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血色傀儡2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四十六章 血色傀儡2

“没用的。”谢少渊摇摇头,“你的毒针对他们来说,和蚊子咬一口没有什么区别。” “嗯。”皇甫董彦摇摇头,“如今之际,我们只好尽力而杀了!” 两人默契的同时点点头,然后一致挥剑上阵。 黄莺从马上跨了下来,缓缓的走到白狐的旁边,拍拍她的肩膀:“要不你一起去帮帮忙,我在这里照顾好夫人。” 白狐摇摇头。 “不行的,公子的命令,我们必须无条件服从,而且……”白狐示意黄莺往他们看去,“你觉得就凭他们几个血色傀儡,可以伤的了我们公子吗?” 黄莺摇摇头:“也是,以公子的实力,对付这些人,不在话下!” “吁——”突然,空中传来一阵笛声,抑扬顿挫,如泣如诉,笛声在空气中飘飘荡荡,直接传进独孤萱城的耳朵。 “砰”的一声响在脑袋里响起,顿时,她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汗如雨下,衣衫还没一下子便已被浸的湿透了。 “夫人,你……”白狐的话还没说完,独孤萱城猛的抬起头来,凶狠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眼珠变成了血红色。 “夫人……”话还没说完,一只手已经紧紧的勒住了白狐的脖子,顿时她便感觉自己的血液开始倒流,窒息感传遍全身。 “萱城!”易阳刚要过去,独孤萱城立马转过头,嗜血的瞪着她,手迅速的往他脖子掐去。 “啊——”黄莺尖叫了起来,慌忙的去掰开独孤萱城掐着白狐脖子的手,“夫人,你这是……公子!” 谢少渊回过头,看到马车上的场景后,迅速的赶过来,一把抓住女主的右手,用力一掰,掐着脖子的手便颓然的放开,女主转而凶狠的看着男子,龇牙冽齿的瞪着他,仿佛野兽遇到了自己的死敌,接着她迅速的向他扑去,谢少渊一闪,躲过她的攻击。 “萱城,你醒醒!”谢少渊呼唤着,可是女主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仿佛没有听到,手还是一刻不停的猛烈攻击,每次出手都饱含着杀气。 “皇甫——”谢少渊叫道,皇甫董彦回头,脸色一惊,“点住她的睡穴!” 谢少渊伸手往她睡穴上一点,独孤萱城立马安静了下来,双眼一逼,直直的朝地上躺过去,谢少渊眼疾手快,迅速的把她接住。 接着,一阵更加激烈的笛声想起,声音如利剑般尖锐的传进耳膜,独孤萱城身体再次激烈的颤动起来,眉头紧皱,头上的汗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萱城,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男子一下子慌了手脚,紧张的把她抱紧怀里,“萱城,你要支持住啊!” 黑衣杀手看着这一些,越发阴险的奸笑了起来,手上的笛子往嘴边一横,笛声更加急剧,白狐和黄莺立马捂住双耳。 此时,易阳看着这一切,双眼仿佛在冒火,双手紧紧的握着,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 敢伤害萱城,那就得死! 紫色的影子一闪,风吹过,易阳人已经到了黑衣杀手的面前,手指着他的胸口,手掌上握着一把短匕,刀尖紧刺在他的肉上,如果他吹,只需轻轻一动,匕首便会毫无保留的刺进心脏,他的生命便会瞬间消散。 “啪嗒”笛子应声落在地上。 杀手迅速的往后退去,易阳的匕首紧追不舍。 “敢伤害萱城的人,我定不会放过他!”易阳狠狠的说,眼睛里充满着血色。他从来没有如此气愤过,可是这样,他真的被惹怒了! “那要看你又没有那个本事。”杀手冷冷的说,“你的轻功很好,我很欣赏你。” “废话少说!”匕首迅速的向他刺去,杀手险险的躲开。 几个回合,两人不分上下。 “你的武功很好啊。” “谢谢夸奖。”易阳冷笑。 突然,杀手一脸惊愕的看着他的背后,易阳以为萱城出了什么事,忙回过头看,这才明白自己上当受骗,当再次回头的时候,却发现,杀手已经毫无踪影,只有冷冷的声音在林中飘荡。 那个声音说:“你武功很好,可是想要杀我,你还是嫩了点!一个心中有羁绊的人是很难把实力发挥到极致的,记住,年轻人!” 易阳愣愣的站在那里。 他突然想起小时候和皇兄们一起练武时师傅说的一句话:心无羁绊者,成大事也。 回头一看,皇甫董彦的脚下躺着零零散散的血红色尸体,光线一晒,尸体立马化成灰烬,烟消云散。 马车旁边,谢少渊已经解开了女主的睡穴,然而女主还是像睡着了般一动不动,皇甫董彦走了过去,手攀上她的脉搏,眉头越走越深。 “怎么了?”看出他的异样,谢少渊担心的问。 这个江湖鬼医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遗憾的看着他的生死好友。 “萱城她……”年轻的武林盟主心中一紧,刚毅的眼中居然闪出点点泪光,手不自觉的抱紧怀里柔软的身体。 “她只是太累了,睡着了而已,只是我依然查不出她到底有什么异常……”话还没说完,在看到谢少渊投来的愤怒的目光时,他立马转头撤离,吐吐舌头说:“人家我又没有说她有事,是你自己……” “皇甫董彦!”谢少渊大吼。 该死的,居然耍他!而他却像个傻子一样,被他耍的团团转。 “萱城没事吧?”易阳苦着眉头说,看着谢少渊。 他摇摇头。 “那就好。”紫衣男子点点头,紧着的心这才彻底放下来,缓步走到自己的马前,温柔的抚摸着马脸,马眼睛一眨一眨,把头紧挨着他的脸,磨蹭,仿佛读懂了主人的心事,易阳会心一笑。 “你这个家伙啊。” 太阳已经西下,大地被染成了橘黄色,草木的影子被夕阳拉的冗长,安静的趟在地上,谢少渊掀开帷帘,抱起女主进入马车。 “上车吧。”吩咐道,车夫点点头,鞭子一挥,马车动了起来。 所有人都翻身上马,紧紧的跟在马车的身后。 咕噜咕噜的声响,掀起一阵的尘土,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