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鼠王的顶礼膜拜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五十五章 鼠王的顶礼膜拜

独孤萱城被这场景惊呆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缓过神来!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群耗子要对自己顶礼膜拜?! 叽叽喳喳的声响,众耗子叫了起来,仿佛大臣们在朝拜天子时说的吾皇万岁万万岁,大耗子抬起头,直起前膝,后面的鼠众便纷纷站了起来,有秩序的退到了两边边,仿佛在等待女主说什么,很久都没有等到,众鼠便开始骚动起来,叽叽喳喳的仿佛在相互讨论这什么。 突然,鼠王一声尖叫,众鼠再次安静了下来,接着便很有秩序的退去,鼠王在众鼠退下后,向女主行了一个礼,随后同同伴们一起褪去。 独孤萱城愣愣的看着这一切,然而切突然大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颤。 “哈哈哈哈——”手捂着肚子,卷在地上。 真是太搞笑了,感情这些常年不见天日的老鼠们把她当女王了啊?!居然对她顶礼膜拜了起来!真是太搞笑了,哈哈! 不对哦,他们既然是老鼠,又怎么会对一个人类如此恭敬呢?人类和鼠类不是一直都是死敌么?怎么…… 越想越不对劲,独孤萱城竟觉得有些不太好,跟一群老鼠整天生活在一起,不饿死,那也得冷死!这样一个山洞,虽然很黑暗,可是现在已经步入秋天了,天气越来越冷,呆在这地下,潮气又重,肯定会冷的要死,而且,最首要的是没有东西吃!看今天老鸨的架势,估计他是准备把她饿死在这里了。 刚想毕,只见一群老鼠头上顶着一大块东西正往独孤萱城这边匆匆忙忙的赶过来,然后一齐把那块东西放在女主的面前,一阵扑鼻的香味从那块东西上飘香女子的鼻尖,顿时,女主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那是什么东西呢?怎么会有如此诱人的香气?低头往下仔细一看,吓了一大跳——原来是块硕大的鸡腿!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么香那么大一块鸡腿,谁特意送来给她吃的吗?天,看来,这群耗子们真把她独孤萱城当作王了啊! 独孤萱城疑问的看着眼前的鼠王,鼠王在女子的面前显得比较娇小,但看到女主看它的目光后,便兴奋的唧唧叫了起来,随即点点头,仿佛再说,这个东西就是特意送来给你吃的,赶快趁热吃吧。 女主迟疑的了一下,无奈忍不住饥饿的煎熬,拿起面前的那块鸡腿,狼吞虎咽一番,看到女子吃的很香的样子,鼠王眼睛内闪着着欣喜的亮光,接着,鼠王头微微一抬,众老鼠明了,纷纷走开,不一会儿,一个接着一个的回来了,每只老鼠的口中都衔着一些茅草,停在女主的旁边,堆成一片,正好可以够一个人躺下。 看着眼前的一切,独孤萱城睁大着双眼,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 怎么会?!这些老鼠们难道真的把她当女王了啊?居然连床都给她铺好了! 疑惑的看着鼠王,鼠王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眼睛里依然闪着欣喜的亮光,独孤萱城一高兴,忙把它捧到怀里,亲热的抱着它不肯放。 “小老鼠,真是太谢谢你了!”说着,女子在那只鼠王的额前深深的印下一个吻,鼠王的表情有些奇怪,咕噜着眼睛,愣愣的看着眼前抱住自己的女子,若隐若现的光照射在女子的脸上,显得有些朦胧,亦幻亦真,然而去却美的出尘,唇上的朱红,在鸡腿有光的映衬下显得极具诱人,就算它是只小老鼠,在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面前,竟也被迷的七荤八素! 没有察觉到鼠王的目光,独孤萱城只是满足的笑笑,然后侧过身子,一下趟在老鼠们铺好的茅草床上,惬意的叹了口气。 那老鸨因为她的出名怕给自己带来灾难,想必他已经猜到了自己有着特殊的身份,而把她关到这里,想把她活活死,打死他也不会没想到,这里却有这么一群热情而又对人类友好的老鼠,饿了给她东西吃,而且还给她铺床,想着想着,居然笑出声来。 她独孤萱城何其有幸啊,居然能得到老鼠的帮助。 突然间她想起还珠格格第三部天上人间里面的场景,紫薇跳崖,居然被一群蝴蝶给救主,这和她被老鼠相助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嘛! 不知间,脑袋中又浮出谢少渊的那双邪魅的眼睛,还有他的那双薄唇,突然间,脸红的烧了起来,在微弱的光线中也显得十分的明显。那个男人,突然间非常非常的想他,十分十分想。虽然老是惹自己生气,可是,她已经泥足深陷,不可自拔了。 一时之间,以前的所有场景,像影片版迅速的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一幅又一幅,还有那个在客栈内曾经现身、和谢少渊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虚体人,还有那个总是带着一副白瓷面具的面具男,每每总是想把她抓住,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害她,至少她是这样觉得的。 回想了一下自己从来到古代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完全可以拍成一部悬疑的穿越电视剧了,而且那些悬疑,还都是未解,但是她独孤萱城发誓,她一定会把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所有事情给弄个水落石出,否则自己就真的是白来这古代一趟了! 迷迷糊糊中,她又看见了那个穿着红衣服的女子,也就是独孤萱城。她站在一望无际的黑暗中,没有同往常一样,总是喊着救命,而是安静的站在黑暗里,一动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笑。突然,暗夜中,一朵妖娆的仿佛要滴出血来的红花从她背后的脚底下迅速的蔓延开来,朝着她的方向,速度快如蛇魅,在她还没有来的急尖叫的时候,那些柔软的藤蔓已经攀上的她的腿部,腰部,极致全身,然后迅速的缩紧。 似乎,她听到了自己血肉骨骼被揉碎的惨烈声音,她想向她呼救,可是喉咙不知怎么的被堵住了,发不出一丝声音,而那个独孤萱城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笑看着这一切,眼睛里有着她看不清的情绪。 头晕! 窒息的头晕! 在自己快要晕死过去的时候,脚底有什么东西用力的刺了自己一下,钻心般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