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密室真相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五十六章 密室真相

“啊——”女子惊叫着醒来,再看自己的脚下,脚掌上,一个深深的口子里正流出嫣红的血液,几只老鼠站在旁边,眼睛咕噜咕噜的看着自己,在见到自己醒来后,皆放声欢呼,仿佛在庆祝什么。 独孤萱城松了口气——想必自己做噩梦的时候,是这群老鼠把自己叫醒的吧?甚好! 密室的门外,陆陆续续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很轻很细,不久,吱呀一声,门打开了,老鼠们尖叫着逃开,光线强烈的射进这间几乎没有任何光亮的黑暗密室,独孤萱城忙用手挡住,闭上眼睛,待眼睛适应了强光后,她才缓缓的张开。 门口,一个人进来了,背着光,看不清模样,只是腰肢纤细,明显可是看出是个女人。 女子缓缓地走进密室,向女主走来,身后的光打在她的衣服上渲出一圈淡淡的红色光晕。 “看来你过的很好吗?”女子开口道,声音透过层层的黑暗,直达女主的耳朵,在久无人的密室内撞出一阵回音。 独孤萱城一愣——这个声音,除了那个曾和她把酒言欢的叶媚,还有谁有拥有呢?难道…… 女主一下子从地上的稻草上窜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缓缓向自己走来的女子。女子的脸庞在黑暗的密室里逐渐的显现出轮廓,接着是那熟悉无比的五官,然而,她的双眼里却满是仇恨,没了先前的清澈善良。 看着那样一双眼睛,独孤萱城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愣愣的看着她越来越靠近。 叶媚嘴角微扬,在女主面前大概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她,头顶上微弱的光打在她的身上,看着有些不真实。 “叶媚?”独孤萱城有些迟疑。她对么希望她面前的人不是她啊? “对。”叶媚诡异的一笑,“就是我。”打量了一下这个黑暗潮湿的密室,眼光再次转到女主的脸上,“看来你和耗子相处的还蛮好的吗?居然没有被她们咬死。” 独孤萱城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她,听在她嘴里还能说出怎样恶毒的话。往日的场景再次如电影般在脑海中不断的播放,画面中的脸,竟和眼前的人怎么也无法重合起来,仿佛中间隔了千山万水,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 “你一个人这里就不害怕吗?”叶媚再次诡异的笑起,然后缓缓转身,手指着密室伸出一个非常幽暗的角落,“你看,那里有那么多的人在瞪着你呢?” 顺着叶媚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在那片幽暗的角落里,隐约中有一抹白静静的呆在那里,下面有什么东西正沿着那抹白不停的蠕动着,仔细一看,居然是一堆白骨!而下面的那些,居然是蛆虫! 啊—— 独孤萱城蓦地往后退去,脸上的血色此时已经退去了一大半,脸色苍白,在头顶那微弱的幽光的照射下,恍如透明的白纸,风轻轻一吹便会破碎。 密室里居然有死人!她——居然和一堆白骨呆了一个晚上!那,她吃的那些东西是老鼠们从哪里来的呢?难道…… 猛的往石壁下的山洞一看,耗子洞的门口,居然堆着一些肉沫一样的东西,肉沫上,隐约还粘着——碎布! 脚下一软,人便如弱柳扶风般倒了下去嘴里叨念着:“怎么会……怎么会……” “哈哈哈哈哈!”看到她那个样子,叶媚大笑了起来,轻蔑的看着她一眼后,一拂袖,转身离开,细小如丝的灰尘在微光的照射下在空中飘扬。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女子喏喏的道。 刚走到门口的叶媚听到后,脚步停了下来,猛的转身,恶狠狠道:“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姣好的面容开始扭曲,在暧昧不明的光线中丑恶如鬼魅。 “如果不是你,我家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呢?!”叶媚歇斯底里,“你就是个灾星,谁遇到你都要倒霉!” 独孤萱城抬头,无力的眼神带着疑惑看着她:“我?” “不要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我不吃这一套!” “啪”的一声,什么东西被女子摔在独孤萱城的面前,立马粉碎。伸手过去,捡起地上的碎片,独孤萱城拿到眼前一看,居然是块玉佩,摸在手上觉得通体清凉,晶莹剔透,墨绿色的玉佩身上,刻着一些细小的花纹,仔细一看,居然是一个字——渊! 地上的女子猛的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门口的红衣女子,女子大红的衣服恍如梦中的那朵食人红花,挥舞着蛇魅般的藤蔓,想要把她紧勒致死。 难道她晚上做的梦就是想告诉她今天所要发生的事情么?梦中独孤萱城背后的那朵妖娆的红花,长出藤蔓要致自己与死地,而她只是安静的看着自己,眼睛的里的那种情绪,她终于懂得了是什么意思,是怜悯!对于她的怜悯! 梦里的独孤萱城,就是她自己,她自己怜悯的看着自己,无能为力,因为这是她自己种下的果,所以得她自己还!而她,就是独孤萱城! “就是因为你,谢少渊他那个铁石心肠的人竟然把我爹爹给杀害了,而且还斩断了他的右手!没有右手,多么的痛啊!”叶媚歇斯底里的对着她吼,之后便安静了下来,冷漠的看着独孤萱城,眼睛里透出凶狠的目光,“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所以要由你来偿还,包括我爹爹的命!” 说完,她冷哼了一声,再没有看背后人一眼,转身走出密室。 “嘶”的一声,门再次关了起来,密室再次恢复了往日的黑暗与潮湿,耗子们叽叽喳喳的走了出来,围在独孤萱城的周围打转。 看着那只鼠王,它的眼睛清澈的恍如婴孩,眨巴眨巴的看着自己,独孤萱城心中一气,力气抓起它,狠狠的捏着它的脖子,咄咄道:“你给我吃的是什么鬼东西,是那边肮脏的臭气熏天的尸体对不对!” 鼠王仿佛被吓到了,眼睛里闪着汪汪水光,仿佛马上就要喷涌而出,四周的那些小耗子,听到这样凶狠的语气,立马吓的不见踪影,纷纷躲进自己的小窝。 蓦地,女主松开了手,叹了口气:“算了,吃都吃了,再去管那些有什么用呢?” 掐着脖子的手松开后看,鼠王仿佛被吓的不清,撒着四肢慌忙跑开,躲在洞里惊恐的看着瘫坐在地上女子,血红色的纱衣如暗夜中的红梅般散开在地上。 突然,“咚咚”几声响从幽暗的密室内部传来,像树枝敲着地板的声音,一下一下的,越来越近,在幽暗的室内,显得空旷而恐慌,仿佛是那些白骨站了起来,支这骨架往这边走来,独孤萱城心中咯咚了一下,莫名的升起一股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