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救人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四十一章 救人

“我有何事?你去问问你家公子干了什么亏心事就知道了我是为何击鼓鸣冤的了!”独孤萱城对捕快说,然后又继续敲鼓,鼓声震耳欲聋,捕快忙捂着双耳逃进县衙府内,过了一会儿,一个打扮的像花花公子的男子走了出来,对着独孤萱城便是一阵大凶。 “你是何人,居然敢说我做了亏心事?!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告诉你,我可是……” 听到他那聒噪的声音,独孤萱城无奈的翻着白眼转过身来,恶狠狠的对他说:“原来你就是那个知县公子啊?就凭你长得这样一副狗熊样居然也敢对叶媚起歹心?赶快把她放了!” 看到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突然转过身来恶狠狠的对着自己,知县公子被吓了一大跳,接着又开始不住的流着口水,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 “恶……”女主恶心的皱着眉,心想,这些男人怎么一个个都这么恶心呢?居然对着自己流口水,也不害臊! “请问这位仙姑来自何处啊?”公子双眼冒着红心问,便问还边吞着口水。 “仙姑?我有那么老吗?” “没没!”县衙公子慌忙解释,“我并没有说姑娘老的意思,只是夸姑娘你长了一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容貌而已。” “哦。”独孤萱城点点头,这个话嘛,蛮中听的,她喜欢,“那我的叶媚哪里去了?赶快还给我吧!” “当然当然,姑娘这边请,我这就把姑娘的朋友放出来。”县衙公子做了个请的动作,接着便对左右说,“没听到仙姑说的话吗?还不快去把今天早上的那个姑娘给请出来?” “是。”左右忙去情人,独孤萱城高傲的昂着头,跟着县衙公子的引导进去,脚还没踏进大门,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她的手镯上传来,扯着她往后推去。 “诶,仙姑你去哪里?”县衙公子忙追过去,刚追到门口,却发现独孤萱城正被一个白底红衣的男子抱了个正怀,顿时怒从心来,指着手指对男子出言不逊。 “你是哪个厮?竟敢抢本公子的女人,还不赶紧给本公子放了?否则小心你的脑袋!” “是吗?”男子轻蔑一笑,把自己怀里不安分的女子更加的抱紧,“有本事你就来取啊?”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县衙公子大步走过去,可是人还没走到跟前,人便已经前进不了了,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着他前进,明明人就在眼前,可是他却触及不到,便急的大叫:“来人啊,没看到本公子在这里过不去吗?还不快过来推?!找死啊!” 刚说完,几个捕快扔掉手中的佩刀,七手八脚的往这边跑过来,然后一个接着一个的往前推。 看到那场景,独孤萱城顿时笑的花枝乱颤,连忙拍着手称赞谢少渊厉害。看到自己看中的女人夸奖自己的对手,县衙公子更是气上加气,对着身后的捕快便是一阵乱骂。 “你们几个蠢猪没吃饭啊!还不使劲推!本大爷就不信了,我们这么多人会近不了他们的身!你们给我听好了,要是谁抓住了那个男的,本大爷我重重有赏!” 听到“赏”字,几个捕快立马放出精光,更加卖命的往前推,可是无论他们力气多大,脚下也没有前进半步,反而在节节后退,最后居然被震到县衙的鸣冤鼓上,噼里啪啦的一声,骨架散了一地,鸣冤鼓咕噜咕噜的往女主那边滚来,最后停在了谢少渊的脚下,谢少渊右脚踏在鼓上,轻蔑的说:“就你们这样下三滥的功夫也想抢我的女人?苦练十年后再来吧!”之后便转过头看着一旁正准别跑的县衙公子,一脚把脚下的鼓踹飞到他的前面,县衙公子吓得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地面上,水迹慢慢的从他的裤裆下往外扩散。 “走吧。”谢少渊说,独孤萱城便感觉身体一轻,人已经被他带到了半空中,脚下是临城的大街小巷,在呼呼的风声中往后退去。 “我还没救到叶媚呢,你怎么就把我给带走了呀?”女主有些不太满意的说。真是扫兴,人家还没有施展她的才华去救叶媚了,居然被这个死妖孽给劫回来了。 “是吗?我看我再不出手的话,你就准备给他做小老婆吧!” “不会的,我很有脑筋好不好?我会自己救我自己的,何况我还有……”还没说完,独孤萱城识趣的闭嘴。 “你也知道不说了啊?”谢少渊笑笑,“不过你那个哄人睡觉的法子还蛮好的,我差点都被你给哄睡了。” “什么叫差点吗?”独孤萱城大叫起来,“明明就是被我哄睡了好不好?!” “你一走我就醒了。” “我知道。”独孤萱城说。其实她早就察觉到了,虽然她现在已经没有武功了,可是灵敏的器官还是没有退化的,她的耳朵,随便一听就知道他跟着她,否则她怎么会那么傻的一个人跑去县衙大闹啊?她又不是没有大脑的人,人家她只不过是太无聊了,苦中找乐而已,顺便想探探虚实,没想到还真别她给探了!嘻嘻~~~ “你知道?”谢少渊狐疑,“你不是没有武功了吗?” “对呀,可是我耳朵还是很灵敏啊。” “你这丫头,这次我竟然被你给玩弄了!”不知为什么,听到自己被自己怀里的人玩弄,他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十分的高兴,至于为什么,他也不是很清楚。 “公子。”谢少渊刚刚双脚着地,黄莺便冲到跟前,双眼是满是紧张。 “怎么了?”谢少渊道,“慢慢说,别急。” “公子,我刚刚又看到上次那个皇宫的人了!” “什么?”谢少渊开始紧张起来,有所含义的看了站在旁边的女子一眼,继续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刚刚,在对面的客栈里。” 谢少渊双眉皱了起来。 “居然跟到这里来了?” “怎么了?”看着他们的紧张样子,独孤萱城小心翼翼的问,“是不是你曾经得罪过朝廷,所以……”还没说完,便被谢少渊狐疑的眼神给止住了。 “怎么啦?” “你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 独孤萱城点点头:“是啊,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如果不相信就算了!”说完,女主便往客栈内走去,刚经过谢少渊的时候,手腕被一直强有力的手给拉住了。 “我没有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