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熟人(一)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四十三章 熟人(一)

叶媚的离开并没有带给独孤萱城多大的影响,毕竟她在的时候也不怎么出门,只是她的病情,如今还是一点起色都没有,手掌上的那个洞没有一丝愈合的意思,但是所幸的是,病情也没有恶化,就一直这样僵持着,直到皇甫董彦回来后,谜团解开了一点点。 皇甫董彦日夜兼程的往临城赶回,终于在天快要黑的时候赶到了他们所居住的客栈。 “渊渊!”他一回来,便累的趴在客栈大厅的桌子上,有气无力的喊着谢少渊的名字,边喊边拿起茶壶倒水,手上提不起一丝力气,茶壶在手上摇摇欲坠,看的一旁的伙计胆颤心惊。 “回来啦?”听到熟悉的声音,谢少渊欣喜的走出来,接过他手中摇摇欲坠的茶壶帮他倒好水,一旁的伙计这才送了口气。 “是啊。”皇甫董彦一口去喝完手中的茶水,用袖子擦干嘴上的茶水,“我查到了。” “什么原因?” 皇甫董彦看了看他,拿起他的右手,在他的手掌中写下一个大字——魂。 谢少渊猛的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人,缓缓道:“你的意思是?” “书中说,之所以会这样,只是因为魂不合体,所以……” “魂不合体。”谢少渊反复斟酌着这四个字,可是却始终无法参透其中的奥秘,皇甫董彦亦是如此,虽然他是江湖中人人敬畏的鬼医,活死人,肉白骨,可是他这次还真没办法解决。 “咦?你回来啦?”出门找水喝的独孤萱城往大厅走去时,正好看到日日和她相处的谢少渊坐在那里和人谈事情,仔细一看才发现,坐在他对面的人居然就是前去西子湖畔帮她找治疗方案的鬼医皇甫董彦,独孤萱城一下子高兴的跳起来,蹦蹦跳跳的跑到他们身边去,一屁股坐在鬼医的旁边。 “那个,有没有找到解决的方法呢?” 皇甫董彦只是看着她,然后摇摇头:“没有。” “啊?怎么会这样呢?那我的手不就没办法好了么?”独孤萱城举起那只手掌中央有个大洞的手,苦恼的皱着眉头。 皇甫董彦看了对面男子一眼,点点头。 “哦。”女主失望的应着,“不过还是谢谢你。”说完,独孤萱城转身跎回自己的房间去,连水都忘了去喝。 “不客气。”看着她的背影,两个男子只好无奈的叹气。 雕栏画栋,曲折的回廊上吊着的玉佩叮当在风的吹拂下叮当作响,接着便是一阵扑鼻而来的脂粉香味,不过仔细一分辨便可分出,这种脂粉香味并不是一般人家可以用的着的,香味色泽都是属于上上之品。 一个全身明黄色的女子慢步走了过来,身后跟了一大群的宫女,两边有宫女手执巨大的宫扇。 黄衣女子身边跟着一个带着白瓷面具的人,仔细一看可以发现,身段纤细,是个女子。 “现在身体可有好些吗?”黄衣女子问。 “已经完全好了,多谢主子挂念。”面具女毫不表情的说,漆黑的发丝被束起,英气逼人,然而全身却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有种拒人千里的感觉。 “婉儿,我说了,你不必跟我这么客气的。”黄衣女子无奈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女子。 “属下不敢,尊卑有别。而且,没有抓住她是属下的失职。” “这不关你的事,知道吗?不要太责怪与自己,毕竟你也不是我的暗卫,不必如此拼命的,而且可不要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也不要一口一个属下的,你可是皇上的义妹,是公主。” “属下……” “嗯?” “我……” “这才对嘛!你要习惯,知道吗?” 面具女子点点头。 “她就是个狐狸精,存活在这个世界上迟早是个祸害,我要你把她除掉也算是为我们弘炎王朝做了一件好事,皇上现在还不清楚,等到他明白了的时候,他自然就会夸我的。” “是。” “所以,这件事情你还是得抓紧一下才行,知道吗?” “清楚。”说完,面具女子脚尖一点,消失在朱墙之内。墙外,一个黑色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看着她消失的方向,女子嘴角迅速的扬起,那个眼睛就好像得逞的狐狸般,发出骇人的精光。 “一个江湖女子,给她一点恩惠便会感激涕零的帮我干事,多么划算啊,哈哈哈哈……”笑声一瞬间传遍了个个巷道,黑衣男子听到这个笑声后,循着声音停到女子的跟前,女子一时没注意差点撞上去。 “你吓死我了!”黄衣女子拍拍胸口。 “冒犯了您,还妄皇后您恕罪啊。”黑衣男子邪邪的笑,眼睛里毫无畏惧,有着玩世不恭。 “算了吧,少跟我来这套!”女子白了她一眼,“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皇后您不是心知肚明么?需要在下我说出来吗?” “少跟我油嘴滑舌。”皇后有些不耐烦,“放心,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最多就是吓吓她而已,谁叫她当时那样吓我呢!” “最好是这样。”男子笑着说,“如果她少了一跟毫毛,那么……”男子抓紧拳头摆在她眼前,“后果你是知道的,对吗?”一阵烟雾,人已经消失不见。 “哼!”女子一把扔掉手中的扇子,“敢威胁我,那么你也会死的很难看!” 临城热闹的大街上,独孤萱城独自摇摇晃晃的在街上逛着街,左看看东西,又看看东西,此时的她一身男子打扮,英姿飒爽,经过的路人无不回头看看,街上的女子看到后接二连三的发出尖叫声。 独孤萱城摇着扇子,时不时的对路边的女子抛媚眼,路边的女子立马口吐鲜血,晕倒在地,之后便是一阵乱砸,把独孤萱城吓了一大跳,仔细一看别人扔过来的东西,居然是头发!接着一块红色的物体以抛物线的形式往她这边飞来,接着独孤萱城的世界便是一片鲜红。 扯下头上的东西,独孤萱城差点没有晕倒! 天!居然是肚兜! 不用这么夸张吧?肚兜都给扔出来了啊???看来古代的女人并没人人家说的那么保守啊! 独孤萱城拿着那个肚兜郁闷了半天,走着走着肩膀被撞了一下,一不小心重心不稳,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