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两个谢少渊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五十一章 两个谢少渊

“诗很好,可是怎么好好的当起了多愁善感的诗人来了呢?”男子问着,那双笑着的眸子,宛如苍穹中的晨星,熠熠生辉。 女子没有回答,只是摇摇头,很多事情,不是想说就可以说的出来的。她很想告诉他们说这首诗不是她写的,而是中国古代一个诗人所作,可是他们连中国是什么也许都不清楚,更何况是中国的诗人呢?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呼呼的风声夹杂着雨声飘进窗户里,飘进每个人的耳朵里。屋檐上挂着风铃,在风的吹拂下发出清亮的响声。 这个古代很奇怪,每栋建筑都喜欢挂上风铃,一刮风,所有的铃声都叮叮当当的想起来,整个人,仿佛处于铃声的世界,耳边再无它声。 天色昏暗,皇甫董彦看了看一直站在窗前的女子,似乎没有心情玩笑,便耸耸肩离开。 “你有过那种害怕会突然消失的感觉吗?” 听到她的这句话,刚迈出去的脚步撤了回来,回头一看,女子好似没有说话一般,只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直站在窗前出身,仿佛她并没有开口. “什么意思?” 女子摇摇头,便不再说话了。 他不懂的,他们,永远都不会懂,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才会有那种感觉。 想到这里,双眼突然湿润了起来,隐隐有泪光闪动,女子忙抬头,硬生生把眼泪逼回去。 现在她还在这里,怎么可以哭呢?如果哭了,是不是意味着那天很快就要到来了呢?她不要!可是为什么,每次她都会有总马上就要回去的感觉呢?而且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强烈到她快要支持不住,连睡梦中都想紧紧的抱住那个男人,连一刻都不想分开,就怕分开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这几天晚上,她经常会在梦里梦见自己以前的事情,而且越来越清晰,包括东旭的脸庞,仿佛像雕刻般刻进脑子里,挥之不去。 她现在已经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的爱情了,可是为什么他总是出现在自己的梦里面呢?还有那个带着白瓷面具的黑衣人,每次在东旭出现后,他的总是隐藏在他的背后,然后看着她微笑,那种笑容,伤感的快要流泪。 “萱城。”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飘荡在空荡荡的房间内,显得有些苍茫,蓦然回过头,却发现什么人也没有。 独孤萱城皱着眉头。 总是这样,每次都会出现幻听。也许是他的声音,已经深深的刻在心里了吧。 “萱城。”声音再一次想起,不同开始的那么苍茫虚幻,而是真真实实的存在,听声音,应该就在她身旁,可是她却看不到任何的人。 独孤萱城心中一惊—— “妖孽吗?”试探性的问,然而回答的却是窗外的风雨声。 “看来,真的是幻听。”独孤萱城揉揉眉头,“这几天晚上都没有睡好,出现这种情况也是再正常不过了。”女子梳理了下被风吹乱的头发,正准备宽衣上床,然而叫唤她的声音却再次传进她的耳朵,她全身一震—— 不是幻听! 这下她是真的听的真真切切! “是谁!”环顾四周,偌大一个房间里,除了她,没有任何一个人,只有前方梁上的垂帘被风卷起,不断的在空中飘扬。 独孤萱城缓缓的走过去,迅速的一掀,没有人! “萱城。”声音从背后想起,女子蓦地回头,发现自己刚刚呆过的那个地方,帘后有一块黑黑的影子,风吹的往外鼓起,那块黑色的影子便如布帘般随风而动。 “啊!”独孤萱城跌坐在地上,眼睛里满是惶恐。 “萱城!”看到女子这样样子,黑色的影子有些紧张,想上前,可是身体却像被束缚了般,只得呆在原地,缓缓的,一个人的面孔逐渐的浮现了出来——斜长的眼睛,利落的剑眉,高挺的鼻梁,红润而脆薄的嘴唇……那不是……谢少渊吗? 不对! 他的眼睛里,少了那种桀骜不羁,少了那种慵懒和邪魅,少了…… “你不是谢少渊!”独孤萱城震惊的说。 “你还是认出我了。”男子微笑的说,笑起来,两颊居然有很深很可爱的酒窝,只是脸色很苍白,苍悴的仿佛要化在空气里。 女子闭口没有回答。 这个人她根本不认识!可是却和谢少渊如此惊人的想象…… “听说,你失忆了。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你已经忘了我的,所以迟迟没有现身。” “你怎么知道我失忆了?”她失忆的事情,应该没有几个人清楚吧,就连自己的亲哥哥都不知道,而且她一直都是以装傻的姿势出现,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失忆的事情,为什么他会知道呢? “我当然清楚。”男子笑了笑,然后定定的看着她双眼,她毫无畏惧,迎上他的目光。 “你胆子变大了呢,萱城,以前你都不敢见我,生怕我会拉你去做伴。其实你完全可以放心,你知道我对你的心的,所以,我不可能把你拉到我的世界来,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让那个人一辈子当我的影子。” 独孤萱城再次皱起眉头来。听了他的那番话,好像他和她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为什么清楚?” “因为当时我就在旁边。” 什么?! “吱呀”一声,一只修长的腿踏进了房间,风呼的吹进来,房间内垂帘晃动,再往那边看去,黑色的影子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布帘在那里孤单单的飘动。 “怎么坐在地上呢?”谢少渊走了过来,一把扶起坐在地上的女子,拍拍她身上的灰尘,帮她整理衣裙。 独孤萱城萱城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人,似是在判断刚刚是不是一场幻觉。 那双眼睛,那对眉毛,那双薄唇……还有那桀骜不羁,那倾城的邪恶妖娆…… 真的是两个不一样的人,虽然他们有着完全相同的样貌…… 看着她那双探究的眼神,谢少渊眉头皱起。是不是他脸上有什么东西呢?有些别扭的伸手去摸,却什么也没有摸到。 “你有没有和自己长的很像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