煞,身体粗犷,全身穿黑衣的男人举了举手,身后的那几个也身穿黑衣蒙面的喽啰看到手势后立马停了下来,男人走到一棵茂密的大树旁停了下来,拨开树旁的杂草,里面赫然是一个很深很窄的大洞,他向身后的那些人找找手,那群喽啰便听话的走过去。 “把她给我扔到这里面来埋了!这里正好有一个大洞,还省的我还挖!” “可是这个洞这么小啊。”一个喽啰嘀咕道,男人听到后,砰的一声给了他一个爆栗子,脱口就骂:“瞎了你他妈的狗眼啊!没看到那那么瘦小吗?!直接把她像树一样埋下去不就行了!” “是,是是。”小喽啰唯唯诺诺的退下,连忙招一旁的弟兄把躺在一边的女子像栽树般脚朝下,头朝上给扔了进去,然后便开始填土,还时不时的往旁边瞧一瞧。 “不用瞧了,三更半夜,这里是没有人的。” “是,老大。”他继续填土。 昏昏沉沉的,冷莹感觉有好多灰往她脸上泼过来,想伸出手来拍掉,却发现手脚不能动,不仅如此,她整个人都不能动。 怪了,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她会不能动?她记得她是被男友的爸妈给轰了出来,结果……结果好像是……掉进了一个洞里面,对,就是掉进了一个洞里面!最后她晕了过去,那么她现在肯定是被发现了,被送到了医院,可是,她怎么就不能动了呢?而且,着医院还这么大灰,这是在烧火还是在干嘛呢?想到这里,冷莹不由自主的甩了甩头,脸上的灰被甩了不少,她半眯着眼睛往四周看去。 好暗啊?这好像是在晚上呢。 她刚动了一下,一大堆土迎着她的连铺了过来。 “喂——你们神经啊——干嘛把土泼到我脸上?想埋了我呀!!”冷莹朝那个个穿着奇怪服装、朝她泼土的人大吼,上面的那几个黑衣人面面相觑,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和恐惧,最后像活见了鬼似的,一把扔掉手中的铁铲,大叫着:“啊——诈尸了!!”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 “怪了,我又还没死。。。”冷莹摸不着头脑,自己嘀咕着,再次甩了甩头。 该死的,难不成他们真的是要活埋我呀?是东旭的家人吗?那也太狠了吧,不喜欢我就说了,也用不着这么对待我吧,在怎么说我也罪不至死啊,而且,我还没罪呢,我又不是什么性冷淡,就算真是,那也不能这样对待我吧?真是莫名其妙!!! 可是这下该怎么办呢,她该怎么离开这鬼地方呢?放眼瞧了瞧,这里荒无人烟的,这到底是哪个鬼地方吗,怎么我就不知道还存在这么个原始的地方呢?回头看了看,冷莹吓了一大跳,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因为,在她的身后,是一个坟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真的是到了鬼的地方了!!!有没有人啊,来救救她呀,她可是一个十分好的公民,从小到大也没有干过坏事啊,就是小时候偶尔会偷一些人家的鸡蛋,再就是偶尔也会偷偷的摘人家几个桃子而已,大的坏事她可从来就没有做过呀!! “求各位鬼大哥原谅我,不要伤害我呀,我冷莹像你们发誓,之后一定帮你们多烧纸钱,一定多做善事!!”她紧逼着眼睛,口里不住的说着这些话,如果可以的话,估计她还会拜他们几拜。 “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兄弟鬼姐妹,求求你们就饶了我吧,我的肉不好吃的,我已经好几天没有洗过澡了,哦、不是,我已经四五个月没洗过澡了,身上很臭的,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冷莹一定不甚感激呀!!”妈呀,怎么真的有鬼啊,她现在虽然不能动,可是全身都还是在哆嗦着。 “你怎么会在这里?!”看到我的相貌后,他的声音立马凶狠了起来,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厌恶。 “啊?你认识我?”冷莹一抬头便对上了那双充满愤怒的眼睛,真是的,认识就认识啦,干嘛这么凶呢,而且还一副讨厌人的样子!不会是他生前我对他做了什么坏事,他寻我的仇来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过说实话,他这人长的还真是那一个妖孽啊,漂亮白皙、吹弹可破的雪肌,完美如天使的瓜子脸,如鲜血般红润的嘴唇,高挺的鼻梁,刀刻般斜长而邪魅的眼睛,漫画里面人物般的眉毛,天!简直就是个宇宙无敌的尤物! 原来,鬼也长得这么漂亮的呀?!! “这位漂亮迷人的鬼先生,请问你现在是否还是单身?如果是的话,可否让我做你的压寨夫人?如果可以的话,那将是我的荣幸。”她愣愣的说着这句话,他刚想羞辱她一番,却被她这一脸串的问题给雷到了,硬生生的顿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个女人,真的是……不知廉耻!! “大胆,竟敢跟公子这样说话!”唰的一声,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子拔剑,银色的光刺进了她的双眼,她眼睛一眯,像爆炸般突然从土里窜了出来,飞一般的躲过她手上的剑,一把抵在他的脖子上,那里,动脉扑通扑通的跳着,只要剑锋轻轻的一碰,她便会死亡。 男子看着冷莹,目光中透出疑问,却在看到她剑锋所朝的地方时,眼睛眯着起来。 剑锋是指着动脉,而非咽喉!难道是…… 他猛的一睁眼,考究的看着持剑的女子,冷莹狠狠的瞪着她,眼睛里满是杀意,叶子无风自动,刷刷的落满了一地,良久她才反应过来,铮的一声,剑从手中掉落。 “我……”怎么回事?刚刚她怎么……怎么…… “你……”男子缓缓的突出这句话。她会武功?怎么他以前都不知道。 “我……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冷莹向男子透出疑问的目光。真是怪了,她怎么……会武功呢?她突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眼睛里立马入出害怕的神情,然后立马捂住眼睛,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根手指头,往外面看。 “你、你们、到底是人还是鬼啊?!!”她缓缓往后退去,结果后背被顶住了,退不了。完了完了,要是人道还好一点,是鬼就惨了!!她心里暗暗叫苦,都怪那个死东旭了,他们一家人都是神经病啊!把她弄到这种地方来,还打算活埋了她,真是太恶毒了,要是这回她冷莹能活着回去,之后一定找他算账,然后狠狠的敲他一笔! “我们是人。”男子说着,还真会装,哼,那我就顺了你。 “哦,那就好。”冷莹放松的放下双手,这才注意到了他们的奇怪之处。 怎么他们每个人都穿成这个样子呢?好像在拍戏一样,这可是纯粹的古装啊,而且看他们的装扮,肯定是扮有钱人的,特别是她眼前的这个男子,气宇宣扬,穿的一身白衣,上面却秀着一朵暗红色的花,一看就不是什么小牌明星,可是她怎么觉得这么眼生呢?好像没见过呀?可能是第一次演出吧,那么,她现在肯定是在客串咯?医院的人也太不厚道了,居然让我这个病人来客串,也不经过我的同意,真是太过分了。 “喂,你们是在演什么电视呀?演出费是多少?你知道我这个客串的人是多少吗?”冷莹拍拍男子的肩膀问道,可是他却像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看,看的她有些不太好意思。 “喂,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 “你演够了没有?夫人。” “夫人?”他没发烧吧?演的也太入神了?伸出手去摸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烧啊?难道是个傻子?哎呀,那就太可惜了,白白的浪费了这么个好皮囊。 “原来你脑子是有问题的呀?额……那个、我不是嘲笑你哟!”她两忙解释,唯恐人家没有理解她的意思。 “夫人,看来几天没见面,你把夫君我都忘记了呢。”男子笑了笑,狠狠的抓住冷莹的双手,疼的她哇哇大叫。 “拜托,你轻点好不好!你抓疼我了!”冷莹用力的往外扯,可是他的手就是抓的紧紧的,不肯放。 “喂!你这人有病啊?!你也演的太投入了吧!我又不认识你,你放开我拉!!” 男子嗤笑的看了看冷莹,眼睛一示意,站在一旁的两个白衣女子便上来,起手八脚的绑了她,然后把她押进一旁的马车里。 “喂!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你们这可是犯法的!我告诉你,我可是有一个律师朋友哦,要是你们敢动我一根毫毛,官司你们就吃定了!!” “……” “你们听到了没有啊!喂!我不是你的夫人,那个脑残,听到了没有!!!” “唔,唔唔唔唔唔……”估计是嫌她太吵了,另一个穿白衣的一个女子拿一块手巾塞进她的嘴巴里。 “终于可以清静了。公子,我们现在把她带到哪里去呢?” “回府。” “是。” 谢少渊看了看灰头土脸的女子,心里顿时生出一种好奇感,才几天的时间,怎么感觉她像变了个人一样呢?不过,还挺有趣的。 马车轱辘的动了起来,冷莹被绑在马车里,狠狠的瞪着做在他旁边的男子,看他长的一副妖孽的样子,简直就是妖孽,而且还是那种很坏很坏的妖孽!本以为这次得救了,没想到刚脱离虎口又碰到了狼,她冷莹今天怎么就这么背?!! 还有啊,这到底 是什么鬼地方吗?怎么会有这么多穿古装的人呢?而且还一个个都奇奇怪怪的,更奇怪的是、她、冷莹、一个小资女、居然会武功!!!! 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哪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