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陌生的哥哥(二)点击加更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三十章 陌生的哥哥(二)点击加更

“我只是想在这里住宿一晚。” 听他这么一说,粘在他身上的姑娘们顿了一下,之后又不依不饶的粘上去。 “公子你好坏啊,我们这么多的姐妹,难道您就不心动么?” “是呀,我们几个个个都是貌美如花,公子您就从中挑一个吧,也省的您孤枕难眠啊。” “就是就是。公子,你就跳一个吧。” “我再说一次,我只想住一晚。”瞬间,周身仿佛有冷风袭来,所有人都打可个寒颤。 “哎哟公子,住宿就住宿嘛,何必生气呢。”老鸨看出年轻男子眼睛里隐忍的怒火,识趣的走上来圆场,挥挥手遣散男子身边的姑娘们,笑着对男子说,“公子,这住一晚是没什么问题,只是……” 还没等老鸨说完,男子从袋子里提出一袋的银子放在她眼前,老鸨看到后,两眼立即放光,欣喜的一把接过:“公子您稍等,我这就给您安排房间去,您在这里稍等一下。” 他点点头,挑了个干净点的位置坐下,品茶。 这个地方,到处都是甜腻的香味,连茶都是一样的。 茶水刚入口,眉头立马皱了起来,立马放下手中的杯子,艰难的吞下口中的茶水。 庸俗之地,有的也只是庸脂俗粉!这里的姑娘,跟她比起来,简直连稻草都不如!想起以前他们,在桃花树下玩耍的情景,嘴角不自觉的扬起。 粉色的桃花漫天飘落,落红下,一个白衣女子翩翩起舞,恍如九天仙女,笑靥如花,桃花树下,青衣男子手持玉箫吹洞,乌发飘扬,眉眼含笑,眼眸里全是女子飘转的身影,穿过乌黑的瞳孔,直至心里最深处,那片柔软的地方,瞬间便温暖了起来。 “公子,公子?” “哦、哦!什么事?”瞬间,眼里的温柔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彻骨的冰冷,在那一瞬,旁边的老鸨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这么一个冰冷的人,眼眸里怎么会有温柔呢?看来她真是眼花了。 “公子,房间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是吗?”男子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粘在凳子上的灰尘,跟着老鸨走去。 通过一间间传来异样声音的房间,在三楼走廊的最远处,一间房门开着,里面亮着光。 “公子,那间就是您的房间,为了您的休息特意安排在那里,那边比较安静。” “知道了。”男子点点头,直接走进房间,之后关着房门。的确,房门关上以后,那种声音,在这里已经完全听不到了。 男子疲惫的瘫在床上,这几天,他真的是太累了…… 一闭眼,脑袋里就是她的身影……她的笑,她的哭,在他脑海里却清晰的恍如身临其境,那双如水的眼眸,缓缓的朝他印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一睁眼,却发现天已经大亮,太阳光有些刺眼的照进没有关着的窗户,窗外传来阵阵的吵杂声,而室内却安静的恍如黑夜,打开房门,只有呼呼的风吹进室内,每个房门都紧闭着,昨晚的场景,恍如南柯一梦。 原来,时间已经这么晚了啊,看来真是累糊涂了,从来他都是鸡鸣就起床的。 “吱呀”一声,走廊的对面,一扇门缓缓的打开来,一只脚踏了出来,白衣女子如梦般从门口站了出来,那一瞬间,他居然以为是她…… 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昨晚的老鸨。卸去了一身的风尘,却发现,原来她是如此的年轻美貌,并不比云雨楼的任何一个姑娘差,而且有种空谷幽兰的美。 “公子,你醒了?” 声音,竟然也是如此的美好,丝毫看不出她是个青楼的老鸨。 “嗯。”男子淡淡的点点头,转身朝楼下走去,女子的双眸里,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脚步轻伐,提着裙子连忙追过去。 “公子,您的马在这边,我带您去。” 年轻的男子点点头,随着她走去,一阵清新的香味扑进鼻孔,瞬间,他便愣在那里。 这个味道…… 窗前,一袭红衣的女子站立在窗前,眼眸里是化不开的忧伤,已经过了好几天了,皇甫公子还没有消息,而她,每天晚上都要靠妖孽的内力才得意活命。她不喜欢这样,她讨厌麻烦别人,无论是谁她都不想,如果所有的事情她都能自己做好,那么,她发誓,她绝对不会麻烦任何一个人。 “吱呀”房门从外打来了,谢少渊脚步迈进,看到矗立窗前的女子,身子单薄,尽管是在仲夏,却仍然绝对她会冷,风从窗户吹进,带来她身上很好闻的体香,淡淡的,却很清新。 接下自己的衣衫轻轻的盖在她孱弱的身体上,的确,几天时间,她瘦了好多,瘦的他有有些心痛。 感觉到肩上的压力,独孤萱城回过头来,看到是谢少渊后,嘴角咧出一个超灿烂的微笑,刚刚的忧伤已经消失不见,咧开的嘴角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你身体弱,要多穿点衣服。”谢少渊忧心的说。 “没事的啦。”独孤萱城大大咧咧的说,“我身体很强壮的,小时候老是爬上爬下。”她用双手弯成爪装,做爬树的姿势,嘴角微微翘起,眼睛炯炯有神,仿佛她有多么的伟大能干似的,看的谢少渊一阵发笑。 “你这丫头。”男子宠溺的说,然而眼睛里却带着一丝疑问一闪而过,犹如风扶湖面,瞬间又风平浪静。 “我们去玩好不好,在里面好无聊啊。”独孤萱城提出要求,对呀,这几天要不就是在牢里,要不就是在屋里,哪都没有去过,真的好无聊诶,再这么下去的话,估计她整个人都会发霉了,而且啊,她郁闷的心情得好好释放释放才行啊,否则总有一天会出大事的,对于她自己的脾性,她到是十分的清楚,用鲁迅的话来说,要不在沉默中爆发,要不就在沉默中死亡,而对她来说,这绝对是个不好的预兆! “你身体还很弱,不应该太累的。”他是不太赞同她出去,毕竟,她现在比任何人都要弱,一阵风估计都能把她吹到,就算有他在身旁,可要是万一他一时疏忽没有照顾好她,出了什么事的话,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不嘛不嘛!!!”独孤萱城撒着娇,不依不饶的扯着谢少渊的手臂,“妖孽,哦不,是少渊,少渊哥哥,你最好了!!!!!” 额。。。。谢少渊额头立马出现N条黑线! 这丫头,哪学来的这招啊? “要出去也行,不过……”他突然想到了个很好的主意! “不过什么?我发誓,绝对不乱跑!”独孤萱城握拳举起右手信誓旦旦的说,眼神无比认真坚定。 不过这只是表面功夫,至于实际上如何,这个嘛……要考虑考虑!嘿嘿~~~~ “这个!”谢少渊突然拿出一个手链,上面叮叮当当的系了好多个叮当。 “哇,好漂亮!”独孤萱城一把拿过来,考虑都没考虑就带了上去,“这个,送给我的么?”咦,好奇怪哦,为什么明明看起来比她手腕要大,怎么一戴上去就变得刚刚好呢,真神奇。 独孤萱城上下挪动着手链,额——怎么拿不下来了呢? 她拉,她扯,没用。 再拉,再扯,还是没用! 怎么回事? 独孤萱城用眼睛愤怒的质问着谢少渊,谢少渊仿佛没有看到她愤怒的目光,自顾自的微微笑着,然后恢复毫无表情的神情说:“这个是西域的*链,只要我……”说着,他轻轻摇了摇他手上带着的手链,一阵叮叮当当的细微铃响后,女主的手腕也不自觉的摇动了起来,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手腕上产出,扯着她往前扑,女主一时防备不及,一把扑到了谢少渊的身上,这时手腕上的力量才消失殆尽。 看到女主防备不及的扑向自己,谢少渊只是微咧着嘴角,不慌不忙的伸出右手,正好把她抱了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