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妖孽居然是王爷(一)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四十七章 妖孽居然是王爷(一)

太阳明晃晃的照在城墙上,在城下形成一大片的阴影,城墙下,百姓行走,人流不息,城墙上面,一块巨大的石块上刻着三个大字——柳州城。 “哇——”看到如此场景,独孤萱城惊喜的哇哇大叫,青色的城墙,红色的城门,路边如丝般的垂柳,在她的眼里皆是美景。 “难道这就是你说的仙境?”独孤萱城问,“还真的很好看诶!” 看到她那个样子,谢少渊有些好笑的摇摇头:“不是,还得过了这里才是,那里比这边要漂亮。” “啊??”女主眼睛瞪的老大。 谢少渊点点头,皇甫董彦也对她点点头。 “你点什么头啊?”独孤萱城鄙视的看着他。 “我怎么就不能点头啊?头长在我脖子上,我想点就点,不想点就不点,你管的着吗?” “切——”女主不屑的撇过头,正好看到易阳目不转睛的看着柳州城,眼睛里充满着悲戚,瞬间,她的心也还是悲伤起来,心中竟仿佛秋风一过,树叶飘零般的凄凉。 那个人,她永远都不懂他在想什么。 看到女子悲伤的看着易阳,谢少渊眼睛里射出些许愤怒,牵马直接朝城中走去。 “喂!”独孤萱城对着谢少渊大喊,“你走那么快干吗啊?等我!”说着便一把跳下马车,追着谢少渊的马跑。 白衣男子缓缓的放缓速度,往后瞥了一眼。 “你干吗跟着我?” “当然得跟着你了!”女主说的理所当然,“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仙境吗?不跟着你,我跟谁啊?” 一席话,说的谢少渊笑出声来。 “你干吗不去跟易阳?” “啊?什么?”好一会儿,女主才反应过来,转而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谢少渊有些恼怒,那个女人,不知道又在发什么神经。 “你吃醋了对不对?” “什么?怎么可能?”说这句话的时候,年轻的武林盟主脸色有些不太自然,有点逃避的把头撇过一边不去看她。 “还没有?” 没再理会她,男子挥马直进柳州城。 “死妖孽!” 接着,一行人走进柳州城。 刚进城中,独孤萱城便被路上的聚集的人群给吸引了。 一家酒店的旁边,众人纷纷挤在一起看着热闹,她以为又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拨开人群死命的往里面挤,刚挤进去却发现一个长得贼眉鼠脸的公子哥正在调戏一个买艺的小女孩,那女孩长的一副美人胚子的样子,两个眼珠子水灵灵的,一转动,别提有多么的诱人。 公子哥看到后心中一动,便要用强把那个小姑娘给拉回去做小妾,姑娘不肯,公子哥便动起手来,啪的一声打在姑娘的脸上,小姑娘立马被拍在地上,嘴角立马肿了起来,嘴里流出鲜血。 独孤萱城双手紧紧的握着。 她独孤萱城,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打女人的男人了!而且对方还是那么小的一个小女孩,长的又那么的水灵,就他那副贼眉鼠脸的样子,居然也想玷污人家,简直就是无耻! 独孤萱城越想越气,一把冲上前,把小女孩扶了起来,狠狠的瞪着公子哥! “你这个无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就凭你这个样子,居然还想玷污人家这样一个水灵灵的女孩子,你良心过的去吗?!”独孤萱城说的正义凛然,开始还是无动于衷的看戏百姓此时仿佛也受到了她正义的感染,居然纷纷拍起巴掌来,顿时,大街上传来一阵阵的拍掌声。 公子哥看到这种场景后,气的双眼冒火,朝着旁人大凶:“看什么看,找死啊?!”然后转过脸来对着独孤萱城,一副垂涎欲滴的色眯眯样子。 “这位姑娘,如果你不想让这个小丫头骗子受苦,那么你代替她也是可以的。”公子哥奸笑着说,手指挑动着她的下巴。 “找死!”独孤萱城正想骂他色狼,一个冰冷愤怒的声音硬生生的插了进来,独孤萱城循着声音,正好看见妖孽阴沉脸,冷冷的看着公子哥。 “你是哪个?居然敢来教训老子?活耐烦了可是?!”公子哥流氓般的朝谢少渊走去,出手去打谢少渊,拳头还没到达眼前,便被他给死死的抓住了,吱啦的声响。 “啊——”公子哥尖叫了起来。 谢少渊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冷冷的看着他,恨不得把他骨头给掐碎! 他的脏手,居然敢砰碰他的女人,简直就是找死! “你可知道我是谁吗?”公子哥开始自报家门,“我、我告诉你,我可是柳州知县的大公子,要是你敢伤我一根汗毛,那么,我爹他是不会饶了你的!” “是吗?”谢少渊一声冷笑,手却更加的用劲,公子哥顿时疼的双颊泛白,汗珠一粒一粒的从额头往下掉。 “我告诉你,叫你爹立马来见我,否则,你们整个柳州县衙都会倒霉!”谢少渊发下狠话,手用力一甩,公子哥便被重重的摔在地上,慌忙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府衙跑去。 “你没事吧?”独孤萱城问这小女孩,小女孩微笑的摇摇头。 “没事,谢谢姐姐的救命之恩,伊恩永生难忘!”小女孩很懂礼貌的答谢道。 “不客气。”独孤萱城心想,古代的小孩真懂事,要是换在21世纪,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呢,而且还可能是个骗子。 “姐姐。”小女孩叫住正准备离开的女主,双眼含泪,嘟的一声双膝跪地。 “诶,你这是干吗啊?”独孤萱城慌忙扶她起来,“你这又是为何呢?” “伊恩从小就无父无母,只靠和师傅一起卖艺赚饭吃,如今师傅也已经离我而去,伊恩如今这么小,怕是很难在江湖中立足赚钱吃饭,所以伊恩求求小姐,如果小姐没有贴身的丫鬟,那就让伊恩来服侍您吧?” “这……”独孤萱城看了谢少渊一眼,谢少渊只是毫无表情的看着她,她只好撇撇嘴嘀咕:“就知道他不会发表什么意见。” “那好吧。”看在她长的这么水灵,年纪又这么小的份上,她就让她跟着吧,反正妖孽有的是钱,还怕养不起这么个小丫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