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象牙折扇的背后(一) - 重生之妖孽养成记

第六十一章 象牙折扇的背后(一)

“这个是……”谢少渊眯着眼睛看着紫衣男子手上拿着的东西,那根穿了金线的穗子,在秋日眼光的照射下熠熠发出刺人的金光。拿过来放在手上翻看,那块洁白的小象牙扇上隐约可以看出刻了小字,那近眼前一看,字体看的分明——南宫! 谢少渊猛的抬头,对上了那双熟悉的双眼,易阳点点头,表示他也猜到了。 握紧,谢少渊眼睛里有着些痛苦的表情,那些伤痛,仿佛被刻在了瞳孔,随着男子上扬的目光,飘向了远方,很久才回过神来。 “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说完,收起手上的东西转身离开,却被一只手紧紧的拉住了,沿着手臂往上看,紫衣男子坚定的眼睛正定定的看着他。 “我自己可以,谢谢。”说着边把手张开往他面前伸去,谢少渊一扭身,离开了易阳的桎梏,刚准备离开,却有再次被紫衣男子挡住,“只要有我在,你休想拿走。” 谢少渊有些不屑的一声冷笑,推开紧在在肩膀上的那只修长的手掌,转身离开,易阳想再次拦住,冷不丁的白衣男子猛的回过头,大吼:“我说过,我会调查清楚!”一滴眼泪正好滴在紫衣男子伸出去的手臂上。 紫衣男子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缓缓的放下准备拦住他的手,任由他离开,大红色的落叶被风吹进了亭子,飘飘的从他眼前落下,悄无声息,犹如多年前那个人悄无声息的丢下他们这一帮弟兄一样,什么都没有交代就离开了,所以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如果不是那个人的离开,他们兄弟几个,永远都会是团结要好的,他坚信。 可是,太晚了,现在,什么都已经太晚了…… “他不是你一个人的!”易阳对着白衣男子的背影大吼,然而回答他的却只有亭子外萧萧的秋风和落叶,白衣男子孤戚的走在自家的远离里,风把他的纱衣吹的如鼓般大,冷空气一丝一毫的侵近体内,而他毫无知觉。 黄莺匆匆忙忙走了过来,想搀扶着他往房间走去,却被他冷冷的喝退。 “滚!”一声令下,黄莺吓得腿脚有些发软,慌忙的走开。 独孤萱城心中一直忐忑不安,自从在亭子里和谢少渊大闹一场之后,心中总是觉得对不起他,本来就是嘛,人家妖孽只不过是关心她,怕她着凉想帮忙温手而已,她却那么不解情谊的凶人家,现在可好了,自己心里愧疚,对着平时自己最爱吃的糕点也提不起一丝的兴趣。 女主扫兴的丢开手上的糕点,扑在桌子上懊恼的拍着自己的额头,骂着自己:“你这个家伙啊,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呢,平时的那些言情小说白看了都,在那种时候怎么可以生气嘛!” 正懊恼着,谢少渊突然闯了进来,还一把摔倒在地上,吓了女主一大跳,忙跑过去把他扶起。 “你……怎么了?”独孤萱城心疼的问道,把他搀扶到床前让他躺下来,男子一直手捂住胸口,没有回答,只是忧伤的看着女主担忧的双眼,然后伸过手,抚平她因担心而皱着的眉头,柔声说:“我没事。你……现在不生我的气了吧?” “还说这些干什么啊,你都成这样了,到底是怎么了吗?” 谢少渊摇摇头,双唇紧闭。 看到他双手紧紧的扶着胸口,女主使出力气,掰开他的双臂,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只是他的右手却紧紧的握着,里面有什么东西。 再次掰开他的右手,却发现,他宽大的手掌上静静的躺着一个很小的象牙扇子,扇子的尾部还绑了一根红色的穗子,穗子用金线穿过,非常的华美。 “这个……”独孤萱城指着他手掌上的东西,“怎么啦?” “……”谢少渊摇摇头,依然没有说话。 独孤萱城不依:“如果你不说的话,那么你永远也不要来我这里了!反正你也不在乎我!” “我怎么会不在乎你呢,我只不过是……”谢少渊慌忙解释,突然松下口来,叹了口气,“好吧,那我就告诉你吧。” 独孤萱城点点头,然后安静的听着他娓娓道来:“你看这上面有什么?”男子把那块小象牙扇递到她的言情,女主拿起,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对着男子说:“好像有两个字。” 谢少渊点点头:“什么字呢?” “南宫。” “是啊,南宫。南宫是国姓,只有我们皇家人才可以用,寻常百姓是万万不敢的。” “不对。”女主摇摇头,“你说南宫是国姓,只有天家人才敢用,可是为什么你也是天家人,却反而姓谢呢?” 谢少渊好笑的摸了摸独孤萱城的头:“傻瓜,以前只是觉得你糊涂了,把以前的事情忘了一点,没想到你到真的把以前的事情都忘光了,我有两个姓啊,这个你也不记得了么?” 独孤萱城摇摇头。心想,这古代人也真是奇怪,一个人怎么会有两个姓呢?难道既跟爸爸姓也跟妈妈姓呢? “我父王姓南宫,可是我母后却姓谢啊。” “啊?”独孤萱城惊讶的说,“原来你真是既跟老爸姓又跟老妈姓啊?” 虽然不明白她口中的老爸老妈是什么,但是跟她呆在一起这么久了,他却也隐约猜了出来,然后点点头:“对呀。以前我在皇宫的时候也是姓南宫的,那时候父皇非常的宠爱母后,当然也非常的宠爱我,那时候我们一共只有五个兄弟,没有妹妹,生活过的非常的幸福,我们几个兄弟也非常的和睦,可是后来父皇却在一次微服出巡的时候失踪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后来,大哥莫名其妙的死亡了,我和五弟连同母后被二哥,也就是当今的皇上给逐出了皇宫,被贬到幽州做王爷。” “那易阳呢?” “他和皇上是胞弟,而且皇上非常的疼爱他,所以一直都把他留在身边,只是不明白,为何这次又会放他出宫来寻你呢?” “那你的那个五弟呢?和你是胞弟吗?” 谈到这里,谢少渊别有深意的看了女主一眼。

下一篇   该章节已被锁定