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杀手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四章 杀手

“公子,有情况!” 马车外,一个全身穿着黑色素袍的男子坐在马上,双眼如鹰般犀利的指向马车,俊美的脸庞左侧有一道很大很深的疤痕,这使得他整体看起来有些凶残而粗鲁,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脸颊的两旁,左手牵着缰绳,右手拿着一柄剑。 “呲咙”一声,银光刺破马车门前的帷幔,直向马上的剑客飞去,他轻轻拿起剑一拉,剑离开剑鞘半分,飞镖“噌”的一声打在剑上,急剧反弹回马车。 “啊——”眼睁睁的看着飞镖像自己飞来,独孤萱城下的一动不能动,只是惊恐的瞪大着双眼尖叫。 两根如玉般白皙修长的手伸了过来,在离她的脸只有一寸不到的地方,夹住了飞镖。 “外面怎么了?” “来着不善。” “冲着我来的吗?” “……”他看着她,没有说话。 天啊,这算什么事呀?为什么倒霉的总是她呢?才第一天来到这里,她就遭到人家的刺杀,什么跟什么嘛!看来,无论怎么的,还是21世纪安全啊! “你呆在这里别出去。”说完,他掀开帏帘,不紧不慢的走了下去。 “请问兄台这是为何呢?在下与阁下无冤无仇。” “我只要她的命!”俊美的剑客看着谢少渊,指了指马车,“挡我者,死!” “是吗?那也要看阁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唰的一声,谢少渊展开胸前的扇子,银针像下雨般往马上的人刺去,年轻的剑客只是笑了笑,噌的一声,剑出鞘,挥出无数银光,只听见金属相碰的“咋咋”声音,银针纷纷落下。 收起扇子,谢少渊抽出腰间的软剑,银光向水蛇般来回游动,只听见嗤的一声,衣料破裂,鲜血喷涌而出,剑客吃力的捂住胸口,剑撑在底下大口喘着气,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对手。 “你是……谢少渊?” “……”他没有说什么,手上的剑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又是刚开始那把可以发出银针的折扇,唰的一声,打开在胸前轻轻的扇着,恢复了之前的玩世不恭的摸样。 “难怪……”他痴蒙的低下头,“多谢不杀之恩。”他双手抱拳,上马离去。 “宫主,你为什么不杀了他呢?他看到了你的容貌。”两个婢女不解的看着自己的主人,她们,从来就没有懂过他,无论什么时候都是。 “无妨。……只有这样,才可以掉到大鱼。”他意味深长的说,然后收回打开的折扇,不知怎么回事,他有种预感,事情决不单单是刺杀独孤萱城那么简单,可能还关系别的事情,只是他现在还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事。 再次进入马车,当他掀开帷幕的时候,里面却空无一人! 怎么回事?!独孤萱城呢?!朝四周看了看,只有数目和花草,几只小鸟在树枝上叽叽喳喳的叫着,人却不见了。 “公子,怎么了?”看到自己主人的样子,两个婢女忙问到。 “她,不见了……” “啊?怎么可能,我们……我们两个一直都、一直都站在马车旁保护她的,怎么……” 他挥挥手,阻止她们说下去。 如果独孤萱城要走,估计谁也留不住,只是……为什么几天不见,她居然有如此武功,以前生活在一起时怎么半分都没有发现呢?难道是…… “贱人!” 容貌妖魅的年轻宫主皱了皱眉头,怒道。他一定会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空旷的古城街道,黑暗笼罩着大地,风呼呼的吹着,树叶纷纷盘旋而起。在那满是树叶的街道上,一点烛光晃动,一个全身黑衣的人匆匆忙忙的走着,手上提着并不是很亮堂的灯笼,巨大的黑色斗笠带的很低,看不清容貌,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点点下巴。 那是个尖下巴的人。 他空手走在安静的街道上,往这条街道的尽头走去,而在这条街道的尽头,有一家小的可怜、十分隐秘的客栈,那里的生意却并不冷清,无论何时,那里的房间总是爆满,大厅里坐满了各色各样的江湖人士,胖的瘦的,高的矮的,老的少的,声音嘈杂的仿佛是菜市场,他们在那里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当黑衣人走进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回过头齐齐的看着他,他抬了抬头,然后非常熟悉的走上了二楼,最后在一个拐角的地方消失,在那一瞬间,大厅里面像炸开了锅一样的热闹,所有人都议论纷纷。 “诶,你们看见他手上的那个灯笼没有?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夜行人。”一个肥头大耳的人悄悄的对着同桌的其他兄弟说。 “当然知道了,光看他那身打扮和手上的灯笼就清楚。” “听说江湖中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而且没有人可以发现他的行踪,就算发现了,不一会儿他就会像鬼魅般消失不见,任你怎么找都找不着,很神秘的。” “是啊,不过说来也奇怪,这样一个传奇一样的人物却并没有干过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 “除了十年前的那场事件。” “嗯哼!”不知是谁大哼了一声,其他的人都闭起嘴巴来。 夜行人在走过拐角后停了下,回头看了看楼下的那些议论纷纷的人,诡异的笑了笑,然后继续前进,最后在一个房间的门前停了下来,他伸出手,往门上探了探,手居然像摸向水面一般穿透了门! 他保持着那种姿势,直到整个身体都传入了门内。 房间内很暗,暗的没有一丝光线,夜行人穿透进来,十分熟悉的走到屏风前,然后双膝跪地跪了下去。 “主人。” “事情办的怎么样?”阴冷沙哑又干涸的声音从屏风的后面传了出来,仿佛千百年前没有说过话,没有喝过水一般。 “找到了。”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