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重犯的错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五十二章 重犯的错

谢少渊一愣。 难道,她想起他了么…… “有没有?” “没有。”说完,谢少渊看了她一看,转身离开。 看着男子离去的背影,独孤萱城叹了口气。 这个天气,是越来越凉了,连刚灌进壶中的热水,一下子就变得冰冷,握在手上都有些刺骨。 女子坐了下来,换掉冷掉的茶水,另到上一杯,刚准备喝下去,谢少渊却再次走了进来,坐在她的旁边,拿起她手上的茶水便往嘴里送。 冰冷的水进入口中,男子立马眉头皱起:“水都凉了也不换么?” 独孤萱城只是微笑的摇摇头:“现在天气只是转凉了而已,也没必要喝太热的水,虽然说知暖知寒很好,可是四季更替,总得适应一下才行,这样身体才不容易生病。” 男子点点头。 “你……”男子吞吞吐吐,很多话,他不知道该不该说。 “怎么了?” 摇摇头。 还是不要说的好,说出来,对两个人都不好…… “哦。” 凉爽的风带着窗外的湿气吹进房间,独孤萱城打了个寒颤,感受到她的寒冷,谢少渊忙接下身上的外衣,站起来,转披到她的身上。 “冷了就应该穿衣服,如果都冷的生病了,那么还需要什么适应呢?” 独孤萱城只是笑笑。 是呀,她说的很有道理,他说的也很有道理,无论是什么,总得适可而止。 窗外清冷的光照在男子的脸上显得有些寒冷,刀刻般的脸庞五官分明,刚毅的有些不太真实,很久,男子的薄唇缓缓的动了起来,吐气如兰:“今晚好好睡个觉吧,明天还得赶路离开,伊恩说,你这几天总是坐噩梦,而且半夜还总是一个人发抖。” 独孤萱城没有说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的确是这种情况,因为她在害怕,她怕突然有一天自己闭上了眼睛,张开眼后看到的却不再是古色古香的房间,而是雪白的天花板,嗅到的也不再是室内点的檀香,而是医院里难闻的消毒液气味。 “你有心事,可是却不肯告诉我。”谢少渊有些抱怨,眼睛里有些不明的情绪出现,然而却瞬间消失,一闪而过,恍如盛开的兰花,还没来得及欣赏,就已经凋谢了,留下的只是一地残骸。 “我好害怕。”女子的双眼突然湿润了起来,静静的靠在男子的肩膀上,闻着他身上那种好闻的自然香味,恍如隔世。 男子忙把她抱紧,在她耳边轻轻的呢喃:“不要怕,有我在。” “嗯。”女子点点头,光射到她血红的纱衣上,那血红色,仿佛渐染到了白嫩的皮肤里,加上脸颊的墨色发丝,无限妖娆。 很多时候,她都明白,无论怎样,她终究还是会回去的,可是心里却一直都放不开,也放不下这个男人,由于他的深情,她迟迟不肯走出来,宁愿陷足一生。 “好想告诉你一件事。”女子缓缓的开口,声音却是那样的悲怆,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坍塌,而她却还呆在原地,不能移动。 “什么事啊?”谢少渊的眼睛一下子便眯了起来,有些好笑的看着趴在自己肩头的女子,“终于想到要告诉我了啊?不再埋在心里了?” “嗯。” 谢少渊一愣。 本以为她会说一些假生气的话来跟他争,然而她却是安静的点点头,不喜不忧,那种淡然,突然间使他联想到了白狐。可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脾性怎么会变得如此相像呢? “其实啊,我真的不叫独孤萱城,我叫冷莹。” “冷莹?”谢少渊只是笑笑,完全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这个傻姑娘,独孤萱城这么好听的名字不要,偏偏硬要改成什么冷莹,而且还拿这样的理由来叫他相信,真是个可爱的人。 “你相信吗?” “嗯。”男子点点头,然而眼中的笑意却更深。 “那就好。”女子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歪着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咬着指头说:“其实,他长的没你好看呢。” “他?”谢少渊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心中想到了什么,徒然全身一震。 “其实,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对不对?” “啊?”独孤萱城一下在呆在那里,她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他啊?她从来就只是喜欢他一个人而已,她的心很小的,只能容下一个人。 应着窗外照进的冷光,谢少渊站了起来,巨大的白色衣衫上,那朵红梅,异常妖娆,仿佛要滴出血来。 “你一直都在拿我和他比较对不对?”男子的眼睛,定定的看着眼前的那张疑惑的脸。 独孤萱城看着男子,没有说什么,只是摇摇头,眼睛里填满失望。 本来以为他永远不会再怀疑她,永远不会再无理取闹,可是当有一丁点的事情发生时,他还是照样的怀疑她,甚至怀疑她对他的真心! 她的真心没有那么的低廉,可以低廉到让他无止境的去怀疑! 他不懂,他真的不懂…… 女子的眼内隐约有泪光闪动,男子看到后,心动了动,走到她身边,从背后抱住她。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可是……” “我没有生你的气。”因为,你不配! “萱城……”他还想在解释,然而嘴巴却被独孤萱城的手给捂住了,她的手,软软的贴在他的唇上,可是却是冰冷的。 “不好意思,天色很晚了,我要宽衣睡觉了。”独孤萱城生硬的说,转身离开他的怀抱。 怀中空空的,连手都还没来得及放下,人就已经离他很远了,然而,空气中却还是充满了她的香味,甚至她的体温都还残留在他的衣角。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就请你出去吧。”女子站在门口,手摆成了送的姿势,表情刚毅冰冷,甚至连看都不愿看他一眼。 有时候,她真的怀疑,这样一个脾气古怪、变脸像翻书一样快的男人,真的值得她去爱吗?可是,她已经泥足深陷了…… 看着女子的表情,谢少渊心中一紧,艰难的迈出步子,走出去,后脚刚跨出门槛,“哐”的一声,门就已经被关的牢牢的了。 看着那扇紧闭着的门,谢少渊心里感慨万千。他并不觉得他没错,其实,他自己很清楚自己错在哪里,可是就是身不由己,由于太在乎,所以才容易猜疑。 “我知道是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