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白狐的伤(2)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二十一章 白狐的伤(2)

“独孤姑娘,我这里有些许干粮,请将就着吃些吧,那位公子呢?” “哦,他呀,在外面,我去叫他。”说完独孤萱城走出去,站在门口朝着男子大喊,“喂,吃早餐了——” 谢少渊点点头,黄莺白狐也跟了进来,看到这么多人,一旁摆着早餐的叶媚没有料想到,而且粮食也不太够,三个人还可以应付,可是这么多人……她有些不知所措的紧握着衣袖。 “她们有干粮。”看出她的焦虑,谢少渊说。 “哦。”叶媚顿时心里松了口气。 独孤萱城走过去,毫不客气的拿起一块最大的放进嘴里,结果—— “呸,这是什么啊?怎么这么硬?!我牙齿都快掉了!”一吃进去,她立马吐了出了,旁边的叶媚脸上有些不太自在。 “额……对不起哦。”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独孤萱城尴尬的一笑,然后子再次拿起一块干粮往嘴里送,艰难的咽下去。 “没。这个,的确是太干了。”叶媚说,自己拿起一块最小的,小口小口的吃下去。 一行人,在离开文殊庙的一路上都没有怎么说话,四周是荒野,安静的出奇,只有独孤萱城一路上唧唧咋咋的说个没停,看到一个稍微漂亮的地方就说,“天,太美了,要是带了照相机来就好了”,一会儿又说,“古代就是好啊,要是是在21世纪的话,这里铁定变成了城市,估计找到一颗这样的树就奇迹了,而且啊,空气也铁定被污染了”,听得旁边的几个人个个愣头愣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而且她说的话,他们十句就有九句听不懂。 “能不能安静点。”谢少渊说,神色有些不耐烦,估计是被吵的头晕了。 “不能,我不说话会死了,难道你希望我死吗?”这句话,把谢少渊问的答不出来。 他…… “对了妖孽,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从来都没有高诉过我。”独孤萱城嘟着嘴巴说,满脸都写着不公平。 “公子。” “公子。” 谢少渊刚准备说,旁边的两个侍女同时叫了起来,神色有些紧张,好像在极力掩饰这什么。 “哦。”独孤萱城地下头,轻轻的应了一声。既然人家不愿说,她又何必强求呢,反正,她迟早都是要回自己的时代的。 “谢少渊。”他说,眼睛炯炯的看着她。 独孤萱城蓦的抬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他……为什么要告诉自己? “公子!” “公子!”两个侍女紧张的叫了起来,“怎么……” “不必说了,我自有分寸。”谢少渊摆摆手,阻止黄衣女子继续说下去,黄衣女子看到后,只好悻悻的闭口不再说话,白衣女子里掠过一丝复杂的东西。 “是不是这个问题我不该问?” “没有。”谢少渊摇摇头,“不要想多了。” “哦。”独孤萱城点点头,再也没有开口,路上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头顶骄阳似火,晒的人头晕脑胀,皮肤有些刺痛,到了临城的时候,两个红衣女子都快虚脱了,谢少渊只好草草的找了个客栈住了下来。 一进门,独孤萱城打量着这古代的客栈,从底到上都是木头,而且窗户也都是镂花的,上面糊着一层薄薄的有些白纱,梁上挂了三两个白色的纱帘,风轻轻一吹便会立马飘扬起来,里面的家具陈设也都是木头的,看来,不过非常的漂亮,而且还散发出一种好闻的松木味道,很环保,独孤萱城看到床铺后立马双眼发光,饿虎扑狼般往上面扑去,屁股刚接触到床垫,砰的一声,独孤萱城立马捂着头鬼叫了出来,之后再砰的一声,门突然被撞了开来,一道影子闪过,床上捂着头的女子突然身体一轻,整个人都飘到了空中。 腰身上,一只手紧紧的抱着,独孤萱城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眼中隐隐有泪光闪现。 “你……” “你……弄疼我了——啊——死脑残,我意思是叫你放我下来,又不是叫你把我扔下来!!”独孤萱城愤怒的看着眼前的混蛋,屁股刚刚给被摔的痛死了啦!! “哦。”谢少渊淡淡一说,然后很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喂——脑残,快扶我起来啦!喂——” 哐当一声,门被无情的关到了,男子侧过头,眼睛斜看着门的方向,嘴角不自觉的扬起。里面的女子还再不停的大喊着,可是那紧闭的门,怎么也都不开一下。 独孤萱城手扶着屁股愤愤的爬起,狠狠的朝门的方向看去,仿佛要把门瞧出个洞来。 唉,自己刚刚也真是的,乐极生悲了,本以为可以好好的睡一下,没想到一时兴奋忘了古代的床是有架子的,正好坐上去的时候,头就不偏不倚的撞到架子上了,郁闷!现在头还很痛的,上面的胞胞不知何时才会消,看着窗外的夜景,独孤萱城倒了杯水喝便躺在床上死死的睡去。 夜凉如水,月光如水银般懒洋洋的洒在大地上,整个小镇朦胧而美好。在这个小镇的客栈里面,如黑夜般漆黑的双眸在一张姣好而又妖媚的脸上闪闪发亮,看着隔壁房间的灯熄灭后,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这个女人居然变得如此有趣,呵! 清早,太阳从窗户里射进房间,独孤萱城皱着眉头,用手挡了挡强烈的光线,微微眯开眼睛,却发现一双近在咫尺的双眸含笑的盯着自己。 “啊——”她嚯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撑着要,愤愤的瞪着眼前的男子。 “喂,你吃饱了没事干在这吓唬人是吧!你知不知道你很影响睡眠啊,要是我没睡好的话,找你算账!” “是吗?为夫的叫自己妻子起床应该很正常吧?”谢少渊挑着眉眼淡笑着,眼角里流出一丝戏谑。 “神经病,谁是你夫人啊?拜托你下次不要老说我是你夫人好吧,可别把我的大好前程给毁了,我还想找一个美男嫁了呢。” “你说什么?!”谢少渊双手紧握着拳,从牙缝里说着话。 这个女人太过分了,不承认是他的妻,他忍,毕竟两个人是有名无实,可是她居然说要去找别的男人,这叫他如何忍得了! “不行啊?!还有呢,下次进来记得要敲门,男女授受不亲,这都是你们古代人说出来的,你不懂么?”独孤萱城丝毫没有注意到谢少渊的脸色正越来越黑,只是一个劲的讲着,男子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搂过女子娇柔的身躯,堵住她的嘴巴。

下一篇   第二十二章 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