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血色傀儡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四十五章 血色傀儡

“公子。”门外响起了白狐的声音,男子皱了皱眉,冷着声音说:“进来。” “吱呀”一声,门开了,白狐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张小纸条,递到他前面,“府中有情况。” 男子点点头,看都没看一眼纸条,转身走出房间,独孤萱城正躺在客栈后花园的树下乘凉,风很大,乌黑的发丝吹上脸颊显得异常抚媚妖娆,谢少渊看到后朝她走去,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肩膀上,在她旁边挑了个干净的位置坐了下来。 “怎么样,这里的风景还好吧?”独孤萱城问,风把她的头发吹到谢少渊的脸颊上,有些轻微的瘙痒。 “嗯。”谢少渊点点头,“是挺不错的,不过,有一个仙境般的地方,不知道你想不想去?” “仙境?”独孤萱城瞪大着眼睛,“哄人的吧?”才不信真有什么仙境呢?古代的风景不都差不多嘛! “真的。”男子认真的说,“我发誓,如果你看到后还不喜欢的话,那我就拆了它,为你造一个你心中的仙境。”男子说话时,眼神很静定,看的独孤萱城有些发呆,这个男人,她注定要欠他很多。 而且,她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也许哪天,她就会像来时一样,莫名其妙的再次穿了回去。 “我相信你。”女子点点头。 日头还是很高,独孤萱城她们却已经准备好了细软,马上就要踏上去仙境的路程,每个人都怀着各样的心事,谢少渊心里烦恼,因为这次回去,可能又要在那里呆上一段时间,而那个地方,他宁愿永远都不要过去;独孤萱城是兴奋,因为她完全相信谢少渊的话,她就要去一个仙境一样的地方玩赏了;黄莺白狐则是一脸的愁眉苦脸,因为她们一去那里,便会有解决不了的烦恼事;易阳则是无奈,但更多的却是忧中带喜,他去哪里无所谓,只要有她在旁边,何处都是天堂;皇甫董彦却什么也不想,一脸的无所谓,反正天大地大,哪里都是他的家,去哪都无所谓,多年来,他都已经习惯了以天为以地为床的生活。 几个人带着很少的行李风风火火的上路了,马车走的很缓慢,好像事情并不怎么紧急,独孤萱城一个人坐在马车里,其他人皆骑着马,所以也没有办法加快速度,不过女主就郁闷了,自从她来到古代后,还没有碰过马呢,非常的想骑马,可是他们都不让,原因就是她有伤在身,而且她现在又是武功全失,骑马很不安全。 “渊渊啊——”独孤萱城学着皇甫董彦的口气喊着旁边骑着马的谢少渊,谢少渊回头瞪她一眼,她当作没看见,皇甫董彦在一旁捂着嘴巴奸笑。 “彦彦啊——”独孤萱城又喊着皇甫董彦,皇甫董彦听到后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拜托啊,大小姐,不知道乱帮人家起名很没礼貌的吗?”皇甫董彦吹胡子瞪眼。 “没啊,你不是叫皇甫董彦吗?” “我是叫皇甫董彦,可是你叫的是彦彦!” “切——那不都一样吗?人家我叫你彦彦是跟你熟,否则我独孤萱城还不屑于那样叫你呢?”独孤萱城白了他一眼,仿佛给了她多大的恩赐似的。 “恶~~~~”皇甫董彦做呕吐状,“恶心!” “切——”女主撇过头去不理他。 “易阳啊,以后我叫你小易好了。”女主笑眯眯的对着易阳说,易阳微笑的点点头。 “好啊,叫什么都随你。” “哦。”不知为什么,听到他这么说,心中居然有些难过,她总觉得,易阳的微笑中藏了太多太多忧伤的东西,那些她不会明白的东西,至少目前她不可能明白。 “吁——”突然,马夫一声长吁,紧勒住缰绳,女主差点没滚出去。伸出头,却发现他们一个比一个严肃阴森,顺着她们的目光,发现前面站了一排人,红的像血一样的衣服帽子严严实实的盖住了鼻子以上的部分,在脸下留下一了大块的阴影。 “嘘——”一声哨子响,那排人从中间往两边散开,中间走出了一个人,一个全身穿着黑色素袍的男子,双眼如鹰般犀利的指向马车,俊美的脸庞左侧有一道很大很深的疤痕,这使得他整体看起来有些凶残而粗鲁,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脸颊的两旁,左手牵着缰绳,右手拿着一柄剑。 这个人,她好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对了!是那个杀手!那个她第一天来到这个地方时就遇见的杀手! 难道,又是针对她? “你觉得的,你今天能从我们这么多人的身边劫走吗?”谢少渊说,声音冷冷的,但却充满着自信。 杀手没有说话,只是笑,然后手一挥,血红色的人群像蚂蚁般向他们冲来。 “白狐!”谢少渊一喊,白狐立马会意,飞身下马到独孤萱城的马车前面,右手紧握着手中的剑,随时准备应付针对女主的人。 谢少渊和皇甫董彦立马飞上下马,挡在了前面。 谢少渊抽出腰间的软剑,蛇般杀进血人中间,皇甫董彦只是站在原地不懂,微笑的看着男子与血人厮杀。 “彦彦,你怎么可以只看不帮忙呢?”独孤萱城愤愤的说。 “放心,就这么点人,渊渊还是应付的了的。”刚说完,血人已经都被杀光了,一个个都趟在地下,而那个杀手却还只是笑看着这一切。 “不好!”皇甫董彦大叫了起来。 刚刚还趟在地上的血人,瞬间却再次站了起来,身上的伤口很快愈合的没有一丝痕迹,继续大步的前进。 “是血色傀儡!”皇甫董彦严肃的说,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开始的嬉皮笑脸,人变得开始紧张起来。 “渊渊你要小心,他们是死士,不会死的,除非割了他们的脑袋,或者破坏他们的心脏。” “嗯。”谢少渊点点头,剑一挥,走在最前面的傀儡,头像球一样滚落在地,脖子上却没有流下一滴血。 皇甫董彦再也忍不住了,上前,手一挥,数道银光闪过,无声的消失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