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暗杀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二十二章 暗杀

独孤萱城愣愣的带在那里,看着那双离自己只有几毫米远的距离的双眼,脑袋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啊——”突然她一把推开男子,大叫一声,谢少渊猝不及防摔到地上,接着便是一阵衣服枕头的暴打,可是他眉眼却是笑着的,丝毫没有怒意。 也不知怎么的,在吻上她的一瞬间,多有的怒气都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心里饱满的幸福感,这个女人,他真不知该拿他怎样。 “你摔傻了呀?这有什么好笑的!”看着平时威风凛凛的男子突然见坐在地上傻笑,独孤萱城狐疑着。 谢少渊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笑着。 “你不会是摔傻了吧?”独孤萱城一把掀开被子,手往他脑袋上探去,还没接触到他的肌肤,突然手上一紧,被拉扑在他身上,接着嘴吧再次被狠狠的印上。 “你……”话还没有说完,全被男子给封在唇间。 “公子。”吱啦一声门开,黄衣女子突然闯了进来,在看到这种令人喷鼻血的镜头后,立马捂住双眼,害羞的说,“我、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天啊,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一大早的就看见这么香艳的场面,真是罪过。 “额。。。”独孤萱城额头立马出现三条黑线,谢少渊有些不太好意的撇过头。 “你来做什么?”声音冷冷的令人恐惧。 “公子,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声,马车已经准备好了。”黄衣女子此时额头已经布满了汗珠,身体有些发抖,公子一旦生起气来,那她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那个,你为什么发抖啊?对了,你还在流汗诶!”独孤萱城一惊,连忙找来手帕帮她擦汗。 “谢谢。”黄莺接过手巾,微微一笑,“没事的,我经常会这个样子,已经习惯了。” 谢少渊微微眯了眼睛,缓缓道:“下去吧。” “是。”黄衣女子慌忙退下。 “喂,妖孽,你说黄姑娘她到底是怎么了啊,怎么会这个样子呢?哪有人经常那么多汗的?而且还发抖,你要不要交割大夫来啊?” “不用!”谢少渊回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去。他的丫鬟不配她这么关心,她该关心的是他!这个女人! 独孤萱城愣在那里,头上出现N多问号。 这、这是怎么会事??刚刚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就这样了啊????? “独孤姑娘……”叶媚走了进来,正好碰到一脸寒冰的谢少渊,不解的看着他慢慢离开,缓缓的走到独孤萱城的身边。 “你们这是怎么了啊?” “我哪知道怎么了啊,刚刚都还是好好的呢,就是我担心了一下黄姑娘而已,他就这样了!”说着她故意放大了嗓门,对着门大喊,“我看他就是在发神经!他是个神经病!谢少渊是个神经病!!!” 客栈大厅里面的一些酒徒听到这句话后立马安静了下来。这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说的,居然敢如此说谢盟主!找死! 还没走远的谢少渊蓦的停下脚步来,双手握的紧紧的,脸黑的能滴出墨来,他立马转身,气冲冲的闯进房间,看到司马轩愤怒的闯进来,房内的两位女子都吓了一大跳。 “你、你又回来干嘛!”独孤萱城紧紧的靠着窗子,想退,又退不了,而那个死妖孽又步步逼近。 “死女人!”谢少渊咬着牙说出这句话,脸缓缓的靠近她,在离她只有几毫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你说我会干嘛呢?”死女人,居然敢骂我! “我、我……啊——”接着便是一口鲜血喷向他,血红色立马在雪白的衣物上渲染开来,头发上,脸上的鲜血‘嗒’的一声滴落在地上。 “……”谢少渊愣愣的看着终于支持不住的身体缓缓的倒在他的身上。 萱城…… 那一刻,他的心似乎被撕裂成碎片,落了一地…… 他缓缓的提起手,抱住那副柔弱的身躯,狠狠的看了一下窗外,因为,在独孤萱城的背后,一把短刀深深的插在她心脏的那侧! “白狐!”大吼一声,一个白色的声音鬼魅般立马出现在房内。 “啊——”在看到公子手上的女子时,她发出一声惊呼!“这——” “帮我照顾她,一定不要让她有事,拜托。” 什么?拜托?公子居然会为了她而求她…… 谢少渊看着白衣女子,抖抖的把手上昏迷的女子交给她,白狐接过,朝男子满身血污的男子点点头。 看到她点头,他霍然一笑,那一瞬间,白狐觉得,一朵朵妖冶的血红色食人花在他周身蔓延,绽放。 一纵身,已消失在女子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