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催眠术催眠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四十章 催眠术催眠

“你爹怎么啦?” “他……去了……”说完叶倾再次大哭,哭的肝肠寸断,就脸一旁的女主听到了竟也觉得黯然伤神。 “那……你该怎么办?”她这样一个比叶媚还要弱的女子,如何单身一人在这浑浊的人世间生存呢?如此单纯善良,绝对容易被他人欺负。 “不清楚,我是特地来找我姐姐的,我现在只有她了……对了,独孤姑娘,你们有看见过她们吗?”叶倾焦急的问,。她必须找到她的姐姐,否则她真不知道怎么办了,父亲的尸身还放在大堂里没有埋葬,如今她已经是家破人亡,连平时倒夜香的老奶奶也看不起她们了! “她……我也正在找她呢,她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真的?可是她现在不在吗?” 看着她那种从无助到绝望的眼神,独孤萱城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怜很可怜,家破人亡,唯一的姐姐又不见踪影,换着是谁也会伤心欲绝的,何况还是这样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了的人,她又该如何去照顾自己未亡的母亲呢?而且,父亲的尸首都还摆在大堂,无钱安葬。 突然间,她心情变得十分的难过,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古代有过的揪心的感觉,她平时最受不了的就是人家可怜的眼神了,就算是老趴在步行街装的很可怜的老奶奶,无论别人怎么劝她不要施舍,看到人家的那种眼神,她还是会不顾一切的拿出钱来给她,给了之后,她反而觉得心里舒服了,就算别人说她单纯啊,傻啊,都无所谓了。 “起来吧。”独孤萱城把她扶起,“现在你无处可去,就暂留在这里吧,至于你姐姐,我们相信要不了几天就可以找到的。”独孤萱城看了谢少渊一眼后,便扶着她往自己的房内走去。 她的那个眼神,对于谢少渊来说是懂的。那个丫头,那么善良,怎么可能忍心看着弱者受委屈呢?虽然他嫌麻烦,但也得认了,谁叫她就喜欢那个丫头呢。 “白狐。”谢少渊看了她一眼,“还没消息吗?” “……”白狐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 “再给你一天的时间。” “是。”白狐点点头,突然那个找到叶倾的乞丐再次匆匆忙忙的赶过来。 “找到了!这次绝对没有找错。” “在哪里?” “知县府衙。” “什么?”白狐回过头来看了谢少渊一眼,然后继续对乞丐说:“你确定没有搞错?” “千真万确!我刚刚去县衙乞讨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个女子,她正被县衙公子压进去。” “知道了。”白狐摆摆手示意乞丐退下,回头询问的看着身后的男子。 “公子,你看?” “立马过去把人救出来,无论使用什么‘手段’。”手段那两个字,她特意加重了语气,意思是要她放心大胆的去。 “我也要去!”一个女声大喊了起来,循着声音,正好看见独孤萱城气冲冲的往这边跑来,“居然赶劫走叶媚,我跟她拼了!” “不许!”谢少渊严肃的说。 “为什么不可以?我就要去!”独孤萱城倔强的说,她决定的事情,没有谁是可以改变的! “我说不行就不行!”谢少渊威胁的半眯着眼睛,走过去,一把把她抱起来,往他的房间走去。 “喂,死妖孽,放我下来啊你!我要去救叶媚!” “你去救叶媚了,叶倾该怎么办?” “她太累了,刚刚被我给哄睡了。”独孤萱城自豪的说。 “你会?”谢少渊一挑眉,“那你也唱给我听听。”说完,砰的一声把她往床上扔去。 “才不要呢!” “要是我真被你给哄睡着了,那你就可以自由行动,管你去哪里都行,我绝不干涉。” “真的?”独孤萱城两眼放光,要真是这样就太好了,那她就再也不用被天天闷在房间里了! “说道做到?”独孤萱城有些不相信的问。 “当然!说道做到!” “成交!”独孤萱城一骨碌的爬起来,让妖孽睡在床上。 切,哄人家睡觉,对于她独孤萱城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不过她用的手段不是哄,说哄只是好听一点而已,其实,她有学过催眠术,也就是说,她不是哄人家睡,而是直接用催眠的手段把人家给催睡了! “开始了啊!”独孤萱城往房间看了看,找了一根绑帷帘的绳子来,绳子下面吊了个坠子,然后拿着那跟坠子像拿着钟一样在男子眼前晃啊晃,边晃还边说,“现在的你很疲劳,你很想睡,非常非常的想睡……” 叽里咕噜说了一大推,谢少渊果然双眼觉得有些疲乏,缓缓的闭上眼睛竟然睡了过去,看着歪倒在床上的男子,独孤萱城蹑手蹑脚的帮他把鞋子脱掉,把他移到床上,盖好被子,然后又轻手轻脚的离开。 耶!成功! 那么现在她就可以随便去哪里了,太棒了,她终于自由了!可是,现在最重要的不是高兴,而是找叶媚!因为她很清楚,拖的越久,对叶媚就越危险! 想毕,她迅速的跑出客栈。 人海茫茫,找人很难,可是,找县衙就很容易了。 独孤萱城拉着一个从自己身边经过的大叔,把他扯到自己的身边,大叔一看到是个角色的美女,顿时身体就软了,站都快站不稳了,鼻子里流出两道鲜红的血水。 “姑娘,请问有什么事吗?”大叔软软的说。 “大叔,请问县衙在哪里啊?” “在那边,直走看到门口蹲着两个大狮子的便是了。” “哦,谢谢哦!”独孤萱城道过谢后迅速的走开,大叔一直软软的站在那里,双眼里还从满着红星,嘴角嚅嚅的说:“天仙啊,天仙啊……” 走了不多远,前面果然有一个座门口有两个狮子的大宅邸,走进一看,牌匾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四个烫金大字——临城县衙。 “到了,也就是说叶媚在这里面了?”这么一想。独孤萱城便气愤了起来,气冲冲的走到县衙门前,拿起鸣冤鼓咚咚的敲个不停。 不一会儿,一个捕快捂着耳朵走了出来,看到敲鼓的人之后便愣在那里不动了,嘴角的口水像下雨般往前襟掉,不会儿,前襟已经被口水给沾湿了一大片,独孤萱城嫌恶的看着他,看到她的表情,捕快立马反映了过来,擦干嘴边的口水,装作一副十分高大公正的样子说:“请问姑娘为何鸣鼓啊?”

下一篇   第四十一章 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