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寻找鬼医3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二十五章 寻找鬼医3

“什么?!”金碧辉煌的与书房内,当今圣上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为震惊,“是谁在通缉皇甫董彦?!” “是三皇子。”侍卫跪在地上低着头,把今天在大街上的告示说了一遍。 “三弟?他不是皇甫的好朋友么,这下怎么又通缉他?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属下略有所闻。” “说。” “好像是三皇妃在临城的时候遭到江湖人事刺杀。” “什么!”皇上立马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地上的人,“要是有一丝虚假……” “属下不敢!”侍卫诚惶诚恐的说着,头埋的越低。 “可是……不应该啊……这全天下,除了三弟,有谁可以伤的她呢?”难道,她还没有完全和身体融合么?还是…… 御书房巨大金黄色帷帘背后,一个身影若隐若现,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女子的脸上居然露出无比凶狠的目光,嘴角斜斜的往上扬。 是吗?哈,这就是报应!上次的帐我还没有跟你算呢,可别这么早死哦! 可是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在她的这个三皇弟妹她居然没见过?而且,怎么还会有如此了得的武功呢?以前不是听皇上说她没武功么,怎么这样却又有了? 不管,反正这下被刺杀是她活该! 对了耶,她受伤了,也就是说她现在很弱小了?如果…… 哈哈哈哈,想到这里,女子突然笑了起来。 距离发出告示已经是第二天了,两天都还没有消息,充满血丝的双眸看着床上双眼紧闭的女子,男子心乱如麻。大夫说没有事,可是这么久了都还没有醒来…… 他突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疲惫与恐惧,脸色苍白。 不行,他一定要找到皇甫董彦! “哗”的一声人已经消失的在房间里。 谢少渊刚走,吱啦一声,房门打了开来,一个娇小的俊美男子走了进来,看到床上昏迷的女子后,一俯身便把她抱了起来,纵身从窗户跳了下去。 周身都是漆黑一片,没有一点光亮,耳朵旁总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叫喊着,浑浊的声音仿佛是从喉咙间直接发出来的,似乎,她又听到了独孤萱城的叫喊声,她一直在喊着'救我,救我……’可是四周都是黑的,她看不到她。 突然,四周又安静了下来,有脚步声正在缓缓的向她靠近,越来越近,在快到达她身边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萱城。”黑暗中,那个声音柔柔的喊着她,之后又听到了温泉升汩汩的向她流来,‘噗’的一下扑向她的脸上。 独孤萱城缓缓的张开眼睛,一滴水从头发上滴到眼睛里,光线很暗,墙壁上只有一台煤油灯照亮着,她的面前站了一个人,由于背着光,看不清容貌,但是却可以感觉到那个人正狠狠的瞪着,那种感觉就仿佛有针刺在肉里面一般。扭动身体想动一下,却发现动不了,自己的身体在木桩上绑成了大字,而且全身都湿透了,看来梦境里的水是这个。 “你是谁?”独孤萱城虚弱的问,此时的她,喉咙向着火了般干燥嘶哑,全身使不出一点力气,肚子也饿的咕咕叫,“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和妖孽在一起么?对了,我好像被人暗算受伤了,之后……便一直没有印象。”只是在梦中,她总是听到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叫她,叫她快点醒来,她知道是谁。 “你管我是谁,你只要老老实实的受罪就是了。”女子冷冷的说,她的左眼角处画着一直妖艳的玫瑰,右边脸带着一块白瓷面具,整个人都仿佛是冰块一般,向四周散发这刺骨的寒冷。 “呵。好笑,你把我当傻子么?老老实实受罪?笑话!爽快点,说出来吧,也好让我死个明白。哦,对了,记得给我点吃的,我现在好饿。”不管以后怎样,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补充能量,以他现在的情况来看,她肯定是低血糖所以才会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只有等她有力气了,她才能逃出去。 “死?”女子不屑的哼笑,“没那么容易!吃的嘛,去梦里吧。” “我有得罪过你吗?”何必这样对我呢?看她这么面生,她好像的确没见过她呀,不会是以前的独孤萱城得罪了她吧? “没有,可你得罪了另外一个人。”说完女子转身,抽出旁边刑具架,唰的一声刺进独孤萱城的右手上,“而且那个人,你伤的很深。” “啊——”独孤萱城痛的尖叫,抬头便晕了过去。 女子走了过来,摸着她洁白无瑕的脸蛋说:“真是个绝色的女人!听说你武功很高,为了防你,我不得不这样做,真是抱歉。”提手把额前的头发搭到耳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晕过去的绝色女子一眼便走开。 伤口处,鲜血不断的从独孤萱城的手臂上流出,似乎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插在她手掌上的那把锥子一般的铁,此时正微微的泛着红光。 谢少渊回来后,打开房门,看到的却是空空的床铺,被子的温度早已冷却。 人呢? 是谁?到底是谁把她带走的!! 他的眼睛突然间变的腥红,脸上的青筋暴露在无暇的肌肤上,周身的杀气暴增,桌上的茶壶‘砰’的一声爆炸开来,里面的茶水四溅。 “啊——”一声大吼,右手上,气体形成的虚体剑在空中闪着幽蓝色的光芒。 “啊——”剑一挥,鲜血四溅,大厅里的几个生命便在这一刻停止。 持着剑一直走到柜台,厉鬼般的眼睛紧盯着掌柜的,掌柜的吓得全身发颤,上下牙齿打架,说话也有些不太清楚了。 “大大大侠……饶命啊!!!” “谁把她带走了?” “她是谁……”话没有说完,头颅便被割了下来,鲜血喷满了他的身上。 “我只想知道她的下落,如果有谁清楚的话,请说出来。”谢少渊冷冷的说,眼光扫过之处,皆惊吓的发抖。 “那么你们都去死!”说罢,手一挥,所有的人,在还没反映过来自己要结束生命的时候,生命就已经停止了,这件客栈瞬间成了个荒村,到处都漂浮着浓重的血腥味。 正赶往客栈的黄莺问道血腥味后迅速的往这边赶来,刚进门,脚下便踩到了一大摊血迹,她那个平时干净的要命的公子,此时正一脸狼狈血污的跪在尸体中间,血水在他雪白的衣物上逐渐散开,眼睛空洞的看着这一些,眼白红的像血。 “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她和白狐才离开两天而已,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客栈,人……难道,难道是夫人发生了不测?难道是……死了??!!! 天,她简直不敢想象! 如果……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照今天的局面来看,武林将会发生一场浩劫,不知有多少人要死去…… 如果是以前,夫人的生死根本就不再公子的考虑范围,可是如今夫人像便了一个人一般,那么的讨人喜欢,公子已经是完完全全的离不开她了,如果夫人真的走了,那么公子也就会……! 不!不可以的!她和白狐还没有实现老王妃的承诺呢,公子怎么可以死! 想到这里,黄莺慌乱的跑过去,叫唤着谢少渊,可是他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一般,嘴里一直呢喃了,“萱城……萱城……” “这……这是怎么回事?”看着满地的狼藉,从域渊谷匆忙赶回来的白狐愣愣的站在那里,满眼都是不可置信。 “白狐。”黄莺哭着冲进白狐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