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被打屁股(点击加更)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三十四章 被打屁股(点击加更)

“姑娘姑娘!!”一个大红色的身影匆匆忙忙的跑进独孤萱城的房间,而此时的她正把脸搁在窗柩上打着瞌睡,被这一声高亢的叫声,独孤萱城差点吓得摔了个跤,心里一阵不爽,昨天半夜妖孽帮她输了内力,今天早上又一大早就被外面的人声给吵醒了,好不容易打个盹,居然被别人给搅了清梦,她能不郁闷吗?揉揉眼睛却发现闯进门的却是一向非常非常安静的叶媚! 稀奇了! 自从她跟着她们离开家乡后,她几乎是不讲话,也足不出户的,突间这下叫的这么兴奋,想必一定有什么另她十分高兴的事情。 “媚儿,什么事情使你这么高兴啊。”女主毫无形象的大打了个哈欠,然后慢悠悠的转到床上又躺了下去。 “哎呀,萱城,你还睡啊?!”叶媚连忙走到她床边把她扶起,“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额???”独孤萱城思考了一下,看着叶媚的眼睛摇摇头,“不知道。”然后又啪的一声倒在床上。 “萱城——”叶媚无奈,吵着她的耳朵大吼一声,吓得女主一骨碌的从床上爬起。 “我难道你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节日吗?谢公子他没有告诉你?”叶媚不可思议的看着睡眼惺忪的女子。 “什么节日啊?三八妇女节?还是???六一儿童节?” “啊????”叶媚的头上立马冒出三个问号,什么三八妇女节,什么六一儿童节啊?什么跟什么?? “额???这个????”知道自己说漏了最,女主连忙打着哈哈,“啊,哈哈,那个,我乱说的啦!呵呵……” “哦!对了,我告诉你,今天可是庙会哦,有好多好玩的好吃的,你要不要出去看看啊?” “真的?!”女主一下子就来了精神,迅速起床,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穿好衣服,还没等叶媚反应过来,人就已经别拉到门外了。 突然一阵叮叮当当的铃响,女子身后仿佛有一只巨大有力的手拉着似的,直拉着她往后退,叶媚想拉住她却怎么也拉不住。 独孤萱城知道又是那个妖孽搞的鬼,所以她干脆不反抗,任由着那股力量拉着,直到后背靠上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喂,你能不能别老是用这招啊?”独孤萱城双手抱匈,转过头白了身后的男子一眼。 “你去哪里?”男子假装没有看见她的白眼,继续问。 “关你什么事啊?我想去哪就去哪,哼!”才不告诉他呢,让他一个人在家里闷死去,谁叫他老是不让她出去玩呢?好不容易来了个绝佳的庙会,可以好好的玩一天,才不能让费了呢! “是吗?”谢少渊邪笑了一下,那个笑容,就连站在离她们很远的叶媚都打了个寒颤,更何况是独孤萱城呢。 “你……想干嘛?”干嘛那样笑啊,笑的人家全身都起鸡皮疙瘩…… “啊——”还没等她想完,整个人一轻,已经被谢少渊稳稳的扛在了肩头。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想去哪里。既然你这么想去,那我就扛着你去好了,也省的你走过去,要是你累到了,为夫我会很心疼的,夫人!”后面那个夫人,他特意加重了语气,只是想让她知道,她独孤萱城是他谢少渊的女人,少在外面沾花惹草! “谁是你夫人啊,你少臭美了,人家我貌美如花,怎么可能嫁给你这么个妖孽呢!哼,打死都不要!”虽然你长得也很好很好,可是,谁叫你这家伙那么无赖呢,哼! “是吗?” 啪的一声,大大的手掌无情的打在女主的屁屁上,而且还边打边往外走,所有人都看着她们,人后指指点点,独孤萱城糗的连忙埋下头,而谢少渊却像个没事人似的。 又糗又痛的她啊……想揍死他! “你这个妖孽,放我下来啦!我又不是小孩子,谁要你扛啊!”女主开始反抗,两只无力的小手不停的拍在谢少渊的身上,对于他来说,和蚊子叮没差。 “那还敢不敢说不是我夫人?” “什么敢不敢,本来就不是嘛!”这家伙,怎么净想着人家是他夫人呢,而且还宜芝多的唠叨,也不嫌烦! “啪”的一声又打在她的屁股上。 “哎呀,你这个妖孽!” “还说不是?” “是啦是啦!!”无奈,独孤萱城只好妥协。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见。”谢少渊装聋作哑。 “我说,我是你的夫人!独孤萱城是谢少渊的夫人!!” 谢少渊甜蜜的一笑,把肩上的独孤萱城放下来,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她嫩嘟嘟的嘴巴狠狠的亲了一口,完了之后还说,“这是给夫人的奖励。” “额?????”独孤萱城额头立马出现三条黑线,立马把头埋在谢少渊的胸口,怎么也不抬起头来。 “天啊,真是糗死了。”不过,心里很甜甜的,被胀的满满的,好幸福哦! 尾随在她们身后的叶媚一路上额头都挂着黑线,这两个人还真是胆大,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额,那个…… 庙会果然很热闹,小贩的叫卖声比比皆是,到处都是人山人海的,一眼看过去密密麻麻的一片,都是人头,独孤萱城好不容易挤进去,却发现,比想象中的还要拥挤,人摩肩擦踵的,几乎动都动不了。 “天啊,怎么这么挤!”现在,女主有股想死的冲动,因为她已经完全动不了了,而且到处都是人身上的汗臭味,其中一个还有狐臭,那腋窝正好就在她鼻子旁边,人都快被熏晕了! 天啊,早知道会是这种情况,无论这里有多么的好玩,无论她在房里发霉发成了什么样子,打死她也不会来! “啊——”突然,一阵钻心的痛从脚指头传来,瞬间她脑袋翁的一声响,“啊——踩到我的脚了——” “萱城!”人群被一层层的拨开,一双大手把她拦腰抱起,独孤萱城只觉得身体一轻,人便已经飞刀了上空,而抱着她的人正是那个无赖妖孽。 他抱着她,双脚点在底下的人头上或者肩膀上,一路往前飞去,看着底下那密密麻麻乌黑的人头潮浪似的往后面褪去,独孤萱城突然有种很兴奋的感觉,那感觉就好像是所有人都没有糖,唯独她有,那种自豪感,把心里胀的满满的,刚刚的那种不愉快,一下子在脑海中褪去,退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她开始对庙会感兴趣了,整个头一直在前后左右的打着转,贪心不足的看着会场的场景,突然看到一个自己没有见过的东西后往往大声的喊叫,指着手要谢少渊也看,可是往往谢少渊看到后就失望了,因为那是非常普遍的东西,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的东西,那就是——尿壶! “你到底是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啊?”男子第一次觉得自己怀抱中的人没见过市面,可是就算是再怎么没见过市面的人也应该见过尿壶吧!谢少渊突然就得,也许这个女子还有更多的事情会使他不理解。 不一会儿,他们已经到了会场的最前面了,这里人明显比后面少好多,一点也不拥挤,而且各式各样的东西都有,可是此刻的独孤萱城却没有心思欣赏。 “啊?难道你……”知道了????不会吧?她一直觉得自己隐藏的很好诶,居然被他看出来了么?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你好了,但是你要保密哦,可不许告诉别人,否则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独孤萱城神秘兮兮的对着他的耳朵说,仿佛是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而谢少渊却只是摇摇头。 “不要。” “为什么?难道你不想知道么?我发誓,你知道了之后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可能会觉得我在说谎,可是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说谎,我说的句句属实!”独孤萱城甚至举起了右手握拳做发誓状。 “不要。”谢少渊还是摇摇头,“你想说的我已经知道了,所以你根本不必说了。” “真的啊!那么你是相信我咯?”女主期待的看着他,眉眼含笑,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巴的,仿佛在期待一个多么难以得到的礼物似的。 “这个嘛……”谢少渊有点犹豫。 “怎么?你不信啊?”听到犹豫的语句,女主的脸立即拉了一下,一副不相信就算了的模样,看在男子的眼里颇是可爱,看着她那鼓鼓的腮帮,谢少渊甚至想再一亲芳泽。不过也是,她们两都成亲那么久了,居然还没有同过房,这个也着实是郁闷,哪天要给办了才好,否则心里永远都不会踏实,毕竟嘛,女人长的太美了,的确得照应好。 “当然信啊,只是有些不太明白。” “什么不太明白?我说给你听。” “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