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试探性刺杀(点击加更)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三十五章 试探性刺杀(点击加更)

“就是什么?” “就是……你……为什么会不认识尿壶呢?” “啊?”尿壶?什么什么尿壶啊?她的故事中好像没有尿壶吧? “你刚刚叫我看的东西是个尿壶,你不知道吗?” “啊——”汗!还以为他知道我的身世了哦,没想到绕了这么久的圈子,他的话题一直都在我刚刚指的尿壶上啊?! 可是,那个东西是尿壶吗?不像啊,那么精美的花纹,她还以为是个大坛子呢!古代人也真是的,不就是个尿壶嘛,开个庙会也拿出来卖,多煞风景啊!郁闷! “你平时……那个的时候没有发现么?”他的‘那个’的意思就是上厕所的意思,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而已。 “额?????对呀!”说实话,自从她独孤萱城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古代之后,她还真没注意过什么尿壶的!她只知道,只要上厕所,要不是去茅厕,要不就是有人端个东西过来,至于端的是什么,是什么样子,她还真没有注意过! “厉害。”谢少渊点点头说,心想,这个丫头也够粗心的。 经过这么一来,独孤萱城已经没有兴趣再谈下去了,往左右看了看,也是些很平常的东西,要不就是首饰要不就是胭脂的,但是有很多小吃,各式各样的特别吸引人,女主看到后口水都快要流下来,拉着谢少渊的手直接往离她们最近的一个食品铺走去。 “老板,你这个东西怎么卖啊?”独孤萱城指了指铺子里的东西。 “三文钱一碗。”店家爽快的答道。 “那那个呢?” “那个五文钱。” “那那个那个还有那个呢?”独孤萱城把所有能看到的食物通通指了一番,这下她准备大饱口福。都说古代的东西是纯天然无污染的,那么口味肯定很好咯! “那个都是三文钱。” “好吧,那么都来两份!” “好嘞!”店家听到了利落的应答着,嘴巴都笑开了花,手脚利索的做起来。 “我门进去找给位置坐坐吧?”回过头问一问身后的人,头刚转过去,就对上了一双震惊的眼睛。 “怎么了?”不会没钱吧? “没。”谢少渊连连摇头,随着她进去,找了个干净点的位置坐了下来。 “你确定你能吃的了那么多吗?”谢少渊质疑,那么多东西啊,加起来也有十来碗吧,而且还分分都是两碗,加起来也就二十来碗……男子转头往饭碗的地方看了一下,看到足足有五寸来宽的碗口,心里立马凉了起来。 不是他小气,而是……实在是太多了啊!多借他几个肚子也吃不完! “你……知道一碗有多大吗?”谢少渊抖着声音问。 “不知道。”女主摇摇头。 “你看。”男子指了指饭碗。 “啊!”独孤萱城吓得忙捂住嘴,“怎么会……”那么大呢?这下可怎么办? “唉……”没办法,他只有叹叹气。 “好好!”会场传来一阵阵的掌声和叫好声,独孤萱城伸长脖子往那边看去,会场上,几个年轻人身着武士的服装,头上带着邪魅的白瓷面具,手上或扬着刀,或捂着剑,在会场上翻腾,看的台下人人热血澎湃。 独孤萱城吃的也不要了,跑到人群中间,对着舞台上的表演大声的叫喊着。谢少渊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她的身旁,然而却紧皱着眉头,戒备的看着台上的人,右手的那把扇子缓缓的,越握越紧。 “好!好!”独孤萱城用力的拍着手,就差没有把手给拍断。真的是太精彩了,以前她就没有见过这么精彩的武术表演,看了今天的,她才发现,以前在学校里看的神马都是浮云!一个个都是虚张声势,人家这可是真刀实枪…… 还没说完,一把飞刀便稳稳的朝她这边直逼过来,谢少渊右手往前一伸,白玉折扇哗的一下在她的眼前打开,只听见“叮”的一声碰撞响,那把飞刀以更快的速度往回飞去,“嗤”的一声插进了对手的胸膛,顿时鲜血如注般涌出。 “啊——出人命了——”现场一下子慌乱了起来,人们开始拼了命的往外边挤,一瞬间男人的叫骂声,女孩的哭闹声重叠的响起在会场上空,人们一个个向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迅速挤出。 刚一瞬,四五只飞刀再次袭击而来,白衣男子不慌不忙的抽出腰间的软剑,软剑水蛇般在空中舞动起来,冰冷的银光在空中飞舞,几只飞刀如前面的一样,纷纷飞回刺进他们的胸膛。 “找死!”敢动她的女人,他让他们死的很难看。 轻轻一挥剑,会场的所有人瞬间愤愤倒下,脖子上的动脉处一条窄窄的剑痕里流出鲜红色的液体。 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他们最终还是追了过来。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既然来了,那么,他只有恭候了! “啪啪啪”会场上突然传出几声拍掌上,一个全身黑色风衣的男子从会场的后面站了出来,脸上照样带着一副白瓷面具,眼睛含笑,然而却笑中含刀。 “英雄救美,千古佳话啊!谢盟主武功果然了得,只是微微动动手腕,几个人就被你给解决了。” “请问兄台这是什么意思?”谢少渊笑问道,把独孤萱城护到自己的身后。 “谢盟主这么聪明,难道看不出来我的意图吗?”黑衣男子理了理自己胸前的衣服,突然恶狠狠的指着独孤萱城说,“我要她!” “放肆!”谢少渊的右手狠狠的握紧,骨节泛白。敢公然跟他谢少渊抢女人的人,还没出现!就算出现了,也得死! “哼!”黑衣人不屑的冷哼一声,“江湖中人把你当作武林盟主,个个惧怕你,但是,我可不怕!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算!” “是吗?兄台好狂妄啊!” “哪里。彼此彼此。”黑衣人笑着说,“听说独孤萱城现在已经失去了功夫,今天只是试探一看,看来所传不虚,既然如此,我就把她暂借你,但是你听着,总有一天,我会再要回来!”说完,人如一阵黑色烟雾般消失在两人眼前,谢少渊紧紧的盯着眼前,眼内嗜血的仿佛禽兽! 想他的抢萱城,那就去死! “你人也太自大了吧,我怎么就成他了呀?!他是谁呀他!”听了刚刚黑衣人的话,独孤萱城气的吹胡子瞪眼的,而且,这么一场表演就别那个该死的杀手给糟蹋了! “对了,叶媚哪里去了呢?怎么一直都没有见到她呢?现在人都走光了,她不会也走了吧?”女主环顾四周,整个寺庙广场已经空荡荡的了,她们就是趴在台上的几个死人。 说实话,现在的她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见了死人居然一点也不害怕,而且还可以看的胆不惊心不跳的。 “我们回去。”谢少渊阴郁着脸说。 “嗯嗯。”独孤萱城点点头,她知道,他现在心里一定不好受,可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的她就是废物一个,什么也没有用。 不过听黑衣人刚刚那么说,好像她的武功并不是她们那一对的人给废的。既然如此,那又会是谁呢? 不知不觉,她居然有两大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