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陌生的哥哥(3)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三十一章陌生的哥哥(3)

独孤萱城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这家伙搞的鬼的,本想推开他,却发现妖孽的手紧紧的把她窟在了怀抱里。 “你……死妖孽,你放开我啦!!” “不,这一辈子都不放开了。” “你……”挣扎了好久都没有挣扎出来,女主只好无奈的任他抱着,可是抱了很久,他都没有一点要松开的意思,她好热诶! “喂,你抱够了没有?” “没有,一辈子都抱不够。” “一边去,我好热啊!” “哦。”他这才慢慢的放开她,看着独孤萱城满头的大汗,谢少渊有点愧疚的拿出手帕来帮她擦汗。 “你看,都是你给弄得!”独孤萱城嘟着嘴怪他。 “还去不去玩?” “不去了,去什么去啊!”这家伙,在别人面前一副凶的要死,又冷冰冰的,仿佛别人欠他几百万似的表情,怎么在她面前就这么无赖呢! “真的?”谢少渊似乎还有些不太相信她会这么轻易的放弃出去玩的机会。 “那当然!”女主把头甩过一边,不去理会他。 “哦。”谢少渊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准备走出去。 “诶,你去哪啊?!”这家伙,怎么就走了呢,还没帮她把手链解开呢!她不出去了,妖孽应该会把手链解开吧,等解开了手链,趁妖孽不注意,她就偷偷的溜出去,哼! “出去。” “那你也得先帮我把手链给解开吧,而且,这个什么*链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么神奇。” “它是用西域的一对*制成的,只要对方一摇铃,另一方可立马感应到,无论相隔多远,*都会把她带到自己的身边。” “还有这样的啊?我可不稀奇,还是还给你好了,要是哪天我离开你了,没事的时候摇摇铃,那我不久惨了啊。” 听到她着话,刚刚还好好的谢少渊,脸立马黑了下来,帅袍转身离开。 额?????? 女主的额头上挂满了问号。怪了,她有惹到他吗?怎么好好的就生气了啊? “诶,妖孽,你等等啊——”独孤萱城慌忙的追出去,“你等等啊,还没帮我解开呢!” “看你那么喜欢,你留着吧。”谢少渊淡淡的说,之后便像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样继续往前走,而且走的飞快,女主完完全全追不上他。 该死的,居然说会离开他除了呆在他身边,她哪也别想去!有了*,看你还能到哪里去! “喂,你不能这样啊!死妖孽!”追不上,独孤萱城气大骂,“死妖孽臭妖孽!!” “对了!”她突然灵机一动,不是说只要摇一摇铃,对方无论在哪里都会立马赶过来么?那……嘿嘿嘿嘿,她狡黠的一笑,之后便拼命的要你手来—— 可是,好奇怪哦,为什么妖孽还是走的那么快呢?好像一丝也没有感觉到那种吸引力?诶?有反应了!哈哈…… 谢少渊突然停了下来,听到身后急促的微弱铃铛声,嘴角缓缓的扬起,往后撇过眼说:“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母的*听公的*的,而你的那个是母的。” “啊????”不会吧?!!!那她摇着那么多下不是白摇了么???!!!“你……”独孤萱城咬牙切齿,手指抖抖的指着那个欠揍的妖孽,真想狠狠的揍他一顿!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该死的,人家手腕都给摇痛了。 “你又没问我。” “你……” “对了,女孩子不要动不动就说粗话,小心没人要。”虽然我已经娶了你,只是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你……” “好了,我走了。”说完,他长腿一迈,人已经出了大门,只留下独孤萱城一个人抖抖的在那里,想说的粗话,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 “死家伙,你才没人要呢!”女主朝着大门口大叫一声,觉得抒发了心中的一些抑郁之气后,转身大手大脚的往房间走去,“砰”的一声关到了房门。 大门外的男子听到后,眼神立马变得温柔怜惜。 萱城,我知道你心中郁结着气,让你抒发一下,也是好的,你要好好的啊…… 马蹄不停的敲在官道的水泥路上,官道的周围是大棵大棵的梧桐树,高大的树枝把投下来的阳光剪成碎片,零零碎碎的撒在马路上,呼呼的风声吹进耳朵,树林中,知了叫声不停的充斥着耳朵。 就这样马不停蹄的,已经赶了两天的路了,星夜兼程,只是为了减少老谢那家伙的担心。 他皇甫董彦没有什么别的好,除了医术,剩下的就是友谊了,虽然他们老是斗嘴,可是,斗的同时,心里却是欢喜的。 当然,他这么日夜兼程的赶路,除了以上的原因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一个女人,一个她一件钟情的女人,他盼望着能早点见到她。 马越是飞快,旁边的风景越是模糊不清。 不远处,一匹白色的马飞快的与他相向而来,相遇的那一刹那,皇甫董彦眼睛一亮,“吁——”的一声紧拉住了缰绳,然后双脚往马鞍上用力一蹬,轻身飞起,朝白马而去,抓住白马鼻部的缰绳,只听见马的一声长嘶,白马往后仰去,马上的青衣男子立马稳住,男子匈前,一个柔弱的白衣女子紧紧的抱着他的腰部,两颊因受惊吓而变的潮红。 “请问兄台这是为何?”稳住了马匹,马上的男子一脸怒意的问着马下的皇甫董彦。 “在下对公子并无恶意。” “我知道。”因为,他没有感觉到他的杀气。 “请问公子可是姓独孤?”皇甫董彦说,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青衣男子脸上的表情。 一听到独孤两个字,马上的男子脸色立马变了变,但又迅速的缓和的下来。 “你是……” “在下皇甫董彦。”还没等青衣男子问完,皇甫董彦便抢着回答,“不知公子可曾听过?” “原来是江湖人称鬼面邪医的鬼医皇甫董彦,在下幸会。”听了皇甫董彦自报家门,青衣男子稳了稳马上的女子,跳下马来。 “不知独孤公子现可有时间?” 青衣男子看了看马上的女子,点点头说:“有。不知鬼医找在下有何事?” “谈不上是什么重大的事。”皇甫董彦摆摆手说,“只是在下在医治一人时遇到了一些困难,想进一步的了解一下病人的情况以便更好的医治。” “哦?既然如此,鬼医但问无妨。只是,不知鬼医的病人是谁?于在下是何关系呢?”青衣男子疑问的说。 “不知公子可曾遇见过令妹?” “什么?!”难道…… “你是说,您的病人正是在下的妹妹?”怎么会?萱城她出什么事了?重不重啊?怎么会这样呢…… “公子不必激动,令妹的病并无大碍,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