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妖孽居然是王爷(三)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四十九章 妖孽居然是王爷(三)

“这……”独孤萱城看的一愣一愣的。 怎么回事呢?明明刚刚都还那么傲慢呢,为什么转眼睛就……就这幅狗熊样?!而且还自称奴才?没必要吧? 看到这个场景,黄莺和白狐交换了下眼神,白狐走到白衣男子的旁边,有些迟疑的说:“公子……” 谢少渊立马伸出手阻止她说下去,明白了公子的意思,白狐看了黄莺一眼,悻悻的走开。月色中,几个人影定定的站在县衙的庭院里,四处都很安静,只能听见跪在地上的县令不住的磕头的声音。不知磕了多久,县令的头都已经磕出了血来,粘在青色的石头地上,在月光的照射下格外的显眼。 独孤萱城有些不忍,眉头一皱,也不知道谢少渊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使得一个官员如此害怕他,就算是什么武林盟主,那也是武林中的事,不是说,武林人士和官衙都是江水不犯河水的么? 缓缓的走到谢少渊的旁边,轻轻的拽着他的衣角,压低声音说:“我看就这样算了吧,不要再难为他了,你看,他头都磕破了。” “那是他活该!”谢少渊大声的说,“一个狗奴才,竟敢对本王如此的不敬,不杀他九族就已经是宽容了!” 九族那个字一出来,县令吓的全身一震,更加猛烈的磕起头来,砰砰的声音在夜色中不断的回想在每个人的耳朵里。 “谢少渊!”独孤萱城狠狠的瞪着他。 男子皱着眉头看着她,眼睛里的邪恶与慵懒已经消失,反而变得逐渐冰冷起来,苍白的月光衬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反而显得更加刚毅。 “你就那么愿意让人欺负是不是。” “哈!”独孤萱城感觉莫名奇妙,“对,我就是愿意让人欺负,怎么啦?碍着你啦?” “你——” “王妃。”黄莺说,缓缓的往她这边走来。 “王妃?我什么时候成王妃了?”独孤萱城再次莫名其妙,她突然发现自己对自己这个身体的身份是一点也不清楚。 “您本来就是王妃啊。”黄莺理所当然的说,“公子是王爷,那么您就是王妃啊。” “什么?”独孤萱城不可思议的指了指一旁冷着脸的谢少渊,“你说,他是王爷?我是王妃?” “嗯。”黄衣女子点点头。 原来啊,怪不得以前谢少渊总是说自己是他的女人,原来自己真的是他的女人啊。可是往男子看去,他居然以一副高傲的样子看着她,仿佛在对她说,怎么样,终于知道是我的女人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到处沾花惹草,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我的话,我是你的夫,我就是你的天! “切!”独孤萱城忙把头撇向一边,她根本就不吃他那一套。什么以夫为天啊,根本就是屁话!她一个21世纪的新新女性,才不会理会那种古代不合理的事情呢!她讲究的是人人平等!在21世纪,女人也能称半边天! “你——”看到她那种不以为然的样子,谢少渊更气,真想一把抱住她狠狠的亲一顿! “原来是王妃啊!奴才有眼不识泰山,惊扰了二位,还请王爷王妃饶了奴才一家人吧。” “没事。” “没门!”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上面的那个是独孤萱城说的,后面那个肯定是谢少渊说的。 两个人同时狠狠的瞪着对方。 “你起来!” “不行!” “你——” “你——” “哼!” “哼!” 两个人同时把头撇向一边去,不看对方。 看到他们那个样子,皇甫董彦嘻嘻的傻笑,走到他们两种件后,嗯哼了一声,然后双手各拍在他们的肩膀上,以和事佬的口吻说:“我说你们两个呀,就是冤家,怎么就这么狭路相逢给撞到一起了呢!依我看啊,这件事情还是听易阳的好了!” “嗯?”易阳有些懵的看着皇甫董彦,然后又看看独孤萱城,然后再看看谢少渊,之后便点点头:“好吧。” “为什么要牵扯到易阳啊?”不知为什们,在她的心里,总是不想把易阳牵扯到他们之间来。 “因为易阳也是他的顶头上司啊!”皇甫董彦指了指还在地上磕头的县令,他的头已经磕的血肉模糊了,再这么磕下去的话,脑袋骨都会给磕破了。 易阳点点头,可以为萱城,他很愿意,遂对着县令说:“你起来罢,不要再磕了。” 县令听到后如获大赦,连忙巍巍颤颤的站起来,感激涕零的说:“谢谢两位王爷的不杀之恩,谢谢王妃的不杀之恩。” 易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这样吧,为了将功赎罪,卑职恳请几位留宿与寒舍,不知可否?”县令问,观察着每个人的脸色,可是每个人脸上都无表情,县令吓得满头大汗,以为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连忙惶恐的说:“卑职刚刚真是有眼无珠,怠慢了几位王爷和王妃,为了将功赎罪,还恳请住入寒舍,以来可以好好的招待,而来呢,可以让小儿赔罪。” “就这样。”也不想难为县令,独孤萱城只好先开这个头。 现在她才不管这么多了呢,不说说她是王妃吗,那她就要好好使用王妃所带来的权利咯!否则浪费了可惜! 几个人来到县衙后堂的客房后,独孤萱城已经累的筋疲力尽,整个人都快散架了,便忙叫过小伊恩来,吩咐她叫桶热水,她想好好的洗个澡,放松放松,然后再美美的睡上一觉,这几天都在赶路,总是防范着会有人来偷袭,遂没有睡好觉,脸上痘痘都长了好几个了,得保养好来才行。 小伊恩手脚很勤快,还没一会儿,洗澡水就已经弄好了,而且还贴心的在浴缸里放了很多很多的玫瑰花瓣,香喷喷的。 “扑通”一声,独孤萱城终身跳进浴桶里面,顿时浴桶里面的水四处飞溅,花瓣啊水之类的溅了一旁的伊恩一身,小伊恩不怒反笑,伸手抹掉脸上的花瓣和水,笑的咯咯叫,银铃般的笑声顿时传遍了整个房间。 “呵呵。”一声轻轻的笑声从门外想起,独孤萱城一惊,一把扯过衣架上的衣服捂住重要部位,猛的朝门口看去。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