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幽州歌姬(二)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五十四章 幽州歌姬(二)

“家里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呢?”一进酒楼,叶媚便收起了嬉笑,脸色变得凝重而忧伤起来,独孤萱城只当是她因为家里的缘故,所以难免心中有些哀痛,遂安慰着她。 然而,看着女主对她的那种担心的眼神,叶媚却更加的忧伤了起来看,仿佛在自责什么。 “到底出什么事了?” 叶媚只是摇摇头:“其实没什么事的。只是,每次想起家父的死,还有他的死,我就忍不住心痛了起来,我好恨啊!” 独孤萱城拍着她的背,脸上也便的凄苦了起来:“其实你不必太过于自责的,这根本聚不是你的错,你又何必把自己牵扯进去呢?” “可是该怎么办呢?我总是会把那些无辜的人牵扯到一些事情里面。很多事情,我都是身不由己,就怕哪天也会连累了你。” “没事的。” “如果哪天我真的连累了你,你会不会原谅我呢?”女子热切的问这,她的眼眸里,泪光在闪动。 “嗯。”独孤萱城点点头,心想,其实叶媚真的是个很善良的人呢,她这个朋友真是没有白交。 看着坐在一起喝酒谈心的两个女子,白狐眉头微微皱起,她有些不太明白,夫人这时候会有什么不么? 微风浮动,一时大意,脚下的那片白色纱衣被吹在门框上,白狐连忙扯过来,在大厅里的叶媚眉头一皱。 门外有人! 想必是那谢少渊不放心自己的女人,所以才会派人出来看着,以防万一。 叶媚轻蔑的笑了笑,趁着白衣女子没有注意,拉起还在闷着头喝酒抒发心中捕快的独孤萱城便往酒店的后门走去,叶倾等在那里,看到姐姐和女主出来后,忙把她扶上自己早早就准备好的马车里面,然后两姐妹也匆匆钻进马车里,叫车夫立马开车。 “嘶”的一声鞭想,马车立马动了起来,以十分紧急的速度往城外赶去。 马上的皇甫董彦看到开的那样快的马车,心下觉得好笑,便豪爽的大笑起来,谢少渊皱着眉头瞪着他。 “我说渊渊,你别只顾着瞪我啊,你看那辆马车,开那么快,迟早是要翻掉的。” 顺着皇甫董彦的目光看去,的确,一辆很普通的马车居然开的飞快,迅速的往城外赶去,好像在逃避什么人,然而仔细一看却发现,马车轮转的并是很快,而且还,很慢,那么,说明,驾驭那辆马车的人,绝对是个高手!可是为什么要开的如此之快呢?难道—— 谢少渊脸色一边,叫了声不好,便迅速的往酒店飞奔而去,皇甫董彦和易阳立马跟了上去。 找遍了整个酒店,根本就没有发现有关独孤萱城的任何身影,白狐只是歪在一边,眼睛眯着,仿佛已经睡着了! “白狐!”谢少渊立马上前,扯住白狐的肩膀,白衣女子吃痛,立马醒来,然而醒来的第一眼,接触到的却是公子如寒冰般的眼神,瞬间,她便明白了出什么事了! “夫人她……” “闭嘴!”谢少渊恶狠狠的说,皇甫董彦一阵不忍,立马上前阻止。 “我说渊渊啊,这又不是白狐的错,你干嘛……”还没说完,口中的话便硬生生的被男子恶狠狠的眼光阻止了。 “你们其余人守在这里,我去追会萱城!” “我也去。”易阳忙说,接着两人同时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内。 看着白衣女子那种委屈与伤痛混合的表情,皇甫董彦心中一动,上前扶住她:“白姑娘,你没事吧。” 白衣女子只是摇摇头,推开扶着她的手,颓然的走出酒店。 她白狐跟着公子这么十多年以来,公子还是第一次用那种满是敌意与凶狠的眼神看着她,虽然她见过了无数次,可是没有一次是针对她的,而这次,却是直直的往她心头刺来,刺痛的她有些无法呼吸。 为什么呢?为什么她付出了这么多,在公子的眼里,她依然是个无足轻重的旗子…… 看着女子颓然的背影,白色的纱衣在光的照射下,现出淡淡的光晕,看的让人觉得有些不真实,恍如一个受伤的蝶儿,无论怎么想飞,却再也没有力气飞起。 男子叹着气上前,跟在她的后头,看着她倒映在地上的浅色影子,突然有些心痛,这个女人,恐怕心中装的全都是那个男人吧。 因为在意,所以才会觉得失意。 建筑下的巨大阴影里,一个全身白衣的女子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黄莺立马上前搀扶住,才免得她摔倒在地。 看着白衣女子那憔悴的表情,黄衣女子一阵的心疼:“你这是怎么了啊?刚刚进去都还是好好的呢?怎么这会子却……” 白狐摆摆手,对于那件事,她不想多谈,谈了只是徒增忧伤罢了! 黄莺看了皇甫董彦一眼,扶着白狐往马车走去,掀开帘幕,让她坐进去休息,然后放下垂帘,走到皇甫董彦的身边后,扯着他的袖子往一边走去。 “发生什么事了啊?怎么刚刚还好好的,一出来就成这样了啊?” 皇甫董彦定定的看着黄衣女子,随后缓缓的问:“你真想知道。” “嗯。”黄莺点点头,“无论好事还是坏事,我都想知道。” “其实是这个样的……”皇甫董彦回想着刚刚的事情,缓缓道来,听的黄莺眉头直皱,一旁,小伊恩看到只回来了几个人,慌忙的跑过来想了解出了什么事情,小手紧抓着皇甫董彦的衣服不放,紧紧的追问他们其他三个人的去向。 看到她那个样子,皇甫董彦蹲了下来,摸着她的头,耐心的说:“他们只是先走了而已,之后会回来的,伊恩就暂时跟着白狐姐姐吧。” 小小的脑袋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皇甫董彦站了起来,扯着伊恩的小手往马车走去:“今天啊,你就和白狐姐姐一起坐马车好不好?” “嗯。”伊恩乖巧的点点头。 掀开帷帘,看到坐在里面一脸凄惨的女子,伊恩有些不太确定的看了看皇甫董彦一眼,男子点点头,小女孩才一把钻了进去。 “白狐姐姐,皇甫哥哥叫我今天跟你一起坐马车,好吗?” “嗯。”白狐点点头,然而眼睛却没有一丝的宠溺,只是平淡的看着这个思想纯洁的小女孩,双眼眨巴眨巴的,睫毛像扇子一般一扇一扇的盖住眼睛,还有那两个小小的虎牙,两颊深深的酒窝,笑起来特别的可爱迷人。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很小的时候和黄莺还有公子在一起的场景,那时候的公子还是十分开朗的小男孩,嘴角总是挂着灿烂的笑容,脸上也有像伊恩那样深深的小酒窝,要不是那场变故,现在公子估计也还会有那样明亮的笑容吧,只是不知道,那两个深深的酒窝是不是还存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