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幽州歌姬(四)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五十四章 幽州歌姬(四)

正如他的预言,女主出场的一瞬间,台下所有的人都屏息而视,鸦雀无声,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引起一阵回响。 台上那曼妙的身躯,娇嫩如玉般温润的肌肤,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容貌,随着乐师的乐曲而一起一伏,在如纱般轻薄的帷帘下若隐若现,有着摄人心魂的魅力,让人不忍眨眼,唯恐眼皮放下的一瞬间,那极美如天下下凡的女子便会消失不见。 男子看在台后看着这一场面微笑,那笑容,竟如沐春风般闲适而温暖,眼睛里,有些掩饰不住的赞许之光,这个女人如果不笑倒好,一笑,就算手上拥有江山,也会乐于拱手相让,只为她笑的瞬间带来的光亮。 随着台上女子的动作加快,一曲歌词便由台上缓缓的传入众看官的耳中: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这是汉李延年的作品《北方有佳人》,唱的是她妹妹李夫人起舞时的姿容,好一个倾城倾国,这时她独孤萱城,竟也是个倾城倾国的女人! 只是她不是李夫人,她是独孤萱城。 她要出名,这样她才能让天下人都知道,天韵楼有个倾国倾城的女人,那么,他也会知道吧…… 一曲完毕,台下想起热烈的掌声,一时掌声激烈,竟连大门紧闭的人们也纷纷出门观看。此时正是子时,这条古代的大街上,竟然空前绝后的出现了一次万人空巷的场景,天韵楼里挤满了人,就连楼前的马路上也是挤的水泄不通,门外的招牌,此时已经不知道被挤到哪个地方去了。 看着台下人头攒动,独孤萱城嘴角挂起一丝若无若有的微笑,然而却转瞬即逝,快的让人觉得不真实。 经过今夜这一场表演,想必明天一大早,她的名声便会如同雨后春笋般传遍整个神州大地,那么,他就可以找到她了! 台后的男子却变得有些担心,慌忙把女子拉到后台,往外看了一下,忙关上门,脸有愠色看着独孤萱城:“你在干什么?!” “你不是要我为你赚钱么?我做到了。”独孤萱城坐在梳妆椅上,仰着头对他说,眼神平淡的出奇,仿佛刚刚的热闹根本与她无关,她只是个局外人,冷静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而不需要负任何的责任。 “我要的是你赚钱,不是要你把自己传的沸沸扬扬!”依照今天这种局势,如果继续让她上台表演的话,虽然可以赚到他一辈子都用不完的钱,可是,这样却也很容易让人找上门来,特别是来寻她的人! 他的直觉,像女主这样的女子,绝对不可能会是寻常人家的女子,凭她身上的那股高贵的气质,还有她那冷静应对的个性,还有那样一张绝世的容颜就不难猜出,她大概是什么人!要是这样出名了的话,定会闹的全国皆知,到那时候就不只是生意做不做的成的问题,而是还能不能活的问题! 现在是天高皇帝远,可是要再持续下去,他敢断定,不出几日,绝对会有人找上门来,而且绝对会是来着不善! 想罢,他心中竟然有些害怕起来。 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隐姓埋名苟且的活着,能少惹是非就一定少惹是非,万一因为这次的事情而被发现,那么多年来的而卑微换来的生命将会再次受到威胁,所以,他必须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男子狠狠的看了女子一眼,对着左右吩咐到:“把她关起来,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放她出来,否则……”男子威胁的看了看左右,左右连连点头,接着便是把坐在梳妆台边的女子拖往外面。 她几乎没有挣扎,因为她清楚的知道,她是弱者,无论如何自己怎么挣扎也还是逃不出两个汉子的手心。 走了很久,拐进地下室,前面有一面小门,其中的一个男子上前打开门来,另一个男子便推着女子进入,然后是砰的一声,门关上了,锁门声清晰的传到独孤萱城的耳朵里,在黑漆漆的室内传来一阵回音。接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有什么很小的东西从女子的脚背上一爬而过,女子顿时发出一声尖叫,待眼睛适应了里面的黑暗,才发现,刚刚经过自己脚背的,居然是一群耗子。 那群耗子听到有人进来,便骚动了起来,在黑暗的室内乱窜,从一个地方迅速的窜到另一个地方,然后紧紧的与同伴挤在一起,瞪着咕噜咕噜的眼睛,警惕的盯着刚刚进来的不明动物。 看到是老鼠,独孤萱城深深的呼了口气,刚刚真是吓死了,换做是任何人,突然起黑漆漆的地方有一群小小的东西爬过脚背,谁都会吓得尖叫起来。 独孤萱城四处打量这间密室——密室是长条行的,里面深不见底。两旁都是一整块的巨大石壁,石壁上还有细细的水迹流过的痕迹,地下很潮湿,到处都是那些喜阴的植被,青苔那一类的,脚踩上去感觉有些湿滑,石壁下面有些大小不一的石洞,洞里面住着刚刚从她叫上爬过的耗子,好像已经不太害怕这个进来的陌生人,瞪着圆眼睛看着她一步一步深入。 突然,脚下一空,独孤萱城差点摔倒在地,幸好双手即使扶住了石壁才幸免于难。稳住了身子,女子仔细朝地下看去,原来是一连排的阶梯,一个接着一个的通往密室的深部。 独孤萱城有些不太敢继续往下走去,这里实在是太黑了,黑的几乎没有一丝光亮,只是石壁的顶上偶尔传来丝丝的光亮,独孤萱城猜想,这绝对是个山洞!而且是个深不见底的山洞! 前面的路没有一丝的光亮,接着顶上射下的微弱光线,隐约觉得,那边的道路,也没这边的宽敞,想必越深入,路便越显,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独孤萱城转身返回,走到满是耗子洞的地方,挑了个干净的位置坐下,因为那里比较干燥,也没那么多的植被,不必担心滑倒,而且,她似乎并不害怕耗子。 不知为什么,在这个密室里带的越久,她似乎对黑暗越来越适应,居然在那般微弱的光线下,把整个密室几乎都看了个透,脸石壁上的一些壁画,一笔一划看的都很清楚,而她身旁的耗子,居然也胆大了起来,不再怕这个陌生的人,一只显得有些巨大的耗子缓缓的从洞中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大群的耗子,走到独孤萱城的面前一定的距离后,便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她,忽的,大耗子前膝跪地,居然向她膜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