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嚣张的妃子(二)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五十九章 嚣张的妃子(二)

自从来了王府,生活开始变得安宁又无聊了起来,每天除了吃饭就是游园玩乐,王府的丫鬟众多,每次独孤萱城走到哪里,后面都跟了一大片的人,想一个人清静点都不行,叫她们走开,她们又说是王爷的命令,要保护王妃的安全,其实独孤萱城心里很清楚,什么保护她的安全,全部都是幌子而已,只不过是为了能随时随地知道她的行踪。 王府戒备森严,要不是允许,估计一只鸟儿都飞不进来,而且听黄莺讲,府内到处都是秘密藏匿的暗卫,每天24小时不停的盯着王府的安全,而这些,都是那些妃子们所不知道的,想必有了那些暗卫,离奇失踪的那些妃子,应该立马就可以查出原因。 独孤萱城走进亭子里,靠在柱子边坐了下来,刚准备眯着眼睛好好的呼吸下新鲜的空气,一声娇媚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她抬头一看,正好对上了一双含笑的眼睛,可是下意识的,独孤萱城觉得那双眼睛里,绝对是笑里藏刀。 一个穿着雍容华服的女子缓缓的走了过来,后面跟了两三个丫鬟,走进亭子后,身后的那些丫鬟们连忙上前,拍去石凳上的灰尘,还在上面铺上了快薄薄的丝帕。 女子看后,狠狠的瞪了旁边的丫鬟们一眼:“你们这些奴才的狗眼都长到哪去了?没看到王妃坐在栏边吗?我们是下等人,再怎么也不能当作主子的面坐在中央啊,知道的到是说你们丫鬟不懂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这个小妾无视王妃的存在呢,就算王妃再不受宠,那也是正妃,岂是我们这些下等人可以怠慢的。” 一席话,听的旁边的独孤萱城直想发笑,这些话,实为说给那些丫鬟听的,其实只不过是说给她这个正妃听的,意思就是让她独孤萱城识相点,就算是正妃,那也是个不得宠的正妃而已,一个不得宠的,怎么能斗得赢这些得宠的呢? 她真为那些女人感到可怜,为了一个男人,勾心斗角,把自己弄的面目全非,她独孤萱城绝对不会步她们的后尘,是,她很爱谢少渊,可是她不会糊涂的和一群女人去争一个丈夫,21世纪的思想在她的根深蒂固,她的思想里,永远都是男女平等,一夫一妻,要是他谢少渊想和她在一起,那么,王府的这些莺莺燕燕必须离开,否则,一切难谈。 “想坐就坐呗,何必说那么多呢?”独孤萱城笑看着她,“明明自己很想坐在哪里,丫鬟们只是想随你的意,这也说明她们对你的忠心,你又何必去骂她们?敬不敬人并不是表面上说的做的,而是在心里。” “你——”听到这话,女子脸色立马黑了下来,狠狠的瞪着女主,想发火又发不出来,突然甩开头大笑了起来,“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也不想想自己什么处境,竟然敢说这些嗔人话来,可不是丢了自己的脸面么?我们这些小姬妾可没什么,可是您可是堂堂王妃啊,也和我们这些下等人一样没教养么?” 独孤萱城只是笑笑,并没有因为他人说自己没教养就大发雷霆,而是镇静的看着她,许久许久都没有回应。 看着王妃看自己的眼神,女子心里竟然有些莫名的害怕,不知道为什么,在那种具有强大的威慑力的眼神下,自然而然,自己有种想顶礼膜拜的感觉,女子慌忙的撇过脸去,招呼着一旁的丫鬟们离开:“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走开,呆在这里喝西北风啊!” “是。”丫鬟们点头,慌忙中拥着她走开。 那个女人是丽姬,名为杜丽娘,看着那样慌忙离去的背影,独孤萱城竟然觉得很荒唐,这样一个女人,怎配叫着杜丽娘呢? “王妃。”突然,旁边的一个小丫鬟叫到,声音里有些紧张与怯懦,还故意往她身边靠了靠,独孤萱城狐疑,沿着丫鬟怯懦的目光看去,只见另一个穿着华服的女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而且看那架势,应该是个狠角,来者不善。不过,为什么那丫鬟却怕成那个样子呢? “哟!这不是王妃嘛!”女子扭动着腰肢走了过来,坐在亭子中间的石凳上,随手捻起一棵桌上早就已经放好了的葡萄,剥皮,放进口里,细细嚼动了起来,然而至始至终正眼都没有看女主一眼。 “对呀。不过不好意思,忘了你是谁。”独孤萱城淡淡道。 “哎哟,究竟是跟王爷回来的人啊,居然胆子变得这么大了。”说着,回过头来看了独孤萱城一眼,旁边的小丫头们慌忙低下头去,不敢迎接她的目光。 把这一切都看在的眼里,独孤萱城心想,这个女人呢绝对是个大boss,还不知道以前是怎么对待这些小丫鬟的,害的她们见了她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唯恐闪躲不及被抓了个正着。 “既然忘了,那本宫就好好跟你讲讲我是谁。” “本宫?皇帝的妃子?”一个姬妾,既然敢自称本宫,不识抬举。她真的不想跟她斗,可是她如此看不起她,难道她独孤萱城要忍气吞声致死吗?不可能! “哼!”女子冷哼了一声,示意旁边的丫鬟,丫鬟便胆大的站了出来,昂头挺胸的宣布着女子的事迹—— “我家主子是护国大将军兼国承兼国舅的女儿,皇后的亲侄女,家族中人三代为官,位于圣相无论是外貌还是才华,全国上下无人能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为皇上御赐金牌侧王妃,曾多次被皇上夸为贤德兼备,爱戴下人,善心媲美菩萨……” “那不也就是个侧妃么?”还没等丫鬟说完,独孤萱城插嘴道。 “你——”女子狠狠的瞪着女主,就差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御赐金牌侧王妃对不对?心善,对待善良宽容?” “哼!”女子把头撇向一边,不屑的看女主一眼。 “真是不好意思哦,你是御赐金牌侧王妃,我这个皇上钦赐的正王妃居然要向您请安,本宫猜想,您应该没有学过礼法吧?” “你——” “没学过不是你的错,可是您这样像只疯狗一样出来乱咬人,可就是你的错了,对了,这不能怪你,毕竟嘛,这个是家教问题,想来侧王妃的家人没有教好啊!俗话说,子不教,父之过,看来您敬爱的父亲大人兼护国大将军兼国承兼国舅并没有对您很上心啊,生下来而不教导,真是为祸天下,您父亲身为护国大将军兼国承兼国舅应该为百姓做好表率才对,怎么可以如此草率对待子女的教育呢?真是愧对你们家的列祖列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