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文殊庙惊魂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十九章 文殊庙惊魂

“祸害?” “恩,”谢少渊点点头,“我也是听父、父亲他说的,那时我还小,这个地方曾经是个交通要塞,可是就在一个月圆的晚上,所有在这条路上的行人皆突然间消失无踪,天子曾经派人去查,可是杳无音讯,从那次事件之后,这条路上就经常有人无缘无故的失踪,再之后这里就再也没有人走了。” 听到这里,独孤萱城又开始恐惧了起来,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她总是感觉,黑暗中好像有只眼睛在瞪着她看,全身都觉得不自在,便连忙往谢少渊身边靠了靠,谢少渊感觉到后,笑了笑,继续讲下去。 “多年后,一个得道高僧经过这里,当时就感觉到这里有很重的阴戾之气,随即赶去弬城告诉那里的县官,县官听到后请大师帮忙驱除,大师说,只要在这里盖一座牛首像文殊菩萨庙,逢年过节便去祭拜,便可化解这里的阴戾之气,县官听信了,便在这里盖了这座庙,自那之后,这里便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失踪案件了。” “哇,这么神奇?!”独孤萱城拍手称好,“可是,如今又怎么会变成这幅摸样呢?破烂到不行了,还到处都是蜘蛛网。” “这个,”谢少渊摇摇头,“我也不太清楚。” 刚说完,一个人影慌慌忙忙的跑了进来,之后便开始整理自己被雨水淋湿的衣服,也没发现这里还有其他的人。 电光一闪,庙内突然间被照的昼亮,女子看到堂中的那个牛首像后惊吓的跌坐在地上。 “啊——” 独孤萱城慌忙跑过去,一把扶住她,手刚碰到她的时候,女子再次尖叫了起来:“鬼啊——!” “姑娘莫怕,我们也是在这留宿的人。”独孤萱城慌忙解释。 女子这才放下心来,抬起头刚准备道谢,一道闪电划过,女子便愣在那里。 “你……” “你……”黑暗中,闪电划过的一瞬间,那美丽的容颜,妩媚的双眼,高挺的鼻子,小巧性感的嘴巴刹那间全部照进了双眸内,“你是……叶媚?” “你……独孤萱城?”看着黑暗中那亮如繁星的双眸,叶媚愣住了,“怎么……” “你怎么出来了?” “我……” “哦,快进去吧,等下我们再慢慢细说。” “恩。”叶媚点点头,却没了之前在叶府的妖媚之气,随着独孤萱城走进黑暗中,看着走过来的女子,谢少渊也是一惊。 “你好。”叶媚向他点点头,他也轻轻的点点头。 “对了,我们刚刚只顾着说话,衣服都湿透了也忘记了生活烘干,你先坐在这里,我去找些柴火来。”独孤萱城找了个干燥的地方让她坐下,转身走到更深的屋内去找柴火,谢少渊也跟了进去。 “我去找吧,你过去。”男子说。 “一起找吧,人家我怕你一个人在黑暗中会害怕。” 窸窸窣窣的声音,突然,黑暗中,一只老鼠从她脚上爬过,独孤萱城尖叫,忽的吊在谢少渊的脖子上,身体瑟瑟发抖。 谢少渊看到后好气又好笑:“还不知道是谁会害怕呢。”他嘲笑着说。 “额。。。”听他这么一想,独孤萱城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行为有点,额。。。所以便慌忙的从他身上跳下来,低着头,脸红红的,在黑暗中没有人发现。 当手中的碎木已经够今天晚上烤火的时候,,他们两才回到大厅了,叶媚此时已经靠在佛像上睡着了,一闪而过的雷电照出她熟睡的脸庞,竟然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和平时的那个妩媚的女子,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此时的她,安静的像一个纯洁的少女,看着她的睡姿,真想象不到她居然会胆大到勾引自己妹妹的老公,也许,真的是因为恨了,怨了,所以才会这么干,独孤萱城她无法理解被自己亲人忽视的感觉,因为,从她长大到现在,家里始终只有她一个,疼她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人心忽视? 如果她出生在她的那个年代,待遇也许不同吧。 “看什么?”黑暗的庙堂里突然光亮了起来,火苗蹿动,谢少渊借着昏黄的灯光,看到独孤萱城呆站着看着熟睡的女子发呆。 “没。”她摇摇头,然后走到他们两的中间坐下,摸摸身上的衣服,再摸摸她的衣服,都已经被身体烘干了,之后便也靠在佛像上缓缓睡去。 火光中,男子一直看着睡在自己旁边的人,她睫毛微微触动,小巧的嘴巴微微嘟起,面容安静恍如神女,在一身血红色衫子下,更加显得如美丽动人。 雨已经停了,闪电还在时不时的划过天空,遥远的荒地传来几声鸟鸣,雨后的空气很清新,吸入肺中便觉得心中一阵清爽,其中还混夹着雨露与花草的香气,谢少渊起身走向屋外,持扇而立,不远处,两个人影迅速的向这边移动,直到屋檐下才停住。 一个白衣胜雪,一个黄衣似菊。 “公子。” “公子。”两个女声同时响起,男子稍稍点了头,以是答应。 “你们怎么知道。” “今夜弬城大摆筵席却不见公子与独孤姑娘,所以……”黄衣女子说,头却是低着的,始终不敢抬头,男子抬头看着弬城的方向,突然眼睛射出嗜血的光芒,白衣女子看到后,忽的一下如幻影般,瞬间消失在原地,远远的只是看见一个白影正迅速的往弬城的方向而去,不时便消失不见。 黄衣女子往后面看去,眉头微皱,眼睛里透出一丝担忧,转过头来想再说些什么,可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夜凉如水,闪电还在时不时的划着,破庙大堂中的柴火在火的燃烧下发出噼啪的声音,火苗蹿动,堂中靠在佛像上的两个女子,睡的很熟,右边的一个,却是眉头紧皱,仿佛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男子轻轻的走过去,坐下,把手放在她的额头,帮她抹平褶皱。 感受到掌心有温度渗入,仿佛久旱逢雨枯枝般,女子的眉头缓缓的舒展开来,头一歪,便靠近了男子的怀中。

上一篇   第十八章 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