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遭白瓷面具男的调戏(评论加更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三十七章 遭白瓷面具男的调戏(评论加更

独孤萱城一气之下跑到城外的竹林,夜色苍茫,冷白色的月光慵懒的撒在竹林里,地下投射出各种形状的般般点点,不知名的虫子不停的叫着。 独孤萱城缓缓的往里面深入,走到一棵壮大的竹子前停了下来,靠在上面,身体无力的往下滑去。 她不明白,她和哥哥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为什妖孽看到她抱着自己的亲哥哥会气愤成那个样子,还有,为什么她会有那么多的仇人,为什么一个想让她死,一个想让她活呢?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不明白,可是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她?所有的事情她都被蒙在鼓里,像个傻子一样的,也许真的哪天被人家卖了,她都还傻傻的在帮人家数钱呢! 女子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明月,白色的月球表面好像有棵树,树下正靠着一个绝世美女嫦娥。嫦娥也很孤单吧,被困在月宫一辈子也回不去,就像此时的她一样…… 想着想着,一阵风柔和的风缓缓吹来,不远处月光照不到的地方,好像变得比这边要更加黑暗,接着那团漆黑缓缓的靠近。 “啊!”女主看到后,心中大惊,双脚有些发软,手扶着竹子身体渐渐的往后退。越来越近,那团漆黑进到月光里后逐渐显现出人影来。 “你、是人是鬼?”独孤萱城抖着声音说,大汗如雨般从她的额头上滴下,背上湿透了个遍。 “你觉得呢?”黑衣男子略带嘲笑的说,声音在独孤萱城听来却觉得很熟悉,可是到底怎么熟悉,她也说不出来,反正她好像在哪里听过。不过这样一想来,她反而不觉得怕了。她既然有见过他,那么他肯定不是鬼,而是个活生生的人! “你是谁?”女主挺起胸膛说。 “你觉得呢?” 晕! “你能不能说明白呢?最讨厌就是你们那些说话只说一半的人了……”话还没说完,她脑袋里突然灵光一现,“你是今天那个试探我的人!”独孤萱城肯定的说。身体又后退了一点,来着不善,她得小心点。 “看来,独孤姑娘也还是蛮聪明的嘛!”黑衣人笑了笑,拿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今天早上她见到一样的白瓷面具。 “你是什么人?为何不与真面目示人?” “要是你跟我走的话,我就给真面目给你看,你说怎么样?”黑衣人打着趣说。 “想的美!”独孤萱城撒腿就跑,往身后看,黑衣人好像没有一丝像追赶来的意思,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她跑开,深深的松了口气,刚转回头,面前却出现一张毫无血色的白脸,吓了她一大跳,跌倒在地。 认真一看才知道,那张毫无血色的白脸居然是面具,正是刚刚的那个人!那……那后面那个……往后一看,人已经不见了。 “你……”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黑衣人蹲下来,调戏性的把手伸到她脸上抚摸了起来,柔滑的触感传来,男子顿时觉得很舒服。 独孤萱城惊恐的往后退去,撇开脸,不让他碰到她。 “你还是这个样子,一点都没有变。”男子说。眼睛开始柔和起来,思绪飘到了很遥远的地方。 趁现在,独孤萱城,缓缓的无声的往后退,然后爬起来正准备再次逃跑的时候,胸前却被什么东西给勒住了,往下一看—— “啊——你这个色鬼——” 原来是黑衣男子的手掌,不大不小,正好把她的两个蜜桃给罩着。 “你这个色鬼,放开我啦!”独孤萱城惊恐的拍打着那只手,可那只手一丝一毫也没有放开的意思,反而在上面反复的揉捏着。 “你这个混蛋!!”反抗不了,独孤萱城急的哭了起来,对他不停的大骂。 听到女子的哭声,黑衣人连忙放开,然后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不停的安慰。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下子控制不了,我……” “你滚!”独孤萱城狠狠的把她推开,转身离开,头却撞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上,抬头一看,既然是和她吵了一架的谢少渊,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看她,死死的看着她的背后,双手死死的握紧,独孤萱城甚至感觉的到他身体里就快要爆发出来的力量。 想起白天和他吵架的事情,又想起刚刚自己所发生的事情,一时千头万绪全都涌上心头,推开挡在身前的人一把跑开。 “萱城!”谢少渊忙追过去,临走时狠狠的瞥了黑衣人一眼,“此仇不报非君子!” “萱城!萱城!”谢少渊拉住女主的手,女主狠狠的甩开,继续跑开。 “萱城!”再次拉住,不让她走开,无论她怎甩也甩不开。 “萱城,你听我说!” “我不听!”独孤萱城忙捂住耳朵,“我不听啊!” “萱城……” “有什么好说的啊!”女主放下捂着耳朵的双手,转过头,不看他。 “萱城,你明明知道我……”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女主怒目瞪着他,谢少渊气的浑身发抖。 这个女人,这个该死的女人!整天触动他的禁区!从小到大还没有谁这么对他说过话! 男子双手握的紧紧的,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 “怎么?又想发火了对不对,那你发啊!”女主继续点火。 “你——”他忍不住了! “你不也一样,脾气臭的要死!而且还净干那些不干不净的事情让我蒙羞!” “什么?我干了不干不净的事让你蒙羞?你说清楚我干了什么让你蒙羞了!”独孤萱城气的浑身发抖。她让他蒙羞?笑话!他也为他自己是谁啊! “没有吗?你敢说没有吗?”谢少渊也气了起来,跟她对着干,“曾经不知道是谁嫁给了我还勾搭自己的哥哥!刚刚也不知道是谁任由人家抚摸呢!” “什么?我勾搭自己的哥哥!怎么可能?不对,你说……我刚刚任由人家抚摸,难道,你看到了……”难道他看到了,可是却不过来救她…… 吧嗒、吧嗒、眼泪从脸颊滑落。 “我……”看到萱城的眼泪了,谢少渊有些不知所措,手忙脚乱,想帮她擦去眼泪却被她一掌拍开。 “拿开你的臭手!”失望的看着他,决绝的离开。 谢少渊,你居然看着我任由他人欺负而不过来救,我恨你,恨你! “萱城……”难道他做错了吗?看着她那样失望的眼神,他心里一阵的抽痛。都是他,如果他当时立刻出手去救她,也许,现在这种事就不会发生了。 可是他怕!他再害怕!他害怕她是自愿而并非被迫…… 该死的,他怎么看不出来她是被迫呢?他怎么可以把她当那种人呢?!可是,自从看见她和他哥发生了那种事情后她还能原谅他,他就越来越不确定了…… 他永远都是这样患得患失,他从未对那个女人这么用心过……

下一篇   第三十八章 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