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嚣张的妃子(一)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五十八章 嚣张的妃子(一)

雕梁画栋,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微风轻轻的吹动着古代建筑上的帷帘,卷在空中,徒增一丝凉意与忧伤,回廊外的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 这是幽州城的王府,也就是她独孤萱城所谓的归宿之地,谢少渊的府邸。抬头看,一弯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王府里显得神秘而安静。 这就是谢少渊口中的仙境。 其实,这里真的是仙境,她独孤萱城自从来到古代,就算是在皇宫里,恐怕也没有如此美的令人窒息的环境,空气清醒,四处都是翠树环绕,到处都有鸟语花香,路旁的花争先开放,百花争艳。 看着如此仙境般的地方,女子有些恍然,前些天她还是呆在幽暗潮湿的密室里,与一群耗子们为伴,如今,她已经住入了这般的地方,这一切,仿佛都是转眼间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认真考虑,时间就已经匆匆溜走了。 可是,她不快乐,自从她一进来,她就觉得不快乐,这里虽然美如仙境,可是暗地里却是黑暗如地狱,到处都是勾心斗角,竟和皇上的后宫有的一拼,前几天一个姬妾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而且还不只是一两个。 谢少渊是王爷已经毫无疑问,只是她独孤萱城万万没有想到,他不仅和所有的王公贵族一样有身份地位,连姬妾也是成群结队,而她,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王妃,和王爷有名无实的王妃,据说王爷是被逼才勉强娶她的…… 听到她和王爷一起回府,所有的姬妾都一窝蜂的跑到她这里来破口大骂如泼妇骂街,口水唾沫横飞,要不是她不跟她们计较,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突然,肩上一重,一件披风已披上了自己的肩膀,独孤萱城回头一看,谢少渊正温柔的看着她,脸庞在月光下显得温润如玉,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冷若冰霜。 “夜深露重,小心身体要紧。”男子说,接着便温柔的帮她系紧带子,“虽然你不愿意和我睡在一个房间,但也不必穿的如此至少站在这里,你要明白,现在已经是秋天了。” 独孤萱城一把把他推开:“你不是有很多姬妾么?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你去找她们啊?” 听她这么一说,谢少渊哈哈笑了起来,爽朗的笑声传在安静的秋夜中显得异常突兀,然而双眸却灿若晨星。 “你在吃醋对不对?”谢少渊笑着说,接着便有些无赖的从背后抱着她,嘴唇凑近她的耳朵。 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耳后,有些瘙痒,女子皱了皱眉,挣开男子的桎梏,对着男子定定的说:“离我远点!我没有办法和一个心狠如蛇蝎的人呆在一起!” “你——”她的话,犹如冷水从头泼下一般,所有的温情瞬间都熄灭的无影无踪,看着眼前的女子,月光打在她肤若凝脂的脸上显得有些不真实,抬了口气准备反唇相讥,转念间却又放了下来,愤愤的摆摆袖子,转身而去。 这个女人,为什么每次都这般的刺人呢?!可他就是下贱,下贱的连那么多温柔的美女不要,偏偏就看上这样一个刺得他心疼的独孤萱城!当初娶她进门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她这么难驯服呢! “夫人。”声音响起,一抹白色的影子从回廊的尽头缓缓的往她靠近,雪白的纱衣透过夜晚的秋月,显得薄如蝉翼。 “白狐,是你啊。”看着越来越近的人影,独孤萱城说道。 白狐点点头,在她身边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月光下的她,叹了口气。 “怎么了?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么?”独孤萱城问,一向都是独来独往,一脸淡然的人,如今却有些愁眉苦脸,想必是为了主子的事情吧,女子笑了笑,继续道,“如果是为了谢少渊的事情,那么你就不必再讲了,我是不会原谅他的……他怎么可以,如此心肠狠毒呢?”顿了顿,女子看了眼暗夜中的那轮明月,“叶老爷只不过是对我说了几句难听的话而已,怎么可以把他杀害呢?而且还砍下他的右手……多么残忍的人啊,要多么冷血才可以做的出来呢?” “其实,你完全不清楚王爷有多么的在乎你。”看着旁边的女子,一身大红的纱衣恍如妖然绽放的暗夜幽梅,幽幽的说,“只要是有关于你的事情,王爷比谁都紧张,他不在乎任何人的生死,他只在乎你……” “他在乎我的话就不应该那样做。” 仿佛没有听到女主的话,白狐继续说:“自从你的那首北方有佳人传进了他的耳朵后,王爷就知道那一定是你唱的,所以日夜兼程的赶往幽州去找你,因为紧张你而分了心,途中被杀手刺伤。” 听到这里,独孤萱城倒吸了口气。 “胸部的伤口还没来得及包扎,就再次赶路,路中遇到叶媚,逼问下才知道了你的处境,所以立马去救你……其实那时候,王爷很想把叶媚碎尸万段的,可是因为你的缘故,王爷忍住了。” “为何这次可以忍住,上次却忍不住呢?为什么要杀了叶老爷?他对我有恩啊,如果当初不是他们叶家,我都不知道何去何从。” “那是因为叶老爷想加害于你!” 什么—— 独孤萱城不可置信的看着旁白年的白衣女子,嘴角蠕动着,然而终究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还记不记得叶老爷羞辱你的时候,他的右手上正握着一把短匕,要不是公子及时发现,可能……所以,公子才会割下他的右手。你要明白,所有对于你有害的事情,在公子那里都会被放大一百倍,甚至千倍,所以他才会做出那等事情,你应该原谅他才对。” 听了这下,独孤萱城突然发现全身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了一般,颓然的往地上倒去,幸好有白狐在场,及时的拉住了她下倾的身体。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原因……因为她,谢少渊才会那般狠如禽兽,而且,他还受了很重的伤—— “他的伤……”想到这里,独孤萱城立马抓紧白狐的手,紧张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