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逃离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二十八章 逃离

“再见!”独孤萱城微笑的对她报别,她发誓,这个仇她一定会报的! 说完,‘啪’的一声,独孤萱城便跳下窗口,跳下去的时候重心不稳,头摔到了地上,双眼立马冒金星,晕的要命,她抖抖的爬起来往前方走。 心里,她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晕,不要晕。 “该死!”冷女人恨恨的咒着,然后慌忙的追击。 清冷的大街上漆黑一片,一个人也没有,路灯也熄灭了,只听见风呼呼的从耳旁经过,大街的另一头突然出现一个狼狈的身影,此时正晕晕的往这边走过了,男子定眼一看,心中一紧。 “萱城。” 听到如此熟悉的叫唤声,女子仿佛身在梦中般,恍惚间一抬头,便看到前方的街道上,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黑暗里,风吹动他的发丝,衣袂飘飘。 这个世界上,似乎再也没有这个身影能让她赶到心安了…… 一滴清泪从眼角花落…… “渊……”说完,女子再也支撑不住的往下倒去,男子心中再次一紧,眼疾手快,立马飞身过去,在女子还没有完全倒在地上之前便接住了她柔弱的身体。 “萱城……”只刚刚那一声呼唤,已道尽了这些天来她所受的磨难,谢少渊的心在这一刻立马痛了起来,仿佛又一直无情的手,扯着他的心脏,不停的挤压。 这些天,你受苦了…… 看着女子劈头散发的样子,心中万分不忍,突然眼角一瞥,看到女手上上的伤口后,男子愣住了,全身瑟瑟发抖,心脏漏掉了好几拍。 谁干的…… 居然…… 男子抖抖的握起女子的右手,手掌上,赫然是一个大洞,被利器硬生生的刺穿,伤口处,血已经停止流动,然而依伤势来看,如果再不进行包扎,她的这只手就会被废掉! 难怪她逃不出来…… 谢少渊心疼万分的抱住了她娇弱的身躯,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眼中射出骇人的精光——伤害萱城的那个人,我会把他碎尸万段! “谁!”猛的抬头,谢少渊凶狠的盯着刚出现在视野内的人,刚刚追赶过来的女子听到声音后立马愣了一下。 那个声音,她怎么觉得是那么的熟悉…… 之后,她立马清醒了过来,手指着男子怀里的人说:“那个女人,给我。” “原来是你!”手一摆,暗箭从手指间飞般的射向敌人,“找死!”敢伤害他的女人,都得死! 女子始料未及,一惊,微微一倾斜,暗箭刺偏,险险的插在了里心脏只有几毫米的肩头,巨大的刺痛冲击她的神经。 “好快的手法!”女子暗自一惊,脚尖一点,立马消失在夜色中。 看着慌忙逃去的身影,男子眼光立马柔了下来。如果不是萱城受伤,她绝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皇城内戒备森严,几排巡夜的御林军走过之后,墙上一个身影慌忙的掉了进来,身形不太灵活,看来是受了伤。 冰冷的女子捂着肩头跌跌撞撞的往不远处有灯光的地方走去,肩头那个地方,此时血流不止,鲜血不断的从指缝中流出。 该死的,那家伙够狠,居然一招就像置他于死地,还好她反应的快。 最终由于出血过多,她眼前一黑,失去了直觉。 “谁!”一个很有威严的声音警惕的想起,一个太监立马跑到发出声响的地方,看到倒下的女子后,尖着嗓子大喊,“皇上,这里有个女子晕倒了!” 身穿一身黄袍的圣上疑惑的走过去。 女子?这里是御花园,都三更半夜了,怎么还会有女子? 再看到躺在那里的人后,他眉头一皱。是个受了伤的人。拿下她左边脸的白瓷面具,他整个人的愣住,‘啪’的一声,手中的白瓷面具跌落在地,一旁的太监看到了女子的容貌后,“啊”的一声尖叫出声。 “怎么是……” “快叫御医!”皇上焦急的大喊,太监慌忙的跑去。 怎么、怎么会这样呢?到底是怎么了?! 掰开女子手捂住的伤口,鲜血还在不停止的流动,伤口里面,在月光和灯光的照耀下,隐隐反射出一丝银光,可以知道里面有暗器。 小心翼翼的弄开伤口,把里面的暗器拿出来之后,在看到那上面的字之后,这个九五之尊的男人脸上竟然显现出年迈人还有的沧桑与荒凉,接着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糊涂啊,三弟你好生糊涂啊!” 不过也是,带着面具,他一开始也没有认出来,何况是和她十多年没有见过面的谢少渊呢…… 唉……真是造孽啊…… 都怪他,一切的一切都因为他,要不是他,这么多的悲剧又怎么会发生呢? 临城的客栈里,已经换上了男装的‘可爱女子’此时悠闲的坐在桌上喝着威逼利诱黄莺而换来的玉观音,他就好着一口,还有就是酒啦,哈哈哈哈哈…… 谢少渊抱着独孤萱城突然闯了进来,吓了他一大跳,刚送到嘴边的茶差点倒了一身。 “回来啦?” “快点看看她!”谢少渊没有理会他,直接抱着人闯进独孤萱城的房间,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床上,回头一看,却发现没有人。 “皇甫董彦!”大吼一声,整栋楼都有些颤抖。 “来啦——”皇甫董彦慢慢的走过来,看了床上的女子一眼后开始还满是嘻嘻哈哈的脸立马换上了严肃的表情,走到窗前坐下,为她把脉。 “很严重吗?”看见皇甫董彦立马转变的脸色,他突然心中一紧,萱城……千万不能有事才好…… “不严重,但是很奇怪。” “什么?” “她之前就受过一次伤,不过却在快要好的时候再次受了更重的伤。”皇甫董彦指了指她的手掌处,“本来到没什么的,只是利器刺穿而已,不会影响到其他地方,最多就是伤伤筋骨,可奇怪的就在这里。”他顿了顿,眉头皱的更深。 “怎么样?”听他这么一说,谢少渊的神经立马紧张了起来。 “她的筋骨似乎除了伤口处,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事,可是上次受伤的那个地方的伤却再次加重,像长了头的剑一般,居然指向了心脏动脉处……” “什么?!”谢少渊顿时像掉进了冰窖般,突然觉得刺骨的寒冷,“那么……” “不过她命大,伤势似乎并没又想要她的命。” “呼~~~~~”谢少渊大大的洗了口气,神经迅速松了下来。没有危及到生命就好,有皇甫董彦在,活死人,肉白骨,其他什么伤都可以治好。 “可是,她的丹田却仿佛被抽空了,也就是说,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内力。” “怎么会这样?” “可是,丹田内却还有一丝其他的东西,似乎还死死的撑着,就像没有了灵魂的躯壳般。” “怎么……” “唉……”皇甫董彦无奈的叹了叹口气,这么多年来,他似乎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玄的事情。 而谢少渊却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办,猛的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