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不可开交的争吵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三十六章 不可开交的争吵

一回到住处,独孤萱城首先就是找到叶媚,可是找遍了整个客栈也没有看见她的身影,问过黄莺白狐,她们也表示自从今早出去后,就没有见她再回来。 “她会去哪呢?”独孤萱城担忧的说,有些失魂的走进房间,然后就坐在桌子旁发呆,“叶媚她在这个地方举目无亲,她一个弱女子能去哪呢?会不会……”那种想法一出来,女主把自己给吓了一大跳。 “没事的。”谢少渊安慰拍拍她的肩膀说,“可能她只是出去玩了会儿,晚点自然会回来的。” “嗯嗯。”点点头,然后把头靠在他的手臂上,手臂修长却很有肌肉,靠着非常的舒心,让人觉得很安全。 “对了!”她突然想起来,自从昨天妖孽莫名其妙的发疯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的那个哥哥了,他会不会也有事呢?还是…… “渊,我哥哥他……你不会……”他昨天很气愤的说要杀他,不知是一时的气话还是…… “我不会杀她的。”谢少渊的语气突然冷了,看了她一眼继续说,“不过我不太清楚,他都那样对你了,你为什么还要关心他?他就是个禽兽!” “什么跟什么啊?他怎么了啊把我?他只不过是我的哥哥而已,能对我怎样啊?而且我看的出他很关心我的,所以啊,我想你们肯定是误会什么了。”独孤萱城喏喏的说。 她真的很不明白诶,为什么一提到她哥,他就这么生气呢?而且还骂他是禽兽,至于嘛这是! “误会?!那是误会吗!全京城的人都知道那件事,而且你哥他也亲口承认了!你当时不也承认了吗?而且还说永远也不要见到他,可是如今你为何又原谅他呢,居然还跟他那么亲?”谢少渊愤怒的说,摇过,拿起桌上的茶水便是一阵牛饮,“你要明白,你现在是有夫之妇!你是我谢少渊的女人!” “什么跟什么啊?!我承认了什么?!我不明白!而且我说了,我不是你谢少渊的女人!你少在那里乱说了!!”独孤萱城被气的对他大吼。她还真没见过这么蛮不讲理的人,!事情非要说一半隐藏一半么?她又不是以前的独孤萱城,她怎么知道以前的事!而且,还跟个无赖似的,老是说自己我她独孤萱城的夫君,她哪有什么夫君啊!想骗谁啊,真是的! “难道你忘了当初你是怎么说的了吗?!” “我忘了!我告诉你,我对以前的事情什么也记不得了,你们一个个我都不认识!我不是独孤萱城,我只是从千年后穿越过来的一缕幽魂而已,正真的独孤萱城早就死了,我不是她!”独孤萱城一下子气昏了头,把心里的事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才不管他呢,说出来舒服多了! “什么?你……忘了以前的事?”男子已经平静了下来,愤怒早已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怜惜。 “不是忘了,而是不知道!我说了,我不是独孤萱城!还有,你的脾气能不能正常点,可不可以不要动不动发火动不动又温和啊?我好讨厌诶!”说完,独孤萱城甩门出去。她真的受够了,受够了!受够了……可是心里,好难受哦…… 明明知道对方很喜欢自己,自己也很喜欢对方,可还是要故意的去伤害,然后两败俱伤…… 她不是独孤萱城,她是冷莹啊,可是他喜欢的却是独孤萱城,她就像是她的替身,那种感觉有多么的难受啊,她真的受够了…… 不知不觉,眼泪已经流了一脸…… 室内的谢少渊也愣在那里,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来,脑袋里嗡嗡的响,耳朵里那句话不停的在撞击神经,然后回荡,然后又撞击。手上的的那只杯子已经被捻成碎片,尖锐的刺进肉里,血顺着手掌流了一地…… 你的脾气能不能正常点,可不可以不要动不动发火动不动又温和啊?我好讨厌诶! 我好讨厌诶! 我好讨厌诶! 好讨厌诶! 好讨厌诶…… “公子!”经过门口的黄莺看到这种情景后吓了一大跳,忙跑进来帮他清理伤口,谢少渊冷冷的一挥:“滚!”黄莺便被狠狠的挥倒在手下。 “她讨厌我,她讨厌我啊!她讨厌我——”男子双手捂住头部,一声崩溃的大喊,从窗间飞出,瞬间便消失不见。 “公子——”黄莺想伸手去拉,终究还是没有拉到。公子想走,谁能留得住他呢…… 曾经公子也这样说过夫人,可自己不也是一样?都是一样的…… “黄莺,出什么事了?”听到声音后,本在房间打坐的白狐也匆匆忙忙的赶过来,平时一脸淡定的她,此刻却有些慌乱,忙扯着黄莺问个究竟。 “我也不清楚啊。”黄衣女子只是摇摇头,愁眉苦脸的说,“我来的时候看到公子手心里正握着茶杯的碎片,手都淌着血呢,居然也不放开,我进去帮他清理伤口却被公子狠狠的一手挥开了……公子从来没有对我这么无情这么冷酷过……”说着,黄莺的眼泪便流了出来,倒在白狐的肩膀上,身体不断的抽动着。 白狐安慰的拍拍她的背:“没事的,公子兴许和……夫人……吵架了吧……” 她白狐从来都不屑于称独孤萱城为夫人,因为她曾经做过那么多对公子不平的事,而且……可是,这次她却不得不这么称呼她了…… 看来,她是输定了,都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输了……而且输的一败涂地…… 苦涩的泪水缓缓的从眼眶内滑落…… “对呀,公子走时嘴里还念叨着‘她讨厌我’呢。”蓦地抬起头,却看见白狐脸上的泪水,黄衣女子顿时心中一愣,“白狐你……” “没事。”白狐摇摇头,不着痕迹的擦掉泪水,“不用担心,公子会没事的,我去找夫人。”说罢人已经走出了门外,黄莺愣愣的点点头。 这么多年以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白狐的眼泪,难道白狐她…… “啊!”黄莺忙捂住了嘴。 不会吧?白狐不会那么傻的,她也不可以那么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