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熟人(二)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四十四章 熟人(二)

“在下唐突了,公子你没事吧?”柔柔的声音响起,一只修长的手伸到她的面前,似乎是要拉她起来,正想骂他没长眼睛的独孤萱城看到后,心中的气一散而消,借着他的手臂站起来,刚抬头,人便愣在了那里。 “你……”这个人好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一下子却想不起来。 “嗯?”男子还没反映过过来,在看到女主惊愕的眼神之后,他的表情逐渐清晰起来,由一开始的客气变成了热切的欣喜,伸出双手把眼前的人揽入怀中。 “你放开我啦,你这人怎么这样呢!”独孤萱城不断的挣扎,可是男子力气太大,她挣扎不开。 “不要挣扎。”男子痛苦的说,听到这个声音,女主立马安静了下来,不知为什么,这句话,好像触动了她心中最柔软的一块地方,她甘愿保持这样的姿势,她的怀抱不同谢少渊来的安全,可是却让她觉得非常的熟悉,就好像大哥哥的怀抱那样,温暖的让人不舍得放弃。 “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你怎么可以就这样走开呢?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要让我找不到你,好不好?” 面对这样的语气,独孤萱城无力拒绝,她只好点点头,男子似乎感应到了她的点头,立马喜笑颜开:“那么就这样说好了,无论以后怎么样,无论你喜不喜欢我,都不可以在让我找不到了,好不好,萱城?答应我。” “嗯。”女主点点头,在他宽大的手掌触及到她头部的瞬间,她似乎记起了她是谁。 她记得,他曾经有欺负过她,还骂她笨,捏她的鼻子,因为那时候在皇宫,他掌下的头部曾经起过一个好大的胞。 “你是……易阳?” “对啊,终于知道我是谁了吧?太好了,你终于记得我了。”男子兴奋的把她搂的更紧。 “那个,你抱疼我了……”独孤萱城不太好意思的说,男子听到后连忙放开,尴尬的对着她傻笑。 “易阳啊,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啊?”对于这点,独孤萱城十分的好奇,毕竟着是古代嘛,人海茫茫的,又没有通讯又没有电视,又是单枪匹马的,找一个人何其困难呢? “这个……”易阳从胸口拿出一块血红色的碎布,布片很小,明显可以看出是无意中被利器所撕扯下来的。 “这个是什么?”独孤萱城接过他手中的红布,研究了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信息。 “你看。”男子把布匹举起,从下往上看,“你看那上面有什么?” 独孤萱城疑惑的抬头一看,在天光的照射下,布匹既然显现出无数个小字——萱! “怎么……”女主被这一现象给惊呆了,“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事情啊?我还是第一次发现呢!” “呵呵,其实不奇怪的,我们天家每个人的衣服上都有这样的标志的,你看。”说着易阳扯过自己袖子举起,从下往上看,居然也看到了好多个小小的“阳”字! “哇!”独孤萱城连连赞叹,“不过我还有一点不明白。” “什么?” “你是怎么找到的这快碎布啊?还有啊,你说你们天家的皇族人人的衣服上都有这样的一个特殊标记,可是我不是你们皇族的啊,怎么也会有呢?” “……”易阳没有回答,看着独孤萱城的眼睛里面满是忧伤,“我是在路上的树枝上捡到的……以前,你的衣服上是没有这个标志的,可是自从……” “自从什么?” “……”男子摇摇头,不再回答,亦不想回答。既然她忘了,那么就让她忘了吧。 “额????”晕倒!为什么古代的男子都喜欢说一半留一般呢?钓人家胃口很好玩么?郁闷!算了,她独孤萱城还是最好不要计较,否则总有一天自己会崩溃的! 一个谢少渊,一个南宫易阳! “我带你去我住的客栈吧,怎么样?我那里还有好多朋友哦!”说着,独孤萱城便扯着她往回走。 “朋友?”易阳听的皱起眉头。 “怎么?你不会连朋友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易阳点点头,女主差点晕倒。 好吧,看来古代的男人,脑子的确多多少少都存在着一些问题,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爹妈生的嘛! “朋友呢,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完了,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可是看着旁边像个好奇宝宝的人,她又不好意思不解释。 “这个嘛,朋友就是朋友啊!这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就例如我和你一样啊!” “哦。”易阳乖乖的点点头,“原来如此啊!自己喜欢的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对不对?” 独孤萱城彻底晕倒! 好吧,是她的错,是她笨,她不知道怎么开导他。 “那个,我们还是快点走吧,你看这日头已经这么高了,估计快点还能赶到午餐呢!”为了扯开话题,独孤萱城看了看头顶的太阳,立马拉着他往客栈走去,人还没走到客栈内,便闻到了一股非常香的饭菜味,饭桌上谢少渊正背对着她,对面坐着皇甫董彦,旁边是黄莺和白狐,好像在等什么人。 “妖孽,我回来了!” “也知道回来啊!”听到她的声音,谢少渊有些恼怒的回过头,却正好看到了站在女主身边的男子,眼神一闪。 在接触到谢少渊目光的那刹那,易阳心里咯咚了一下看,然后眼睛里便是无限的哀痛。 “三……” “是啊,你终于回来了,还带了个男人!”还没等易阳说完,谢少渊立马插嘴,眼睛却始终看着紫衣男子。 “才刚刚出去一会儿而已,你看,我又没出什么事。”说着,独孤萱城转了个圈,接着拉过杵在门外的易阳,“而且还带了个帅哥回来,厉不厉害?” “厉害。”谢少渊说。 黄莺立马站了起来,让坐给易阳坐,自己则坐到了白狐的旁边。 “你坐吧,我坐妖孽旁边。”独孤萱城说,径自坐到谢少渊的旁边。 易阳点点头。 原来,他们一直都在一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