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遭遇性骚扰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五十章 遭遇性骚扰

小伊恩自告奋勇,打开门一看,却发现就是今天在大街上欺负她的那个公子哥,顿时吓得双脚发软,慌忙的往屋内退,一不小心,退到了桌子旁边,椅子砰的一身倒在地上,引起一阵的声响。 “伊恩,是谁啊?”独孤萱城问,躲在屏风后面边穿衣服,边伸出头往外看,在看到进来的人之后,吓了一大跳,衣服都顾不得穿完就跑了出去,恶狠狠的指着他说:“你来干什么?!” “你说我来干什么呢?”公子哥无赖的说,边说眼睛还边瞟向她的那个部位,别提有多么的*! “你——”独孤萱城气不过,回过头,发现桌子上放着几只精致的茶杯,念头一想,立马拿起杯子朝他扔去,公子哥忙伸手阻挡,可是水还是泼了他一身,看起来有些狼狈。 公子哥顿时火了起来,抡起袖子朝恶狠狠的朝她们走去,嘴角挂着淫笑。小伊恩看到后忙躲到独孤萱城的后面,身体发抖,独孤萱城也举起双手,害怕的把头捂住,嘴里不断的念叨:“妖孽,妖孽,妖孽……” 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预期中的事情发生,独孤萱城小心翼翼的把手指叉开一个小缝往外看,却发现一个硕大的脸庞朝着她傻笑,独孤萱城吓了一大跳,忙放开双手,谢少渊那张完美无瑕的邪魅脸蛋正慵懒的笑看着她。 吧嗒、吧嗒…… 眼泪掉了下来。 男子脸色变得凝重,独孤萱城上前,一把抱住眼前的男子,把头窝进他的颈窝处,温热的泪水留在他的肌肤上,有些发烫。 “萱城……” “……”女子不住的摇摇头,“不要说话。” 谢少渊立马闭嘴。 这个男人,每次在她有危险的时候总会第一个到达她的身边,保护着她,不让她受一丝伤害,可是,万一有一天她不再了,穿回去了,那该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独孤萱城居然发起抖来,感觉到她的异样,男子眉头一皱,更加用力的把她抱紧,心想,她肯定是被吓到了吧,都是他不好,没有好好照顾她。 白狐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后,垂下眼帘,不动声色的退出去。 “公子不在吗?”看到白狐刚进去就退了出来,黄莺好奇的问。 “在啊。”白狐淡淡的说,低着头走开。 怎么会不在呢,只是,进去的不是时候而已,她只好退了出来,否则还能怎样呢? “白狐。”黄莺喊住一脸颓败的白衣女子,她的背影,仿佛冬天般,被冰雪压的都快要挺不起来,曾经的那个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是冷静对待的人,现在已经快要伤心的失控了。 “你等下进去跟公子说吧,我有点事,先走了。”说完,白衣人恍如白*般,展翅便消失在走廊上。 走廊上的风微微刮起,风铃叮当作响,左右晃动,黄莺走上前,想喊住她,可是等到白狐走了,她都没有喊出口来。她只是想要告诉她,万事放开点而已,这样,她心里也不会那么难受,那么,自己也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看着这边的场景,站在走廊另一边的凉亭里的易阳心中已经明白了大半,只是微微笑着,笑容仿佛冬日的枯木,没有一点生气,然而在耀眼的阳光下却显得温暖而秀气。 黄衣转过头,看了紫衣男子一眼,转身离开,袖口中,一张黄色的丝巾无意的掉下来,被风吹的扬起在空中,易阳接住,双眼变得犀利了起来,像剑般,直指向黄衣女子。 感觉到自己后背有灼灼的感觉,黄莺回头一看,正好看到了男子如鹰般的眼睛,她一时愣住。 易阳缓缓走了过来,停在她跟前,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火她,然后缓缓的举起手上的黄色丝帕。 “嗯?”这个,不是她的丝帕么?怎么…… “你的,对吗?”易阳冷冷的问。 黄莺点点头,想伸过手接住丝帕,可是刚伸出手却僵在空气中—— 伸出的手被紫衣男子紧紧的抓住了手腕,宽大的手掌接触到她软若无骨的细腻手腕上,黄莺的心竟然丝丝的动了起来,脸上露出一抹绯红。 没有感觉到女子的异样,男子仍然目不转睛的瞪着女子,手依然抓的紧紧的。 “你……”直到手腕传来一阵疼痛,黄莺才清醒了过来,慌忙想抽出手,可是手腕被握的太紧,怎么也抽不出来。 “你抓疼我的手啦!” “你在弬城见过我对不对?”易阳咄咄相问。 “没、没有啊。”黄莺言辞闪烁,慌忙间躲开他的眼神。他的眼睛,仿佛能看透到她的内心似的,她不自觉的想逃开。 “你骗我!”手上更加用力,黄莺痛的龇牙冽齿。 “原来你们早就知道我在找她!”说完,他狠狠的放开她的手,最后看了她一眼后走开,风吹动他的乌发,在空中飘扬。 不知名的香气一直旋绕在空中,最后随着微风消散于鼻尖。 黄衣女子突然莫名的心痛起来,她突然想起那天在弬城遇见他的场景,那时候他只是呆坐在树下,看着落叶飘零,那时候风也和如今这般大,刚出房门,手中拿的黄色手绢就被吹落,正好落在他旁边,他弯腰捡起,冲她温柔的一笑,那时,很多事情似乎就已经改变了,可是,没办法,就算改变了,生活也要继续的下去,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 女子看着男子离去的背,摇头苦笑。 就算变了,也要继续下去,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 风越来越大,由一开始的微风,逐渐变成了狂风,树叶不停的抖动,天变得黑压压的,仿佛云快承受不住力量,快要直直压下来。 站在高楼上,看到这样一般风景,独孤萱城突然响起了一首诗,不知觉间便念了出来,那是唐代人许浑写的一首诗——《咸阳城西楼晚眺》 一上高城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洲。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鸟下绿芜秦苑夕,蝉鸣黄叶汉宫秋。 行人莫问当年事,故国东来渭水流。 “啪啪!”鼓掌声在身后响起,女子回过头,却看见男子用欣赏的眼光笑着拍掌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