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幽州歌姬(三)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五十五章 幽州歌姬(三)

光影浮动,风吹动着窗外的那颗树,树叶微微颤动,太阳透过树叶间的罅隙照进窗内的床上,在床上映出一片片的光斑。 床上的女子眉头微皱。 好亮啊,好刺眼。 光时不时的打在眼皮上,眼睛有些难受,而且头还有些疼痛。 伸出手挡住光,睁开眼睛来,却发现自己完全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这里是……”掀开被子,光着脚丫子走在地板上,冰冷感立马传遍全身,独孤萱城有些畏缩的再次坐回床上。 “有人吗?”空荡荡的没有人回答,四周都很安静,只有窗外的树叶,被风刮的沙沙作响。 女子再次皱眉,真是怪了,自己明明是和叶媚一起喝酒的啊,怎么会…… 对了! 和叶媚一起喝酒,然后……然后就醉了,再然后,就不清楚了…… 也就是说,叶媚也在这里咯? 瞬间,独孤萱城嘴角扬起,看来这肯定是那个客栈无疑了。硬着头皮走下床,蹑蹑的往门边走去,打开门,风立马疯狂的涌进室内,乌发被风吹的凌乱的飘在脑后,衣衫也有些不整,门前的几个男子看到这副场景,有些呆呆的愣在那里。 “那个,请问,这里是哪里呢?和我一起的那个女子呢?”独孤萱城小心翼翼的问,两位男子似乎被她的声音叫的清醒了过来,没有理会她的话,迅速的走过来,抓住她的两只臂膀便往外拖。 “诶,你们这是干什么!”女主有些火了,恶狠狠的说,双手拼命的挣扎,怎奈力气太小,敌不过两个汉子。 身上的香气飘散在空气中,两名男子闻到后神情有些涣散,然而那也只是瞬间的事情,其中一个男子劝导:“你不要挣扎了,挣扎也是没用的,老鸨说了,只要你一醒来,就立马把你带到她那边去。” “啊?”女主一瞬间脑袋短路,“老鸨?什么老鸨啊?” “你还不知道么?你已经被卖到天韵楼了!” 天韵楼?这个名字,貌似是古代的妓院啊?怎么…… “哟!”一声超嗲的声音传来,独孤萱城抬头,前面一个全身穿的五颜六色的女子缓缓的往这边走过来,一摇一摆,身子仿佛弱柳扶风,空气中,一阵刺鼻的香味直袭嗅觉细胞,独孤萱城有一瞬的觉得头晕。 那香味——真的很冲鼻! 女子走了过来,轻佻的勾住女主的下巴,打量了一下,之后便连连赞叹:“果然是个倾国倾城的容,沉鱼落雁的貌啊!” 独孤萱城撇过头,躲避她的手指,皱起眉头看着眼前姿容还算是不错的女子,只是身上有很重的风尘气息,仿佛……仿佛……妓女! “不要那样看着我,我就之后,你也会成为我这样的!”女子笑笑,朝两旁的男子微微抬头示意,两男子理解,立马押着女主继续前走,女子回过头,看着站在原地的女子笑看着自己离开,眼睛里,似有怜悯,宽大的衣袖,从背后被风吹起,犹如展翅的蝶,那瞬间,女主居然觉得她不食人间烟火。 走了很久的路,终于到达了那个所谓的老鸨的房间里,一推开门,一股子庸俗的脂粉味便迎面扑来,里面围绕着一群莺莺燕燕,在那些环肥燕瘦的女子中间,坐着一名男子,只间那男子斜长的双眼似要勾魂,只需一眼,人便会软下来。 人妖! 这是女主看到他的第一个想法。 刚进门,男子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便直直向女主射来,带着慵懒,邪魅和欣喜。 衣衫窸窣响起,男子站了起来,穿过群群女子,走向门口那如仙女下凡般倾国倾城的人,微微抬头,示意两名男子下去,两名男子点点头,迅速退下,顺便从外面把门给关住了。 “你醒了。”男子朱唇轻启,黄莺出谷般清脆而宛转的声音传见独孤萱城的耳朵,女子一愣,随后才缓缓点头。 “嗯。”看着眼前的男子,闻着房间里庸俗的脂粉味,独孤萱城皱着眉头:“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哈哈哈哈哈!”男子恍如听见了笑话般哈哈大笑了起来,稍后收敛,定定的看着眼前人,一字一句的说:“你,是我花钱买来的。” 独孤萱城再次皱眉,看了她几秒钟后,有些无奈的谈了口气,转身离开。现在,她已经彻底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名字叫天韵楼,而且还有这么多的莺莺燕燕,个个身上还都涂的跟什么似的,一股子刺鼻的低俗味道,闻着就觉得恶心,只是有一点她觉得很奇怪,平常的窑子,里面的老鸨都是一个老的快掉牙的、脸上涂的粉能结成块往下掉的老女人,而这里的老鸨,居然是一个长得像人妖一样的男人,而且还美的那么的摄人心魂,惊心动魄。 看到女子转身离去,美丽的男人眼光一凛,只见人影晃动,人已经到了女子的跟前,伸出手,拦住她的去路,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他花了大把的钱买来的美人,怎么可以他眼皮底下说走就走?那无疑是对他的侮辱! 看着拦住自己的那双手,女子笑了笑:“这个美丽的老鸨公子,您不是说我是您买来的么?您这又是为何?” 男子笑了笑,眼神还是那么的慵懒邪魅:“既然知道你是我花钱买下来的,为何还想在我面前直接走出去呢?想必,您大小姐以为这里的我是个瞎子,看不到你何时离去吧?” “呵!”独孤萱城冷笑一声,接着道,“我只是回您给我指定好的房间而已?老鸨,您想多了吧。” 男子没有再说什么,嘴角有些抽搐,眼神也有些不太对劲,缓缓的放下手来,让她离去。看着她那离去的背影,血红色的纱衣被风吹起,衬在雪白光滑的皮肤上,像是快要化进去似的。 这个女人,很奇特! 一般的女子遇到这种情况都是一脸的悲戚,只有她,仿佛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般,只是无奈的叹叹气,仿佛自己运气差似的。 不过,他却没有看走眼!花了再多的钱买来这样一个尤物也是值得的。那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容貌,对于他天韵楼来讲,绝对是个天大的好事,不知那张带着冰冷和距离的容颜,在舞台上,会弄出多大的风波呢?他现在突然好想知道。不过于他的预计,她的出场,绝对会让人屏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