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幽州歌姬(一)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五十三章 幽州歌姬(一)

这天天气很好,几个人都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准备上路,几个小厮模样的人提着行李往马车上堆去,车夫看到后忙掀起马车上的帷帘。待行李都已经安顿好了之后,独孤萱城弯下腰往马车里去,车夫放下帷帘,“驾”的一声,马车开始走动,马车窗帘在风的吹拂下起伏不定,透过车窗窗帘的起伏,窗外的景色缓缓的往后倒去,女子的眼睛里泛起了一丝伤感。 这个柳州城,还没来几天,就必须得走了。本来就是个喜欢安静生活的人,可是现在却过起了如同在外游荡而无家可归的生活,永远都没有哪里可以安身,想来就觉得可笑又无奈。 “姐姐,姐姐!”小小的伊恩从马车后面一路追来,挥动着小手,手上拿着一块十分眼熟的帕子。 “快停下来。”独孤萱城慌忙对车夫讲,马车一停,她立马掀帘而出,双眼里满是欣慰,看到小小的伊恩追的满头大汗,便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拿出随身而带的手帕给她擦汗。 那是一块十分素雅的白色方巾,其中散发着淡淡的红梅香味,风吹来,丝帕浮动,一角上,一朵红色的妖梅若隐若现,骑在马上的男子看到后,眉头微皱。 看着一位天仙似的姐姐帮自己擦脸而且还擦的这么温柔,小伊恩的双眼笑成了月牙状,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姐姐,你真好。”小小的虎牙一上一下,配上微微伸出的嫩粉色小舌头,眼前的人越显的可爱异常,忍不住心中的欢喜,独孤萱城再次抑制不住的抱住她小小的身体。 “伊恩乖,和姐姐一起坐马车好不好?”独孤萱城热切的问。 伊恩回头看了看骑在马上的紫衣男子,回过头来,摇摇头:“不,我喜欢和易阳哥哥在一起,他总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伊恩希望使他能开心起来。” 小小的眼睛里,闪烁着坚定,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清澈如水,看着眼前的人,独孤萱城只好点点头:“伊恩啊,那么,你来找姐姐有什么事呢?” “喏。”小女孩伸出手上的那块血红色丝帕,下方绣了一朵妖艳的白梅。 “这个……”独孤萱城伸出手去接,她只觉得这方帕子非常熟悉,可是一下子却说不上来在哪见过。 “易阳哥哥说,这个肯定是姐姐的,因为姐姐喜欢红色,然后谢哥哥又喜欢梅花,所以……” 独孤萱城好笑的摇摇头,摸着她顺溜滑柔的头发:“傻丫头,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不会用红色丝绸来绣啊,肯定会用白色的,因为你谢哥哥喜欢的是红梅,可不是白梅哦。” “就像再这个一样吗?”小女孩天真的指着女子手里的汗巾,独孤萱城全身一阵,那只拿着丝巾的手有些发烫了起来。 没有察觉到女子的不对,小女孩自顾的笑起来:“原来如此啊,那我以后也要用紫色的丝巾帮易阳个个绣一只手帕,可是,易阳哥哥喜欢怎样的花呢?”呢喃着,小女孩缓缓的往紫衣男子走去,柔顺的发丝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有些发黄,每一丝都看的很清晰。 独孤萱城站了起来,转身往车内走去,却被身后那声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萱城。”男子走了过来,一袭白衣,仿佛远离尘世,没有惹上一点尘埃。 女子略略回过头,手轻轻往前一挥,白色的丝帕瞬间便恍如蝴蝶般飘飞在空气中,透过光,仿佛快要化在空气中:“这个东西,还给你。”说完这句话,女子决绝的钻进马车。 “萱城……” “车夫,赶快启程吧。”马车里传来熟悉的声音,一下子马车便开动了起来,透过车窗那微微掀起的窗帘,女子的脸,是那么的不真实,有着坚毅和冰冷。 “那个不是谢公子吗?”远处,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谢少渊回过头,却发现多天不见的叶媚站在树下,吵着他微笑,她的旁边,还有那个娇里娇气的妹妹叶倾,也不知什么时候,她们两人又来了这里,而且从叶媚的眼睛里可以看出,此次她们是来着不善,难道…… 谢少渊的眼睛变的犀利起来,直直射向树下的那两姐妹,而叶媚,只是微笑应对,笑意深浓。 谢少渊没再理会她们,挥鞭准备离开,然而却被叶媚给叫住了。 她缓缓的离开树下,越过人群,走到他旁边,摸着马儿说:“谢公子,你们这是要去哪呢?才几天不见,难道就不认识了么?” 谢少渊冷哼一声不理会,然而车帘却在那时候掀开了,伸出了一张绝色的头颅:“叶媚?”眼睛里有着抑制不住的欣喜,“你怎么来了呀?幸好这时候你来了,否则我们差点就碰不到面了!” “是呀,太及时了!”叶媚妖娆一笑,瞥了一眼身后的男子。 白衣男子动了嘴唇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似乎察觉到出了什么事,独孤萱城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 “没。”叶媚摇摇头,“你们这是准备去哪啊?” 独孤萱城摇摇头:“不清楚诶,据说是去他的家。”眼神指了指白衣男子。 “哦。”叶媚了然的点点头,“原来是要去见公婆啊?” “什么嘛,你这家伙,等下看我不收拾你!”女主竟有些脸红的撇开头,凶巴巴的说。 “哎呀,下来吧,我们去酒楼喝点酒,等下在去也不迟啊,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呢。” 独孤萱城想了想,觉得有礼,便掀帘而出,拉着叶媚的手准备奔往酒楼,然而却被谢少渊拉住了手腕。 “去哪里?不能去。”谢少渊沉着声音说。 “我去和朋友喝酒,关你什么事啊?” 男子忽的全身一阵,缓缓的放开了手,那句“关你什么事”刺的他心好痛。眼前的女子,眼神坚定,他是说不通的了。 看着两个红色的身影嬉笑着往酒楼走去,谢少渊垂下眼帘,朝白狐看了一眼,白狐示意,轻点脚尖,整个人如碟般瞬间消失在马车旁的红棕马上,马只是轻轻的甩甩头,便低头噌着地上的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