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和好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三十八章 和好

不知为什么,自从上次庙会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连她的一丝消息都找不到。这下,独孤萱城更加的坚信是有人绑架了叶媚,否则她不可能这么久都不回来的,她又没有武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要是…… 独孤萱城摇摇头。 “不会的,她不会有事的!”否则她永远不会原谅自己!要不是自己那么爱热闹,要不是自己去看庙会,叶媚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嘛! “姑娘。”门外想起了一个很好的声音,透过薄薄的纱窗传到独孤萱城的耳朵里。 “请进。”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黄衣女子手上端着一晚燕窝汤走了进来,放在房间的桌子上后顺便坐了下来。 “姑娘,这是我亲自为你熬的燕窝汤,你赶紧趁热喝了吧。”黄莺关心的说。自从她和公子吵了架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她露笑脸了,胃口也变得越来越差,什么东西都只是吃了一点点便不再动了,无论怎么劝都无济于事。 “先放着吧,我现在没有胃口。”女主淡淡的说,“麻烦黄莺姐姐了。” “不敢。”黄莺说,“其实,我是有件事想请教一下姑娘的。” “什么事啊?姐姐请讲。” “我家公子……” “姐姐!”还没等黄莺继续说下去,女主立即打断道:“姐姐难道是为谢少渊来求情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萱城还是请姐姐出去的好。” “哪里的话啊。”黄莺连忙解释,“我这还不是为了姑娘您好吗?” “为我?此话怎讲?” “姑娘你想想,如果你和公子继续这样僵下去,倒霉的还是叶姑娘?” “什么意思?”关叶媚什么事呢? “我家公子的脾气与心意,姑娘您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如果你们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公子哪来的心情去寻找一个对他来说毫无相关的人呢?你应该清楚,我家公子从不对任何人上心,除了姑娘你。” “我为什么要他找,我自己也可以找啊。” “可是姑娘有公子那样的权利吗?我们公子是武林的盟主,无论江湖的哪个门派,都得听我们公子的。” “你的意思是……”独孤萱城慢慢明白了过来,他谢少渊是武林盟主,武林中和人不听他派遣呢?而丐帮正是武林第一大门派,众弟子分布四海之内,耳目众多,如果发动丐帮的势力去寻找一个人,那岂不是易如反掌? “对!所以,还是请姑娘暂且把那些事情放在一边,毕竟找人才是正点。” “知道了,谢谢黄莺姐姐!”说完,独孤萱城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跑出去了,她要去寻找谢少渊,她要跟他和好,否则时间越久,还不知道叶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只希望能来的及。 “笃笃笃”敲门声想起。 “不是说了不准任何人来打扰吗?!滚!”男子醉醺醺的说,房内酒气冲天,桌子上横七竖八的歪着数十只酒坛子。 “是我。”独孤萱城说。 “你……你是……萱城?” “嗯。” 男子一摇一摆的走到门前,打开门,看到门外的人后,一把倒在她的身上,然后死死的抱住。 “萱城,我好像你啊,萱城……” “你……”天啊,她喝了多少酒啊这是,一身的酒气。 独孤萱城艰难的稳住身子不往后面倒下,想扶他到房间去,可是谢少渊的手仿佛上锁了般,怎么也不放开。 “我扶你到房间去好不好?”天啊,再不松来的话,她就要支持不住往后倒了! “啊——”接过刚想完,人就已经支撑不住谢少渊的重量,迅速的往后倒去。独孤萱城慌忙闭上眼睛,等待疼痛的来临,可是痛是痛了,却没有她想象中的严重,后脑勺被什么东西垫着,软软的暖暖的。 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谢少渊他那满是酒气的双唇便向她压了过来。 双唇接触那瞬间,独孤萱城的脑袋里翁的一声想,接过就什么也不清楚了,只知道嘴上软软的,绵绵的,阵阵酒香朝她袭击而来,舌头软绵绵的掰开她紧闭的嘴唇,灵巧的钻了进去,吸住她的便不再放开。那种吸住便不想放开的激烈,使得她的舌头有些疼痛。 “嗯嗯嗯……”想推开,却怎么也推不开。 在她快要窒息的时候,那双红润的嘴唇终于放开了,带笑的眼眸温柔的看着她,看的独孤萱城无限娇羞,慌忙把头撇开,结着嘴巴说“看什么看啊。” 谢少渊笑笑,把她小心翼翼的扶起,然后抱进房间,放在床上,自己也趟下来,侧着身子看着眼前的佳人,独孤萱城也侧过脸来看着他,瞬间,四目相对,温情缱绻。 “不要再生我气了好不好?你知不知道这些天我是怎么过来的。萱城,我好想你啊……” 本来还想刁难他一下的,可是听到了他那句“我好想你”,所有的坏心思瞬间瓦解,她感动的一把抱住他,说:“渊,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无力取闹。” “没有,你没有无理取闹,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我知道错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犯了,好不好?” “嗯。”独孤萱城点点头,眼睛里满是温情。面对他这样深情的道歉,她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对了,叶媚现在还没有回来呢,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好担心她啊。”独孤萱城担心的说。虽然她们曾经有过不愉快,可是呆在一起这么久了,早就成为朋友了,怎么可能明知她有危险而不去救她呢?她不管别人会不会,至少她做不到。 “相信我,她会没事的。”谢少渊说,“依我对她的认识,她绝不是个容易被骗的人,也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人,自己碰到了困难肯定不会轻易的就放弃,我猜想,她肯定是被那个看重她相貌的人给截去了,不过她现在肯定没事,她会想办法拖延的。” “所以我们应该早点去救她啊。” “嗯。”谢少渊点点头,“我已经叫白狐去通知丐帮了,想必很快就会有结果。” “啊?你已经通知丐帮了啊?”那那那…… “怎么?” “黄莺还说你没有呢,还叫我过来跟你说,看来我是被骗了!”独孤萱城愤愤的说,跳下床气冲冲的往黄莺房里走去,看着她气嘟嘟的背影,谢少渊宠溺的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